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1/11 - 18:44

多間大學缺莊,樹仁負隅頑抗 鄭家朗:正因為艱難,所以要孭飛

張晉榮(左);鄭家朗(右)

張晉榮(左);鄭家朗(右)

迄至現時為止,浸大、城大、教大、嶺大、樹仁大學的幹事會皆從缺(浸、嶺、樹仁可待補選),樹仁更一度面對喪失民主牆的威脅。所幸今年有評議會斡旋,暫保無虞。

原來去年樹仁更面對三莊(幹事會、評議會、校園媒體)齊缺,唯有舉辦會員大會,委任「臨時行政小組」暫理事宜。

「臨時行政小組」主席張晉榮解釋,2018 年 1 月起,校方曾沒收學生會室和民主牆,沒有民選機關能與校方頡頏,學生爭取至 3 月才恢復兩者運作。

廣告

不同一般大學,樹仁大學的民主牆不在公共空間而位於室內,假日時大樓更會關閉。

不同一般大學,樹仁大學的民主牆不在公共空間而位於室內,假日時大樓更會關閉。

然而校方欲在今年重行此舉,終於惹來反彈並上報,因為 18 年 11 月已有普選產生的評議會,主席是鄭家朗。

上年興許「出師有名」;今年理應「無隙可乘」,校方還有什麼可說的?鄭家朗解釋,原來他們與校方(協理副校長葉秀燕)會面,校方說要教育學生,沒人上莊便沒收會室,從而讓學生珍惜學生會的重要。鄭批評這是家長的管教心態,不適用於大學。

校方尚有另一說法,會室屬校方資產,應循校方決定。張、鄭兩位解釋,原屬私校的樹仁曾拒絕學生會存在。1980 年代的樹仁學生,須借用港大場地開會投票,遲至 83 年才成立首屆學生會,故樹仁不同其他院校,不是大學條例所承認的組織。

因此校方的第三個說法,便是不認同學生會章,批評條文紕漏,如無詳細定義「臨時行政小組」的結構。然而張、鄭俱不同意校方指點,認為會章內容屬學生自治,條文好歹應由學生判斷。評議會作為民選機關,已獲授權修章和釋章。

張晉榮說:「校方根本唔信任學生有權力有能力自治。覺得你有問題,就收回民主牆同會室表達意見。」他們發起聯署、聲討和交涉,校方終暫緩成命,到 3 月補選再議。惟鄭家朗擔心校方施「緩兵之計」,冀同學不要鬆懈。

張晉榮(上)

張晉榮(上)

2016 年,樹仁編委會的「鴇母龜公」令全港嘩然。同年包括樹仁學生會等十間大學,拒赴五一遊行,聯合發表以下聲明

「傳統政黨組織聲稱捍衛工人利益,懇求港共政權憐憫改善港人處境,香港勞工權益卻至今毫無寸進,標準工時等議題年復年老調重彈,最低工資、侍產假等修訂僅是擠牙膏式推出。我們並不甘於行禮如儀的表達訴求方式,正因如此,本會/組織將缺席五一勞動節大遊行。」

「我們應與每一位香港人盡早共同推翻港共暴政,建立維護且高舉勞工應得尊嚴和權益之新政,早日實現勞苦大眾不受欺壓、香港人民共榮共樂之社會。暴政必亡,公義終由香港人民彰顯!」

然而命運之輪不似預期。沒有行禮如儀的守成,也沒有天翻地覆的革命。亢龍有悔後取而代之的是低迷沉寂,青黃不接的斷莊危機。

鄭家朗承接的學運,與 14 年大相逕庭,數年前人才濟濟,如今一片荒蕪之境。「大家都經歷疲態」,鄭解釋傘運前後,年輕人關心政治是常態,但現今打壓無處不在,瀰漫著恐怖氛圍。而且傘運與學運息息相關,參選學生會必須就政治表態,鄭承認招莊甚難。

咁你又上場?「因為時勢艱難,所以先要孭飛嘛。」鄭說在低沉時承擔責任,是一種「覺醒者的覺悟」。要有人出聲和行動,讓同學見到只要有人肯做,校方願意讓步。從而帶動同儕從新出發,關注學校和社會制度。

鄭家朗(下)

鄭家朗(下)

張晉榮則說,長期斷莊令傳承中斷,應該學習從前經驗。比如從前各大學 O camp,學聯會派人宣傳。「都係未嘗不可嘅做法。」

最後鄭家朗補充,這次民主牆抗爭各派合作無間。無分「左膠老鬼」麥德正;抑或本土上莊楊逸朗,兩人都有襄助。「為共同嘅目標一起奮鬥」。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