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半洋腸英超夢【上】:運動員游泳可以,踢足球就不可以?

2018/7/19 — 12:50

圖:Fulham FC

圖:Fulham FC

世界盃剛落幕,新加坡足球圈就傳來一則富爭議性的新聞。混血兒體校學生 Benjamin Davis 以 17 歲之齡兩年前已得到一紙新英超升班馬富咸職業合約,申請延遲入伍服役。最近軍方正式以書面拒絕其申請,聲稱已徵求文化及青年部意見,認為不可以因為「個人事業發展」為由批准延遲。雖然現時還在上訴階段,但若上訴失敗,他有兩種選擇:放棄英超合約,回國效力;要不堅持為富咸效力,放棄新加坡藉,終身不得回新加坡,否則會被刑事起訴。

申請延遲入伍的制度漏洞

根據軍方聲明,現時新加坡因爲體育成就延遲入伍申請,必須是有條件在世界性賽事(尤其是奧運會)有潛質成為三甲的運動員。截至現時為止,只有三位運動員獲得此待遇,包括 2016 年奧運打敗「水神」菲比斯贏得 100 米蝶泳金牌的史高寧 (Joseph Schooling) 。另外兩位為游泳和帆船運動員,都是新加坡傳統輕易拿到奧運資格和亞運獎牌的項目。

廣告

游泳項目要提交世界冠軍潛質相對簡單,只需提交個人最佳成績和世界前列泳手差距就一目了然。足球每次比賽的隊伍成員不盡相同。世界盃決賽週美斯和 C 朗的故事,告訴我們足球不可以靠一個人來踢。所以在團體項目有多出色表現,英超第一人反變槍打出頭鳥。另外,奧運項目可以用比賽期訂下回國防部報到時間表;職業聯賽週而復始,可以隨時看狀態決定繼續還是退役,反而難以令球員給予軍隊歸隊日期。

每年都有約十多廿位年青人在父母的慫恿下,不惜終生不得回國的後果,借海外留學逃避強制兵役。根據軍方「個人事業論」,原來可以去世界五大高水平足球聯賽效力,被看成和負笈海外留學成同一層次問題。但請留意新加坡政府亦有官方獎學金制度支助學業成績優異學生到海外知名學府攻讀學位課程,完成課程後的責任是至少服務指定政府部門四年至八年不等。怕軍隊制度崩壞的,就會搬出新加坡也曾經有 Fandi Ahmad 完成服役才效力荷蘭班霸亞積士的故事。他們亦會怕先例一開,後續將會有大量同類申請延遲入伍申請,例如在德國第四組別球會效力的 Iskandar Radewadt 也正在等侯上訴結果。

廣告

以國家隊身份出賽,是權利?是光榮?可以用來抵償「國家義務」嗎?還只是如香港特首曾蔭權謂,只是一份工作?以軍方聲明的用字來看,可能連這些都談不上。你或許會將哈佛牛津劍橋和英超球隊相提並論覺得無稽,但軍隊怎樣執行強制服役制度達致公平,這正正是他們的思維模式。

男足代表隊現時的宭境

新加坡最近男足的世界排名每況愈下,最新為 169 位。今年的雅加達/巨港亞運會,足球隊未能在亞洲級賽事在亞運週期曾經有頭六名成績達標。而上訴賽事中,球隊亦未能在主場擊敗緬甸 U19 代表隊,被奧委會正式拒絕足球隊參與亞運申請。

足球國家青年隊成員大都是體校學生,球員的紀律問題令足總及體校十分頭痛。訓導主任發現足球員一直在體校外籬笆在遛達抽煙,身上仍穿著校服。到家長會議,家長的反應是:「兒子被發現抽煙的一刻,他已經在學校範圍外了,你們體校有甚麼權力去管我兒子的私事?」老師聽了傻了眼,「不可以這樣說,你兒子吸入的尼古丁也會帶入球場影響表現啊。」會議不歡而散。

足總本身也因為財政問題被揭發管理不善而自身難保。上個財政年度,董事局正值改選之際,第二梯隊聯賽球會中峇魯 (Tiong Bahru FC) 被揭發該年收入因為在俱樂部設置老虎機有 3,600 萬新加坡元,比新加坡足總全年收入 3,500 萬新加坡元還要高,更有一筆不明來歷的 50 萬新加坡元捐款由此球會帳戶經新加坡足總捐贈到國際足協亞細安支部,還被班主 Bill Ng 高調搞捐贈儀式,為競選拉票造勢。由於審計報告不尋常,有對總會有監察權力的體育理事會「大義滅親」,班主及涉及捐款的足總董事被捕消息佔據多日新聞頭版,仍然在警方商業罪案科調查中。

內憂外患,就算 Davis 一人在英超得到任何成就,也似乎難以帶領千瘡百孔的國家隊和運動生態提升層次。

吳作棟總理的冠軍夢

在 1998 年法國捧走世界盃冠軍,當時總理吳作棟豪情壯語,希望新加坡打入 2010 世界盃決賽週。要成為世界盃決賽週隊伍,首決條件是骨幹成員在頂級球會效力。新加坡為要借鏡法國冠軍隊伍的種族多元性,入境部門引進了運動員專材計劃,以國民身分吸引有潛質問鼎獎牌的運動員代表新加坡參加國際比賽。成效如何,請留意下集。

(待續)

利申:小妹在體育理事會之工作,與足球隊支援、運動員資格審批無關。不喜勿插。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