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詐病:運動員背對軍醫做的「好」事

2017/9/12 — 23:16

Credit: Alan MAN Photography

Credit: Alan MAN Photography

傳聞說,台灣網球手詹詠然為了趕及美網賽程,在世界大學生運動會詐病退出,趕及下一班飛往紐約,更和軒姬絲打了個雙打冠軍。相信傳聞而批評詹詠然者,覺得此舉自私得可以連累了撘檔謝政鵬沒法於家門口拿下一塊世大運獎牌。

我不是他們主治醫師,似乎雙方會繼續為這件事發酵下去,旁觀者準備花生爆谷就可以。另一個問題是,運動員「策略性詐病」的情況普遍嗎?醫師可以看出來嗎?

其實,司空見慣,只是看,謊言是白色還是黑色。

廣告

由最簡單開始。「亞洲劍神」張家朗的教練也曾經以為年青人為了翹課翹練習而在治療室掛診。劍神可以稱為劍神當然不敢在姐姐面前演戲,要演戲當然會做「全套」。首先,他們會假裝自己留堂補課或堵車,比原定時間遲大到到診療室,然後,說出一種模稜兩可的痛症。與其說診症,不如說是盤問,最好甚麼都不摸下去,在反覆敲問下,破綻自然水落石出。

所以,我會遇見過聲稱有嚴重腰背痛的運動員,在診症室動彈不得,但在應診室被接待小姐發現運動員彎下腰交叉腳繫鞋帶的傳奇。有證據當然好好記下來,留給教練作定奪他要罰跑多少個圈。

廣告

另一種,是不明來歷的傷勢。你聽說過游泳運動員會撕裂前十字靭帶嗎?

「我⋯⋯我在池邊滑倒受傷的。」稍稍有點運動常識的都知道,在池邊滑倒,大多都是腳踝「拗柴」;沒有那些急煞停的動作,拉斷前十字靭帶幾乎可說是沒可能。最後,治療師要在社交網站追縱,才知道泳手瞞著教練玩跳彈床,一下落床不小心將所有可以撕裂的軟組織都撕掉了。所以,不論是因爲要驗傷,還是看看運動員有沒有做康復練習的功課,社交網站變成了治療師的私家偵探,每張發帖每幀照片都會露出真傷假病的端倪,「轆 facebook」也成了正式工作的一部份。

最經典的可算是這一宗。有次比賽,運動員突然在進攻期間急急煞停倒下,狀甚痛苦。裁判同意隊醫進場診治,我也照平常的衝刺速度走進場地。比賽未開始之先我已知道在運動員腳上纏了多少繃帶,已經有多少來不及好的傷患。每一步走進去,心就多沉一吋。

怎料到運動員一剎那,他就在我耳邊說:「假的,我只想偷這幾分鐘想想下一步怎樣走。嘻!」訕笑觸動我的神經,因為這根本在欺騙我的氣力和感情。面容及時在裁判面前鬆開,我還是要圓滿這宗事件,做個檢查,換個貼紮,從新上路。醫療暫停打亂了對手的節奏,我方也勝出這場比賽。但比賽贏得光彩嗎?是聰明懂得利用醫療暫停作策略,還是只有瞞騙隊醫和裁判去爭勝去埋沒光明磊落?

謊言的顏色,取決於說謊話的動機,和隨來的連鎖反應。身體精神疲勞需要休息,最多是運動員和教練的光陰;和練習無關的損傷,已經要看道德上應否由醫療資助機構買單;「賽事策略」者,嚴重的更會受紀律處分。事件未水落石出,但看來詹詠然的社交網站的留言已經見到不少未審先判的法官大人了。

文首圖由作者提供,已獲 Alan MAN Photography 授權使用。

延伸閱讀:
亞洲劍神的啟蒙教練 
凱旋血門 軍醫打假波事件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