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幾時掉頭

2017/10/28 — 7:24

這一課期待已久,過去幾星期的周末長課,因各種原因取消,跑幾遠,用什麼pacing,一早計劃妥當。起步後即感不妙,上第一個山已感異常吃力,平地也不能恢復過來,不夠半小時想掉頭。心裏開始爭扎,這一課這麼難得,不可輕易放棄,跑步不是衝破限制嘛,但身體尖叫不對勁,心想永遠有下次。比賽的考慮可能不同,但平日練跑遇到這抉擇,跑者應怎樣考慮?

條理是跑步的重點,很多跑者愛上跑步的原因,是從跑步中找到條理。日常生活充滿變數,一個亂字,自己像急流中的舢舨,不停被衝撞,走向一個自己未必願意的方向。跑步像完全屬於自己的樂園,園中所有事情有條有理,付出幾多,得到幾多,有跡可尋。我認識的跑者大部分重視條理,在壓力城市居住,少一點條理也難迫自己穿上跑鞋。

充滿條理的跑者遇上條理失序,的確幾麻煩,掉頭是認衰,雖然只需要向自己交代,依然十萬個不願意。掉頭與否的抉擇最大鑊的地方,是沒明確的因果關係,試過不聽身體的話,頂下去,然後感到無限舒泰,又試過掉頭回家,之後發病出來,原來身體有毛病。累積不少經驗,就是找不出條理。關於掉頭與否的抉擇,我花了不少時間思考 (對,我的時間是用來想這些問題),認為跑者應考慮以下三點:

廣告

一、問題究竟有幾大。突然感到虛弱,可能是一時心靈軟弱,一陣間沒事,也可能是大問題的前奏。問題永遠在中間灰色地帶,似這樣,又似那樣,我認為不可再糾纏於虛無的感覺,在凌亂中儘量找出可信賴的指標。這時候,判斷身體的強弱,我看這段時間的睡眠質素。如果近期睡得不好,我選擇掉頭,這種虛弱感是有原因的,不能靠一股作氣克服。相反,近期睡得好的話,我會頂下去

二、之後的安排。跑完之後安排了什麼,影響我的決定,如果之後沒特別節目,我會頂下去。判斷錯誤的結果,可能是筋疲力盡,整日渾渾噩噩,什麼不想做,但後果可以控制。如果同日有重要事情要做,我選擇掉頭。

廣告

三、下一課。每一課固然都重要,特別不想浪費眼前一課,但如果可在短期內安排下一課,我選擇掉頭。下一課的性質變成補課,我的經驗是,一定加倍醒神,不容有失,跑得特別愉快。

判斷自己是否一時軟弱,是很難的技巧,況且後悔是很有力的武器。跑者需要累積經驗,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條理,例如我把睡眠和跑步扯上關係。掉頭與否的抉擇沒有統一答案,我相信客觀的指標。

最近一次掉頭,是上星期,同一條路跑過不知多少次,但這日像無盡的路,很快由跑變行,路邊的風光忽然好像不同了,失望的感覺一掃而空,彷彿發現另一條路。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