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仇

2017/9/2 — 6:15

終於頂唔住,要去睇醫生。跑者擁有豐富的受傷經驗,掌握(起碼是「以為」掌握)不同類型的痛,以行之有效的方法處理。最近的痛持續了一段長時間,長至覺得有點古怪,影響心情,的起心肝睇醫生。

跑者的醫生分兩類,一類是睇開的醫生,已建立認識;另一類是聽其他跑友提及的醫生,跑者是花心的,不執輸心態作祟,人家讚好的話,不想損失這優勢。今次睇的醫生屬第二類,坐下來醫生似警探不斷問問題,提出理論上的可能性,然後做檢查,不消一會便作出診斷。他的結案陳詞是:「如果你是二十歲,出現這種問題,我會比較擔心。」換句話說,你這年紀這樣跑,有問題並不出奇。排除嚴重受傷的可能性,心裏舒服一點,醫生說不必做昂貴的檢查,食藥,休息,兩星期後覆診。跑者受傷的治療方法,永遠是休息,但跑者與休息之間,好像有仇。

跑者前面永遠有個很重要的比賽,這段時間休息的話,會影響比賽的成績。跑者啟動心裏的計數機,如果休息兩星期,起碼需要另外兩星期操練,才重回受傷前的狀態,時間不夠了,最多休息三日。

廣告

跑者當然知道休息有用,但認定休息是突破表現的敵人。跑者首先經歷否認期,否認自己受傷,提醒跑步應該是充滿痛的,痛是跑步的一部份,少少苦楚等於激勵。然後進入接受期,即早前我的狀態,接受這種痛需要正視。休息期間出現胡思亂想期,腦海裏不斷回帶,「早知」這樣、「早知」那樣,怪責自己,雖然真正原因是年紀和運氣的混合體。休息期間同時出現代替期,跑者聽從醫生的意見,去游水或騎單車,最後回到梳化睇電視,數日子....

平日態度正面的跑者面對傷痛,報以最負面的態度。休息是唯一的解決方法,跑者卻不停自圓其說,希望找到休息以外的治療。跑者與休息的仇,激烈程度有起有落,以我為例,現處中間偏低的位置,即是學懂些少相處的方法。可能跟年紀有關,不再超級執著,說服自己休息也有美麗之處,例如星期日早上看電視,有不錯的節目(對不起,說不出節目名字)。

廣告

還不止,最近從仇人身上領略到一些東西。跟休息惡鬥了這麼多年,接受鬥不過它,換轉頭從它身上學習。我開始感受休息的力量,不止於用在傷後復完旅程上,還可以用在比賽過程之中。跑者必定試過比賽途中出現出其不意的痛楚,第一個反應是不接受,例如比賽初段沒理由出現這種問題,但跑者知道不接受不能解決問題,一個有效的處理方法是休息。比賽期間休息?對,慢下腳步,以休息的步速放鬆自己。給身體和思維休息的空間,很多時比賽期間的休息可製造後段的重生。處理受傷的方法,原來同樣是處理比賽期間發生事故的方法。最近幾次比賽用上了與仇人共處的方法,效果不俗,各位不妨放下成見,接受休息這仇人。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