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

盧斯達

本土主義者

2019/2/12 - 13:23

大學生不准談戀愛

電影《男人四十》劇照

電影《男人四十》劇照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的學生會,想在二月搞一個活動,叫做「明愛邱比特」,大概是跟情人節有點關係,但校方不准,因為活動涉及「邱比特」之名,話鼓吹學生談戀愛。

事情在 2019 年,仍令人感覺神奇。白英奇是專上學校,但管理跟不少大學一樣,還很有中學風情。但是不是中學這樣就比較合理呢?其實一樣不合理的。

廣告

這種道德意識的底層是實際,是「管理層希望減低行政成本」。教書和其他行政已經佔去員工大部份時間,中學生還搞這些,就是增加問題。嚴重的人會「荒廢學業」、會懷孕……這些學生問題,終有一天會成為老師的問題,而他們是應付不了的。

中小學的管理政策,就是將學生的問題往後推。叫你讀書不是認為學問有價值,而是管理術。他們期望學生有事專注,身上的疫病就可以延遲爆發。精神病院、核電廠和焚化爐不能建在自己社區,這叫 not in my backyard;其實學校也不見得真關心誰,只是 not in my classroom,眼不見為淨,問題不要在我的轄區發生。

對父母來說也如此。戀愛代表問題,問題沒人識得回答,最好之後才算。特別是這些老師和家長,也許他們很少誤入歧途、沒橫生枝節,才會順利成為家長和老師。因此年紀雖然增長,但經歷單一,對於千奇百怪的學生、一堆新問題,根本無法應付。

人生嗎?愛情嗎?老師家長老早就社會化,很多事情都接受了,就沒再想下去,跟社會也脫節,所以頓感語塞;但老實面對又會發現原來自己好廢,在生命的難題面前毫無辦法。

他們對子女的管理正常發展下去,只會是子女 30 歲才第一次失戀然後崩潰,或因為社交障礙而淪為長期毒撚/女。問題延遲爆發,只會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家長禁慾管理,但同時期望子女最好在 30 歲左右突然懂得相中一個「適合的人」發展下去結婚生仔,這妙想天開是「家長」這種生物獨有的風土病。

親密關係也是複雜關係,因此才是人生本身。可能體驗到生命和血氣的奧妙、交戰;也許感受到各種關係中的溫柔;或者感受到自己的陰暗面 — 例如自私,這也是理解自己的過程。十幾二十出頭,「自古以來」是結婚生子的年齡,是現代才推遲了那麼多。現代人創造了「青少年/兒童」的概念,然後將他們某部份的人生合法地閹掉,也許是方便管理多過「為你好」。其中一個副作用是高分低能,這些被照顧得那麼好的一代,大概是被剝奪了溝通能力。真正的溝通力,當然不是中文科英文科那類「說話能力」,Come on。

以前有篇網絡潮文叫〈毒男的一生〉,很有「教育意義」,是說你在中學的時候,父母師長說,考入大學才談戀愛;大學的時候他們又說,搵到工先再談戀愛;搵到工的時候,他們又說,成為「成功人士」搵到錢再說。潮文的主角發現,自己去到中年、老年,身邊沒甚麼朋友,也沒談過戀愛,回想自己已經按步就班,哀嘆何以至此。

如果這類人去了做老師,做了家長,他們也會在後代面前鋪出這樣一條「正途」。或者他們會辭詞,這些是為你好,避免你在外面仆街、避免你受傷;但這些安全人,不會知道仆街的時候怎麼辦,不會知道事情複雜起來的時候如何自處。

換句話說,他們可能是過著未經摔倒的玻璃人生。可憐的是我們成長的時候,身邊大多是這些蒼白又未曾認真活過的良師益友。《男人四十》就講這樣的故事。中年國文老師在中學女生面前,顯得如此脆弱和自我懷疑。

每年都有大學 O Camp,當中有一些又據說很淫亂。我每年都會想,為何一部份大學新生,可憐到要用這樣虛擬的方式淫亂。之前是甚麼關住他們?你也一定聽過住 Hall 的新生,一世第一次遠離家人管束,生活就亂作一團:晚上不睡覺、身體變差,成績還差過其他人。這羈押有甚麼意義?可能是沒有的,反而令他們有天需要面對自己的時候,更加不知所措。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