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雖然不會這樣說,但我們這樣想 足球提醒,我們是

2018/6/18 — 17:02

尼馬

尼馬

友人阿果,昨晚在德國F組首戰前發出帖文,感嘆對足球沒有興趣的人,而現時社交媒體功能未足以完全過濾無用資訊,今個月,這班人有點慘。非常認同。尤其是,就算我喜歡足球,也覺得面書上的足球資訊,已過份地,完全完全地淹沒了其他議題 …… 對足球沒有興趣,不妨試試,以旁觀者的角度(阿果用語:局外人),觀望友人的理想與夢想,以至這種理想的構成過程。

國際足球(及體育)賽事,是很多人,包括很多失意、不快樂的香港人的解憂藥、忘憂所 —— 也幾乎是最重要的 —— 是透射出「理想」的一個場域。

廣告

不說喜歡冰島

為冰島喝彩,說的是一個趨近完美國家、社群、文明的形態,三十多萬人口,兼職球員可以擋住球王戴上皇冠。背後其實是在讚美他們對個體自主發展的尊重,同時對社群極為重視的民族心理,再退後一步,其實是在稱譽他們的自由風氣、人均資源與土地碩大豐富、舉國對文化體育的支持、國土大部份市民文明開放質素高企。其實,我們,在說,我們香港,都難以稱上擁有以上的好東西,也很想很想擁有。

廣告

雖然我們不會這樣說,但我們是這樣想,足球提醒,我們是。

不說喜歡C朗

我們為一名西歐救國射手而尖叫,欣賞朗哥「一個救全家」,不喜歡他的人會說「雖然我不喜歡朗但今次他真的很好嘢」,其實是在嘆賞一種可以在大型危難中拯救社會的超級英雄,也希望見証這種時機,我們一面讚頌民主,同時揄揚強人,希望他們挺身而出,救急扶危。其實,我們,在說,我們香港,眼下的一切,現在很不OK,很想有人將之撥到OK。

雖然我們不會這樣說,但我們是這樣想,足球提醒,我們是。

不說不喜歡英格蘭

球迷會踩某些球星密佈(今晚有得睇)但總是在大賽表現差勁的球隊,說的是,我們不喜歡一種效益低下的「個人主義」。資本主義社會,人人可出頭,網上世界,人人KOL,明星社交圈子,位位大哥,但我們內心一句:唔該通通去死。其實,我們,在說,在電視旁的激賞,只是為了「一隊好波」而存在,而如果你沒有球王級而且能在重要關頭「做到嘢」,請不要妄自尊大。這個世界的一百個大哥,有九十九個,都不配。

雖然我們不會這樣說,但我們是這樣想,足球提醒,我們是。

不說不喜歡VAR

傳統球迷(包括我)反對影像輔助裁判(Video Assistant Referees,VAR)系統,說的是,我們對現實世界中未必經常做到的「珍惜此時此刻」的渴求反映。生活成本高昂,衝動的代價不菲,人與人之間猜忌隨年紀增長,根本容不下太多「當下」。如果要立即做決定,我們都明白,那個急促的決定很可能是錯的。我們都看計算、考慮、先看看多些數據才做決定。

我們忘記當下。

我們不是忘記當下。

只是害怕當下。在足球場上,有很多個當下,而有一天,國際足協說,我們不要當下,我們遇到懷疑時,會看看錄像回放,幾名黑衣人多討論一下,然後將十二碼送回給你的對手。我們不要。我不要。人生已經沒有當下。請你把當下,留在球場。

雖然我們不會這樣說,但我們是這樣想,足球提醒,我們是。

而以上這些,只是足球與理想之扣連,的一鱗半爪。對於部份球迷來說,就算是非常認真與資深的球迷,其實也不是太喜歡「足球」。而如果我們有多喜歡足球,更多是喜歡足球相關的事物,築構的理想,生成的夢想,以及提醒我們,世界在遠方還可以很美好,雖然眼下頹垣傾榻。不看球的人,在這 32 日(已過了四日),可以冷靜地旁觀朋友、親人、愛人對世界的想望。他們理想的世界、理想的人、甚至乎,啟動「開始聯想一種理想」的過程是怎樣的。

我們有很多想望,我們有很多不滿。

惟獨是要理清所有想望,所有欲求,才可以將有限的眼光與力氣,放到應做之事。如果說世界盃對足球弱國的國民有任何意義,這可以說是,最重要的一個。

 

作者 facebook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