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普捷天奴棉裡藏針 高普有太多路夫蘭

2017/10/23 — 8:55

熱刺主場以4:1大勝利物浦(熱刺 facebook 圖片)

熱刺主場以4:1大勝利物浦(熱刺 facebook 圖片)

普捷天奴賽前已放風將會以奇招應敵,開賽果然以周中應付皇馬的352出戰,這個352特別在於這與其叫352,其實叫532更適合,5後衛平排企位,Winks阿里艾歷臣打中場,孫興民與簡尼雙箭頭。丹比利雲耶馬受傷,普帥卻堅持用3中場,不惜把阿里艾歷臣收後一格減低威力,原因在於需要應付利物浦強橫中場迫搶,故以3中場抗衡並把守中路要塞。

雙箭頭之中,簡尼企位靠右,目的在於攻擊敵方左中堅路夫蘭與摩蘭奴,而這佈置湊效得出奇地早,一個界外球,查比亞乖巧的笠傳找到簡尼,當然路夫蘭只顧舉手的防守很災難級,但問題的根本在於利記的防線不合理地推得太高,在查比亞傳球一刻,利記整條防線高得只離對手十碼,那當然非常輕易被劏穿,尤其利記後衛本身亦非特別高速靈活,這麼高的防線只會更加性感,路夫蘭固然有錯,但防守系統亦很有問題。

熱刺的532戰術核心在於以退為進,放棄控球甘願大踢守勢波,穩固地收縮在己方後場,穩打穩紮吸收利物浦的進攻壓力,並在搶斷控球後快速突擊,打利物浦一個措手不及。你可能會疑惑:為甚麼普帥要這樣做?這個要追溯到利物浦的外號:「劫富濟貧」。利記之所以劫富,是因為他們迫搶得很兇,打防守反擊打得很快;利記之所以濟貧,是因為打陣地戰不懂入波,然後防線輸反擊。

廣告

所以,普帥的532便旨在「認低威」,只要我扮作弱隊,不用你迫搶了,直接送你控球,那麼你當然沒有機會打防守反擊,然後邀請你來打陣地戰,讓你出現陣地戰不懂入波的特點,然後再伺機反擊,那你便成為羅賓漢了。

這招很聰明,一開局高普便牢牢掉進普帥的圈套裡,這邊廂熱刺後場密密麻麻很難進攻,而人馬都屯在後防不像有反擊威脅,雙閘便上去協助傳中,誰知洛里斯沒收再一扔,簡尼早已在摩蘭奴身後的空位伺機而動,路夫蘭冒頂當然是錯,但其時本來已只剩下雙箭頭對雙中堅的2打2局勢,可見利記雙閘及防中根本完全沒有協防的意識,熱刺的「保守」成功作為誘餌吸引到利記傾巢而出,失球一刻摩蘭奴還在中圈線。路夫蘭冒頂的確抵鬧,但高普是上當了。

廣告

在這個失球再加上幾次熱刺風生水起、轉換奇速的反擊(包括孫興民中楣)後,高普終於看清普帥的戰術,於是作出了幾個輕微的調整,包括攻勢盡量使用較少球員、中場中最少保持兩個留後、閘位亦盡量採用late run而非傾巢而上,一系列的微調開始減低熱刺的反擊威脅,但同時亦令己方的攻勢更見緩慢及單調,唯有靠軒達臣及古天奴的直線不斷尋找沙拉作為突破點。

而高普的調整當然還有換走路夫蘭。路夫蘭的表現固然是場災難,被換走前至少有4-5次慘不忍睹的防守失誤,不過高普要在30分鐘便換人亦需要當機立斷的勇氣(摩連奴也沒有換連特洛夫),而且牽一髮動全身,祖高美斯移入中堅、安利簡踢右閘直接將陣式變成4231,以張伯倫主責爆破左路,為進攻增加一個突破點,理論上甚為合理,當然張伯倫的走動及傳送始終缺乏威脅,有點盲頭烏繩之感,要成為利記正選翼鋒還是有點距離。

前門驅虎,後門進狼。高普調兵遣將遏止了熱刺的快速反擊,但遏止不了球隊的死球防守問題。熱刺第三球,馬迪普的解圍或許未盡完美,但當刻利記禁區內有5名守將之多,卻還守不到熱刺的簡尼阿里2人,讓阿里無人看管有頗多空位起腳破網;而第四球米勞列打手鎚失誤,簡尼更在8人之間無人看管破網。不知是利記後防是在發夢,還是區域聯防的問題(我想兩者皆有點吧)。但坦白說,高普換得了一個路夫蘭,但今場每逢死球之際,利物浦的守將都變成了路夫蘭,七八九個在場上發瘟,高普換不了幾多個。

今場普捷天奴先用以退為進的「扮弱隊」戰術,用532防守反擊擊潰利物浦,待高普發現問題重整旗鼓後,扳回一球正力挽狂瀾之際,可惜死球問題又拖住了高普的後腿,令這場戰術較量在中途已戛然而止,實在令人扼腕。熱刺方面當然贏盡掌聲,普帥再出戰術新猷,並且周中戰皇馬用了施素高洛蘭迪、今仗用了孫興民及艾利亞擔任左翼衛,在傷兵滿營下用盡了所有後備兵源來圓滿地應付了這兩場大戰,在轉會投資不多下以戰術補足,普帥再顯功架;而利記方面,改善防守只有兩途,一是加入防守教練,二是買入頂級守將,否則難以更上一層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