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格蘭慘成球壇「支聯會」— 回馬嶽的反英反上腦

2018/7/16 — 16:25

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在法國戰勝克羅地亞的前一晚,英格蘭在聖彼得堡一如所料負於比利時,拿了個第四,平了自 1990 年以來最佳成績。相比法國防守反擊、克羅地亞的歐陸控球打法,看來英格蘭的談論價值更高,高到連死忠曼聯球迷馬嶽大教授也特書鴻文一篇來打擊英格蘭。

英格蘭就像香港政壇中的支聯會一樣,有美好光輝過去,如今卻被毫不客氣的狠語猛烈抨擊。28 年來最佳的成績,獲得比韓國 02 年藉「主場雞」、「空手道足球」得到的殿軍更差的評價。

廣告

德媒同樣對國家隊要求高

馬嶽一文很坦白,坦白得說明自己足球上反英,「覺得英格蘭很笨拙,戰術上和心理上相對落後,而我性格上很憎恨 over-rated 的東西(因此也憎恨巴西)」沒錯,香港人很少看德、法、葡文媒體,但我不相信這三隊的輿論和媒體會相信他們的國家隊不是為大力神盃而來,德國媒體出名尖酸刻薄,由奇連士文到路維,甚至更早的禾拉,都因著戰術、選人而鬧得不愉快。

廣告

如果希望國家隊成績好一點就是 over-rated,而又因著世界盃冠軍只有一個,那大部份國家都是 over-rated。英格蘭一向被人吹捧,原因是香港人太愛看英超,每星期都見碧咸奧雲謝拉特林伯特攻城拔寨,在球場如魚得水,認為他們在國家隊舞台都有如此威力,本應合理。問題如馬教授所言,英格蘭以往戰術上很落後,例如把攻強守弱放在雙特 — 各自在球會都是中場指揮官的林伯特和謝拉特,一同放在中場中路,二人身後無工兵掃蕩搶截,根本是很危險的事。

2012 年「雙特」。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fb

2012 年「雙特」。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fb

修夫基戰術針對英格蘭弱點

又例如中堅二人都是身高體大,頭槌了得但轉身慢,往往被對手一放身後波已無力挽。無疑,英格蘭是有轉變,轉變就由執教經驗毫不亮麗的修夫基掌帥印開始。修夫基執教生涯只有一隊米杜士堡,一直在英超浮浮沉沉,後來他執教英格蘭 U21,成績亦不見得突出。但修夫基執教英格蘭,卻做出了革命性的轉變。

英格蘭一向踢 442,即使英超勁旅改變了這種踢法,但國家隊依然堅持多年。修夫基改變這種中路薄弱的陣式,改為依然有翼鋒、兩閘的 343,雖然到世界盃他又回復較保守的 352,但起碼他正視英格蘭的問題,中場中路保護不足,讓利物浦的軒達臣扼守,再加熱刺的阿里迫搶,奈何效果總不及級數較高的干堤,甚至比利時的域素。

第二是針對中堅速度不足,而用卡爾獲加彌補。用獲加的決定無疑具爭議,何輝和不少球評家都有質疑,事實他在對突尼斯時確實反映他未適應。不過獲加速度是英超頭五位,也是英籍球員最快,跑動速度平均可達每小時 35.21 公里。而隨著比賽增加,獲加對防守的協助相當明顯,尤其是對手邊路發難,大部分都被獲加包抄,只是這種功夫並不耀眼,而且危機已過,無人感到他的重要性。

(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fb)

(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fb)

獲加為全英超最快英人

第三是增加控球的踢法,英格蘭足球給香港人的印象是長傳急攻,到碧咸及雙特時代,是直接急攻,未必長傳,但喜歡用直線傳送加上速度快的球員以撕破對手防線。而今屆在中場球員和後場球員數目充足下 — 控球時往往有 6-8 名球員在附近搓波,提高了傳球、控球時間。

當然筆者都承認,和克羅地亞控球時可以組織攻勢,英軍似乎未能掌握攻和搓的節奏,但這個嘗試是改變英格蘭的重要方向,須知道不知是否受欖球影響,英超球隊的總是搓傳兩三腳就會把皮球往前送,有時明知己方前鋒未必在很好的拿球位置,也是照「隊」不疑,結果往往輕易掉失控球權。

其實,說英格蘭沒有當自己是強隊,不如說修夫基選人相當無畏。以上陣次數和狀態為先,所以曼聯的楊格縱使年紀大可以入選,三個門將無一人代表英格蘭多於 10 次也照選不疑。而且選人以實用為主,相信麥佳亞的準繩頭槌、捷比亞的邊路側擊,都令人留下相當深刻印象,而其實這兩人在 2016 歐國盃時,還只是英冠球員。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英格蘭賽事最多港人睇

閣下可以有愛每一隊的自由,但反的理據也應當可以受質疑,「全城盡撐三獅」可能觸動反英的馬教授神經,但有英格蘭賽事,電視台的收視即創新高也是事實。當然不可能每個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是英格蘭死忠,但如此收視數據,令人相信英格蘭很受香港球迷關注,也不為過甚。

馬教授整篇文最令筆者奇怪的是,你明明認為英格蘭被 over-rated,卻批評英格蘭的踢法太似弱隊,而當英格蘭用所謂強隊的踢法應戰時,又被批評為名大於實。咁,點打好呢?

難得馬教授開宗明義自己反英,所以甚麼「愛之深責之切」客套話也不用代他說。唯有說,足球魔力實在令人頭昏腦脹,以致評論政事時一矢中的學者,也在評波時邏輯大亂、錯漏百出。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England football te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