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世界盃夢

2018/7/2 — 22:07

突如其來的機會,前後準備不足一星期,我由香港飛到莫斯科。機會不會預先提示,說來就來。最後我在莫斯科遊歷了一星期,成為了兩場分組賽的座上客之一,也順道走遍了至少三個莫斯科球隊的球場,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對我而言,也是夢成真。

到底當地的世界盃氣氛是怎樣?就是無論去到哪裡,都有被足球包圍的感覺。世界盃 Banner、廣告牌、各國國旗到處可見,幾乎每一分秒都提示著,你要投入世界盃!你每天只會想著兩個字:足球。到哪裡睇波是每天必做的事,至於去紅場?去克里姆林館?去洋蔥頭教堂?這些都不過是順道而已,那刻的人生彷彿只為足球而活。

在莫斯科,波衫是當地 Dress code,要分辨自己友就是靠波衫。明明互不相識,但因為同樣的波衫而一起吹水打氣的情況,是老是常出現的畫面。還記得有次在餐館吃飯,由於下場是巴西對塞爾維亞,聚在集了很多巴西人一起,就在吃飯中途,一位將自己塗上巴西國旗顏色的巴西人,帶著鼓和喇叭走入來打氣,場內的巴西人個個都聞歌起舞,互不認識的人都搭著膊頭一起唱歌,餐館忽然變成小型巴西球迷區,一個影響一個,但明明當時的比賽是德國對韓國。(德國輸波,他們勁 HYPER,事不關己,但沾沾自喜)

就算你跟他們道不同,也會因為你的身份而喚起他們注意。我穿起日本球衣走到街上,他們經過時大多數人都會對我說:「Japan!Good!」,然後跟我 Give me five、再 Give me ten;還記得日本晉級十六強後,有位當地記者做 Live 時找上我,他以為我是我是日本人,但我對著鏡頭前誠實地表示,其實我是香港人。

不過曾經有位丹麥球迷得知我不是日本人,他問:「怎麼你要穿起日本波衫?」在他們眼中,國家隊波衫的意義,大概是代表著你就是他的國民,他們不會理解為甚麼你不是那裡的人卻會穿起那裡的球衣?對他們,這是一件頗奇怪的事。不過你跟他們解釋,他們也不會鄙視你,還會搞笑地回應你:「對,香港沒有打進世界盃。」(苦笑)

其實一人獨遊,很容易結識朋友,甚至只是問路,都會連帶問道:「Hey,Where you from?」,繼而再吹水幾句。當你以為大家共同語言是英文,但其實當中的共同語言是足球。

我在盧日尼基球場和斯巴達球場,分別看了一場很悶和一場很刺激的比賽,但納悶的那一場(丹麥對法國),氣氛其實很不錯,球迷打氣落力,只是兩軍無意慾進攻而已。很好氣氛的比賽,是巴西對塞爾維亞。

巴西人的熱情比想像中強烈得多,他們甚至熱情得一邊屙尿都會一邊唱歌,那份投入程度是你意想不到。那場比賽之所以好氣氛,另一個原因都是因為世界盃巴西伯伯的兒子,他就是那些用自己的熱情來渲染其他人的人,就連本身呼喊他們要坐下來別遮擋身後觀眾的保安,最後也投入他們的興奮當中,為巴西贏波而歡呼。這種感染力,連帶我不是巴西人也會覺得毛管戙,甚至瘋狂用相機紀錄他們的一舉一動,多於欣賞尼馬插花和玩無敵瘋火輪。

這些「球迷奇遇記」可遇不可求,欣賞球賽之餘,原來也有場邊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你。

對於我,這次世界盃的經歷,不止於看足球如此簡單,人與人相處也是學習的一種。我在巴西人身上,學會了如何全情投入、我在丹麥人身上學懂尊重身份、我哥斯達黎加人身上,學懂就算被睇死都要撐落去、我在台灣人身上學懂甚麼叫孤獨但不孤單,因為沿途你總會遇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同道中人…

足球,往往不止是一門競技運動,它的意義往往比你想像中偉大得多。

言猶未盡,但最好的收筆,就是點到即止。還有最後一件事想跟一位朋友說,當他給我機會去看世界盃的時候,他跟我說:「我今次去唔到啦,呢個世界盃夢,就由你代我去啦。」

在此很想多謝我的朋友,是你令我這個發了十六年的夢,可以在今天成真,沒有你,我的夢依然只是一個夢。下屆我們一起去卡塔爾,立此為證-

謝謝你 Si9,hehe。

2018年7月2日,寫在日本鬥比利時前夕

(原刊作者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