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armin 100 — 來到這年紀,衝得一年得一年

2019/3/14 — 16:12

香港成為「越野賽之都」始於毅行者,已洐生最少 6 個 100 公哩越野賽,當中以較小眾的 Garmin 100 難度最高。聞名不如一試,六旬漢 40 天前開始陪前隊友三次試路後,自信還可以應付,想到明年不知何世,報名限期當日把心一横,不顧下週還有另一個 100 公哩賽,一於來個兩週連走。

賽事星期六下午二時由位於大帽山下燕岩山腳北的生活書院出發,路線大致上是 TNF 逆走的分段重新組合,由衛奕信徑等郊遊徑構成主線,並以幾段高難度的荒幽小路串連成一條 103.6 公哩,爬升高度逾 6,500 米 (國際越野賽協會 ITRA 則測得 6,770) 的賽道,為香港各百公哩賽中最長最高最難。

比賽當日不但陰雨,更預測有雷暴,隨時腰斬,難上加難。網友說「站上起跑線已經難得」,但455 人報名,竟然有 414 人落場,真的難得。起步不久就知道,這裡沒有初哥,參賽者全部有備而戰。我如常命令自己,起步不能急。但即使守在大隊後方,頭段步速依然比預計快。手錶告訴我,鉛壙坳至城門只用了 1:08,破了短途操練的 PB。人大了多了一點智慧,立刻收腳,但上半程平均時速仍有 5 公哩,快了 10%,下半程自然要雙倍奉還,不能在 22 小時銀獎時限內完成。

廣告

不過,難怪自己,因為實在喜歡這天氣。三月濕冷比濕暖好得多,香港早春的冷不會低過十度,一件 Mont Bell 的極薄風䄛就夠全程擋雨保暖。路面濕滑亦有好有壞:龍山的陡斜泥槳滑不留腳,上落都費力;甲龍林路和古道深澗旁的濕滑石板「一失足成千古恨」,費力更費神;但跑在濕軟的平路上,只要不理腳濕和泥污,老膝頭舒服,跑到終點仍未投訴。更值得高興的是,全程無摔過一交,沒有「拗柴」,終於走出這幾年傷後腰硬腳緊失去腳感的谷底。

廣告

大部份爬升和崎嶇都在上半程,後段相對容易。半日一夜滿腳泥濘全身濕透之後,我早上來到全程最北的邊境禁區海邊。從谷埔村口這裡轉南漸西再走 23 公哩,八仙嶺群山過後終點在望。前面只餘千多米的爬升,這是最後一段平路。此時天清雨靜,睡意已消,正好停跑小休,準備上山。但見四野無人,沙頭角海 (Starling Inlet,好美) 淺灘上幾隻白鷺和岸上兩隻唐狗各自悠閒,晨風除來,老夫腳下乾爽,甚感愜意。冷不防閃出攔路客,以為是野狗,定神一看,原來是大會攝影師及時扎醒,錄下罕見的心底笑容。

最後一公哩。扮跑成真,跑回終點。

最後一公哩。扮跑成真,跑回終點。

一直以為未段從東向西橫過八仙嶺群山較為容易,卻在這一段出事。相信是前兩站食粥比例太高,熱量不夠,純陽峰前腳力全失,苦撐了個多小時,下屏風山前才稍稍回復元氣。幸好腰馬依然柔軟,下山仍可輕跑,只掉失大半小時,沒有重複 2017 年 TNF 的慘劇,但心知銀獎無緣,朋友午後的婚禮也趕不及,於是順心而行,開始讓身體休息,準備五天後再戰另一個百哩比賽。

無論多麼艱難,百哩賽後的記憶都是轉眼就玩完。回到生活書院終點總時間是 23:16:17,男子三組 (55 歲以上) 9/40,個人組 70/340。時間不如預期,但能笑著跑回來,贏得兩張從未有過的真心笑相,心滿意足。

來到這年紀,衝得一年得一年。這是我一生最認真地準備,唯一一次沒有損傷,最能享受過程的個人長途比賽。希望這段圖文不會被消失,每年重溫。

Photo Credits: 《運動筆記》攝影師 Cheung Lai、EC Trail Running Photo。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