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風向改變 心態一轉 陳敬然領軍航向更遠目的地

2018/8/3 — 14:40

陳敬然(體路圖片)

陳敬然(體路圖片)

【雅加達亞運.昔日名將專訪】世有伯樂,而後有千里馬。滑浪風帆是香港傳統強項,昔日兩奪亞運會男子輕量級米氏板金牌「風之子」 陳敬然(阿英),2014 年起擔任「風之隊」教練,放下屬於自己的帆板,繼續揚帆帶領運動員走上頒獎台。

香港滑浪風帆雅加達亞運代表隊

香港滑浪風帆雅加達亞運代表隊

廣告

作為亞運奪牌希望的項目之一,即將舉行的雅加達亞運會上,滑浪風帆港隊派出鄭俊樑、陳晞文出戰男、女子 RS:X 賽事,新星何允輝伙拍馬君正出戰 RS:One 混合隊際賽。四人奪牌有望,至於領軍出戰的「阿英」當年亦不負眾望在 2006 及 2010 年亞運會男子輕量級米氏板兩奪金牌,但亞運再臨,以另一身分「出戰」的他,竟嘆運動員生涯有遺憾:「未能在 2008 年北京奧運站上頒獎台,確實有遺憾,當然我已盡力而為,但這令我更想為我的運動員努力,讓他們站上奧運頒獎台。」

廣告

陳敬然於 2009 年訓練時照片。(受訪者提供圖片)

陳敬然於 2009 年訓練時照片。(受訪者提供圖片)

受訪者提供圖片

受訪者提供圖片

「爸爸你好像是個無業的人,你知道嗎?爸爸是需要工作的,其實你閒時回來跟我玩玩就可以了。」

2011 年 5 月急流勇退,「阿英」退役後未有即時轉型為全職教練,反而回到大學校園尋求知識:「我 16 歲半起成為全職運動員,上學對我而言是件非常渴求的事,所以難得有機會,我想好好珍惜上學時光。」三年的大學時光,一直喜歡新嘗試的「阿英」去 Ocamp、學懂計算出席率走堂、擔任客串電台主持等,過得非常充實。

最愛的還是那片未知的大海

2014 年大學畢業後,試過無數新體驗的「阿英」,發現自己最愛的還是那片未知的大海,認為能轉型教練回饋滑浪風帆界是最開心的事,但家庭與教練工作的平衡是他重大考慮因素。當時三年來每日親自照顧的兒子一句,讓他立定主意接受教練工作。「我問他,爸爸的新工作可能一年有 6 至 8 個月不在港,你可以嗎?」當時三歲多的兒子神回覆:「爸爸你好像是個無業的人,你知道嗎?爸爸是需要工作的,其實你閒時回來跟我玩玩就可以了。」

當年急流勇退,陳敬然曾表示不想錯過兒子的成長片段。(受訪者提供圖片)

當年急流勇退,陳敬然曾表示不想錯過兒子的成長片段。(受訪者提供圖片)

陳敬然現育有一子一女。(受訪者提供圖片)

陳敬然現育有一子一女。(受訪者提供圖片)

回到大海,風依舊,但航行方向由運動員身分變為「領航員」,陳敬然坦然花了時間適應:「我要先放下運動員性格及身分,做教練要了解他們想法。運動員是個自我而有信心的人,覺得自己一套是正確,我以前也是這樣,但當教練後便要改變這種思維。」

大賽逼近,教練每退一步,運動員便會行前一步。

一代傳一代的不單是技術,更是心態。陳敬然是「風之后」李麗珊在 2000 年及 2004 年奧運的訓練夥伴,「阿英」表示:「我的訓練年代有李麗珊及黃德森先生,他們的自律性是每個運動員、每個人也會非常尊重的。」他記得當年有次連續訓練廿四日,每日都要落水、訓練兩個環節後再做體能,當時他很震驚及也很累,珊珊卻在旁則繼續訓練:「原來她堅持訓練是有個技術做得不夠好,如果成功就能從穩居前三至站上頂峰,她對我講『每日都一定要地方改善,今日不行,明天訓練也一定要做到。』」「阿英」記得當時回她一句:「珊珊,但我真的很攰。」珊珊輕輕回答一句:「你可以不訓練,但我會繼續落水」。

2006 年多哈亞運(受訪者提供圖片)

2006 年多哈亞運(受訪者提供圖片)

沒有目的地的風帆,連風也幫不了忙,如今「阿英」用同樣招數「對付」運動員:「每次大賽逼近前幾個月,我們教練便會開始後退,對他們講『你們可以不來訓練』,起初運動員可能會稍微鬆懈,但時間逼在眉睫,運動員便會比我們更為緊張,希望表現提升而主動加強訓練。」訪問當天,「阿英」對正在訓練的陳晞文及鄭俊樑指今日訓練已差不多可以上水,而他們卻表示希望再賽一場。

0.1 秒哭的理由

令男人哭的理由不多 ,但卻有 0.1 秒的原因讓「阿英」眼濕濕:「當我見到運動員花很長時間但未能解決的技術,而他卻在 0.1 秒之間做到並提升自己,我會擁緊他並叫道『我們做到了!』,那種莫名興奮其實更甚於他走上頒獎台。」

問到對於教練生涯的目標,「阿英」思考片刻後認真答道:「我對運動員、教練團隊講,很希望能用盡一切方法去令運動員站上奧運頒獎台,這是我的目標也是我的心願,如果達到後,我會訂立下個新目標,繼續前進。」一人在大海漂流容易失去方向,如果領航員一直在前帶領,相信向着奧運頒獎台的征途絕不遠矣。

 

文、圖、片:李玥、劉嘉承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