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政制跟不上科技和財經市場步伐

2018/4/3 — 11:57

資料圖片 l Tecnalia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Tecnalia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話說facebook最近深陷社交媒體史上最大「泄漏」用戶資料的醜聞,事關高達5,000萬人資料,在未經同意和授權下,被特朗普聘用的大數據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取得,讓後者可以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準確地投放政治廣告,狂人進而奪得總統寶座云云。現在東窗事發自然就被窮追猛打,facebook不僅股價狂瀉,還面臨被美英兩國傳召聽證會、美國FTC調查等等,睇來有排煩。其實筆者去年撰文講述「數據主義」的文章中多次提到,「數據主義」認為人類的智能和意識,其實是一套生物化學反應的演算法,只要能夠獲得準確及足夠大量的數據,便可以準確掌握及預測人類的喜惡及反應,包括投票意欲——利用這5,000萬facebook用戶資料,特朗普陣營如得神助!

《人類大歷史》(Sapiens)和《神人》(Homo Deus)作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早前出席《紐約時報》主辦的活動一再指出,假若生物技術與科技結合,發展出一套演算法,只需要取得我們的個人資料,簡單如facebook簡介或基因庫,就可以比我們更清楚了解自己的想法和情感,屆時我們對事情的看法、感受,以至喜怒哀樂等情緒,都可能變得不由自主,大腦不再是為我們服務,彷彿是聽命於人,一切所做的行為動作,包括投票,都會喪失個人意志,我們就只會成為一隻協助達到理想結果的棋子。

在「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自己」的哲學大前提上,我們今天認為民主選舉一人一票最能表達一個人個人自身政治意向。但若然科技演化到能夠潛意識上充分影響和掌控人類的決定,投票就不再有效反映我們自身的價值甚至政治意向,民主選舉也只會淪為一場表面的政治show,內裏被科技和金錢完全技術操縱,實際民主意義蕩然無存。

廣告

不少科技企業、工程師和開發人員都致力研發新科技,着眼於它為人類帶來多大好處,而人們亦寄望科技能帶來更美好的生活,但大家都忽略了它「出事」之後的危機。正如哈拉瑞所言,我們面對現今的複雜形勢,不能單憑良好的價值觀,更需要理解事情的所有前因與連鎖反應。可惜的是,目前完全看不到所謂的主流民主國家的政治制度發展跟得上自90年代一騎絕塵的市場自由化和之後的網絡科技大爆發。反之,社會兩極化嚴重失衡後,世界領袖們(當然也包括他們所代表的主流支持者)思維仍然停留在20世紀,甚至發展成「誰最懷舊誰上台的競賽」——「特朗普想回到1950年代,普京基本上是要回到沙皇年代,土耳其強人總理想回到鄂圖曼帝國時代,當然還有伊斯蘭國(ISIS)想全世界回到7世紀的阿拉伯」。

筆者認為,現時某些世界領袖大打懷舊牌,靠標榜good old days來強化自身立場甚至無視現有制度,其實是人類文明危險的迴光返照時刻——歸根究柢是政治制度變革根本跟不上科技和財經市場的速度被拋離後,社會中下層的一種絕望的反撲。當金融市場和科技的既得利益越來越驅使政客為其服務,中產階級的加速下流和社會不安導致強人政治有肥沃的土壤捲土重來。當然終有一天,拆東牆補西牆,發育越發不健全的政治制度會因為強人的強權政治頂不住壓力而出現爆煲。然而大部份選民雖然明知道或有預感政治領袖某些倒行逆施的手段雖然能帶來一時的穩定,等同食止痛藥延緩病症,長遠無濟於事,但自身利益攸關下人類第一選擇自然是一時穩定壓倒任何一切,於是強人上台局勢表面暫時平靜。但諱疾忌醫者終將錯過關鍵的改革機會,癌細胞繼續全面擴散。當科技力量和金融市場繼續不受控發展,最終任何政治變革再也無法調和制約社會矛盾,到時候只怕人類從啟蒙時代辛苦建立起來的現代資本主義文明都要淪為陪葬品。

無謂君facebook(微信ID:i-quan)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