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董與學生 「誰為黑白定分界」

2018/10/10 — 15:16

屈穎妍、劉炳章

屈穎妍、劉炳章

自問才疏學淺,自小受殖民地教育荼毒,細細個便被洗腦,說不要跟壞人及黑社會來往。所以,從來對黑社會都只是有概念上的認知。到了今天,仍然可以大大聲申報一下,從來未試過跟江湖人物吃飯,冇出席過江湖人物的集會,冇參與過任何幫會禮拜,也從來無資格由江湖人物帶同門生幫我維持秩序。

記得年紀很小的時候,有一次家母帶著行經中環皇后像廣場一帶。當時正值六七暴動之後,港英政府大搞青年茶座青年舞會,來「幫助」年輕人消耗他們的多餘精力,當時的說法是「有活動,冇暴動」。係喎,跳舞跳哂佢哋啲精力,仲邊度得閒玩暴動。後來仲提供更多機會讓佢哋參與社會事務,咁咪好啲囉!

我當時只見一班哥哥姐姐郁來郁去,音樂聲嘈喧巴閉。我問家母「佢哋做乜」。家母向我提供了一個簡單直接有力的答案:「呢啲都係飛仔飛女或者黑社會,千祈唔好同佢哋玩,唔好學壞。」這簡單一句,如雷貫耳。雖然只是一知半解,卻一直留在我的認知與腦海中。所以千祈唔好低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各位為人父母的,一定要多一些與子女溝通。千祈唔好相信今天那個教育局長,佢自己都唔信香港嘅教育,所以你話吖!香港的下一代靠你們了,都只能只求多福了!

廣告

從此以後,「千祈唔好同飛仔飛女及黑社會玩」這一點,令我平白失去了一些非無不可的人生經歷。今天這可能已經不但是非無不可,甚至可能已經變成「必不可少」了。想像一下如果份 CV 多埋這一項,可能我都有資格做大學校董。

到了今天,當知那樣的黑白二分未免流於簡單過時。從另一個角度講,黑白合流似已成為香港社會的發展趨勢,這令我等頭巾氣過重的臭老九被迫進了一個落後於形勢的十字路口。

廣告

今日當知,世外不一定有桃花源,但肯定有一個成就了劉關張三位江湖兄弟結義的桃園。桃花源只是陶淵明的美麗想像,中華版的烏托邦,只能寄托與夢幻。至於充滿了幫會文化特色的桃園結義,就是實實在在。說故事的人羅貫中在其《三國演義》中也是大書特書。歷史也有記載。那個儀式,看來就跟今天傳說中的幫會斬雞頭燒黃紙滴血為盟異曲同工。

到了今天的香港,世界也已經不同了。這裏不需要陶淵明的桃花源,如果以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就等於 1997 年後可以讓香港人避秦的桃花源,只是大家自作多情,大家諗多咗啦!甚至可以說是大錯特錯。至於有沒可以讓有心人結義的桃園,這個我真的不知道,但起碼近年紅咗一間可以俾人食餐飯飲兩杯,擺平好多問題嘅小桃園。據說當年要選人在此揸莊坐館的時候,這個小桃園也發揮過重要的作用。當年就連我們這位大學校董都踴躍參加,理得你什麼黑社會白社會,江湖不江湖。

究竟什麼叫「黑社會」?可能真的要請教一下這一位校董,因為他有貼身經歷。我們這些人,都只是霧裏看花,注定會俾人批評為只懂在旁邊𪘲牙鬆弶的塘邊鶴。 大家以為大學教授識好多嘢咩?大學生就更加唔駛講,佢哋只配被標籤為黑社會。當年佔領旺角,當然要靠黑社會教訓佢哋。今日竟然夠膽在這個曾經與黑社會同枱食過飯的校董有份睇場的大學絕食,如果話佢哋「黑社會都不如」又錯得去邊。依家連呢句都未講,重話你哋呢班大學生「行為如同黑社會」,已經算係抬舉。仲唔講句多謝?

咁究竟乜嘢叫黑社會?我真係唔知。但根據我粗淺的理解,黑社會當然有一些明顯的特徵。第一是黑社會也會講「秩序」,但同我哋理解嘅秩序有點不同。舉例說,在示威請願活動,警察要維持的秩序據說是要協助示威者順利表達其訴求。坐舘大人更唔鍾意,都唔可以次次叫警察打示威者,𢯊埋一角除外。一旦遇上這樣尷尬的處境,江湖大佬及其門生便可以派上用場了。他們到場是要維持「另一種秩序」。邊個多嘢講便郁邊個,邊個夠膽出嚟舉牌就打邊個。

這又涉及與「黑社會」相關的另一個特徵,這一種另類秩序的準則是什麼?首先當然就唔係講法律,唔係講規矩,唔係講慣例,係要講「紅線」,或者又可以叫做「人類社會道德的底線」。黑社會之所以為黑社會,就是要另立一套跟日光下的準則不一樣的的規矩。

有了這些「紅線」,一則可以補法律及大家眾所周知的規矩之不足,或者也可以另立一些法律以外的準則及條件,作為賞罰的基礎。

這就出現了黑社會的另一個特點,就是無須司法程序及司法制度拖延時間阻頭阻勢。無黑社會鍾意上法庭,更不會接受法律的裁處。到他們要對其他人作出裁決及懲處的時候,也不需要講證據,不需要作出任何解釋。喂,呢度唔係法庭,使唔使俾篇判詞你睇?黑社會會說,你做了什麼,「你心知肚明」,無須解釋,convicted。然後就可以順理成章地郁你。或者有人會說,咁咪好容易出現苦打成招或者話俾人屈?喂,話到明係黑社會,唔通仲要同你講司法程序,這樣做是「天經地義」、「順理成章」、「理所當然」、還有什麼好「說三道四」的?你係咪想粗暴干涉黑社會的內政?全世界的黑社會都係咁做,唔信你可以問吓人。這些都是眾所週知的國際慣例,符合國際標準。黑社會不單止也可以愛國,更可以是國際準則的堅定捍衛者。

黑社會的另一特性就是長幼有序,要尊重叔父。黑社會一定要講個人崇拜,大家有眼睇,一個關二哥,不分黑與白,拜咗幾多年?黑社會的秩序也不是這麼難理解。簡單講,除了要尊敬枱面見到的坐館及大佬之外,還要不斷歌頌江湖大佬及叔父輩的權威不容侵犯,不容質疑。而且一粥一飯,都要多謝叔父的帶挈。大家今天食邊個着邊個?食粥食飯,如果唔係因為大佬照顧,大家點會有今日,所以一年之間公開哥頌感謝大佬幾拾次,也絕對唔算多。

梗係要講個人崇拜,唔通同你講制度?江湖大佬都重要靠全民普選產生?痴線啦,梗係唔會!都係搵埋班江湖頭面人物,大桃園也好,小桃園也好,搞翻個飯局,傾掂佢囉。一眾話得事嘅人坐埋一齊,食餐飯,飲兩杯,有乜唔可以擺平?

與一國兩制變得越來越夢幻一樣,不要再托夢於桃花源,香港人命中注定避秦無望,為何不務實一點,都對黑社會更新一下認識。家母的教誨,「千祈唔好同啲飛仔飛女及黑社會玩」,都已經是幾拾年前的事了。

今天江湖在近,法律在遠,紅線處處,五毛橫行,愛黨大哂。咁嘅環境,與其諗避秦,不如考慮一下擁抱新秩序。而且,今天的黑社會已經與當年的不一樣。他們除了出來協助維持秩序之外,還會表揚警察,為差佬籌安家費,頒錦旗。最頂癮嘅,係佢哋竟然會指責你行為連黑社會都不如。江湖人物也會去酒會,去 ball,喝紅酒。以正行生意來掩護地下世界不在講,掟完菠蘿,鼓勵過武鬥,一樣可以攞大紫荊勳章。

同江湖人物食過餐飯,當然可以繼續做校董威威。難免有人會質疑,與江湖人物同枱食飯,然後做埋校董,會唔會有失體統,令大學蒙羞?大家又諗多咗啦!依家啲大人,唔會再諗以提供渠道讓年輕人消耗精力來吸納佢哋嘅怒氣與不滿,佢哋只會更熱衷於根據「紅線」來執行家法。如果顧身份,講體統,就唔會走去同學生玩貓捉老鼠咁無聊嘅遊戲。今天的大學,置身於今天這樣的社會,只會跟大隊。象牙塔?你就想!

根據總設計師「不理黑貓白貓,會捉老鼠的便是好貓」的精神,「不理黑道白道,黑白合流就是晉身小桃園的桃源大道」。正邪不兩立嘅世界已經不再存在。應該思考不需再拒泥於是非黑白,可能也不需多講善惡對錯。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

這應該改稱為「過氣歌」。

特區新香港,在新的殖民管治下,根本唔需要講正氣,也沒有條件講正氣。更加適合今天香港的「現代版的正氣歌」應該咁講:

「做人嗅米氣,霑黑更有型。
小桃園喫飯,校董會發聲。」

我留意到有校友建議,應該搵個機會邀請上海仔蒞臨大學為同學作個講座。我覺得這個建議十分值得考慮。到時搵這位校董作大會的主持,更是不容質疑,順理成章,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