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振昇 — 被偷走的那八年

2017/12/18 — 9:00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聽說袁振昇是香港足球界的一股清泉。

在中學時被稱為「男拔萃戴志偉」但因為兼顧不到學業和運動兩邊走,雙親決定送他到英國讀書。學成歸來,還當上 banker ,生活安穩扶搖直上時,卻突然捨棄高薪厚職,回到甲組晨曦當全職球員,還成為當屆神射手再轉戰港超隊伍和富大埔。

是因為香港足球已經沒太多如此熱血的小伙子。

廣告

他在倫敦金士頓大學 (Kingston University) 畢業。一般人都不知道這間大學甚麼來頭。在全球大學排名已經 500 開外,本身是由建築理工和藝術學院併湊再加上商學院到 1992 年升格成大學。當我差不多以為這是一家野雞大學之際,在維基百科裏「著名校友」一欄裏,有個名字叫「陳奕迅」。

對,千真萬確,就是一代歌/吹神陳奕迅。那年 1995 ,陳奕迅中途從建築系輟學,回港參加新秀歌唱比賽,還贏了冠軍,自此就是我們看見的星途燦爛。數年前這家大學沒有嫌棄他沒有正式畢業,根據他的音樂成就頒了個藝術榮譽博士。

廣告

再掃瞄下去,我還看見校友中有唸會計的但正職是獨木舟奧運冠軍、當年唸電腦的 IT 狗現在正職是阿根廷教宗,最震撼在藝術系沒有畢業就跑去當大明星的 Eric Clapton 。

為甚麼他的師兄頭也不回地離開倫敦市郊的青葱淨土,去追尋自己那虛無飄渺的夢想,反而袁振昇一到英國就將自己的的足球天分藏在床底下的月餅罐?

Eric Clapton 在訪問中提及過,輟學的原因,是已經有使命在召喚他不能繼續在藝術方面發展下去——他在唸高中時,一手純熟的結他已經令他在倫敦城西有固定演出機會。陳奕迅一邊在應酬父親要他當建築師期望考上金士頓,卻也悄悄地考皇家音樂學院,有八級聲樂資格,參加新秀歌唱比賽也似是早有預謀,只是沒想過這決定令他一鳴驚人,也影響他一生。

更甚的是,雖然金士頓大學排名低,但建築系和藝術系因為歷史悠久,也不是容易考上的主修科。除了高考成績,也必需呈交作品集作入學考量。所以,兩位歌神除了唱得彈得,畫畫也必須十分厲害,但同時很清楚自己如何實際地躋身到專業歌手的領域。

反而我在國外唸書時遇上的二三線大學商學院的亞洲留學生,他們都很迷失。他們都知道,自己是在家鄉唸不上,才要父母大灑金錢供養他們出國留學。如果到了國外可以適應讀書環境,亞洲學生對考試的執迷早就可以考上倫敦政經學院 (LSE) 等著名院校。浮在「水泡科」的,是向供書教學的父母交代的最低要求;雖然,這也意味著他們其實對讀書這回事沒甚興趣。

那唸「水泡科」不就可以花更多時間練球嗎?少年,你太年輕了。在英格蘭已經入選青年軍的,不管到最後有無一紙職業合約,很多都選擇在高中後全職訓練。英國數據顯示,由青年軍到成為英超一員,只有 4% ,跟當金曲歌王要承受的風險差不多。近年更因為英格蘭國際賽成績欠佳,拿到國外職業合約更是難上加難。袁振昇有大學取錄,已經認定了自已是要另找出路的 96% 。

懸在半空的前途,「安份守己」順利畢業回香港找到大公司薪高糧準工作,是最理所當然的抉擇,畢竟夢想不能用來吃。你覺得他太現實嗎?不,現實正正是香港人的美德。

畢竟在枯燥乏味的生活,偶爾挫敗的學業以外,以代表明星足球隊的技術,扭過一個、兩個、三個後衞、再以黃金右腳射穿意大利鋼門托度的十指關,已經十分治癒。

誰不知,繞了一大圈,「男拔戴志偉」和兒時鬥到你死我活的「喇沙小志強」方栢倫又回到港超綠茵場上,今次是發可以吃的全職足球夢。

曾經有記者訪問他:「你不覺得犧牲 banker 工作是愚蠢的舉動嗎?」

「我也計算過,其實當個港超球員的薪金和在銀行上班差不多,在港甲時又見自己水平和港超差不大遠,所以又一頭栽進去了⋯⋯」袁振聲靦腆地說。

原來是美麗的誤會。如果港超薪金可以和銀行職員差不多,他不可能是 banker ,應該是大銀行裏那些初出茅廬的練習生。金士頓大學商學院未必可以將袁振昇訓練成為商業奇才,但正正教會他學懂計算尋找快樂的機會成本。

好的教育,未必是要在本科的範疇發光發熱。學校的校譽,也不是用來叨的,是校友打拼出來的。球迷會期待,他將會成為母校下一位拿榮譽博士的香港校友。

延伸閱讀:

【港超專版】袁振昇嚟料 去吧男拔戴志偉!

袁振昇英國學成演地標戰-建功扳平助大埔反勝東方

袁振昇方栢倫 學界戴志偉與小志強 15 年來的重遇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