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疚的跑者

2017/5/27 — 5:59

星期六,被窩中暖笠笠,單著眼望鐘,6:12,想繼續瞓,但忽然出現一把聲音:「起身,要跑步!」嘗試不理會這把聲音,可惜已經再睡不着,聲音拒絕離開:「你聽不到嗎?星期日早上是用來跑步的,起身,着鞋,快點出門口!」。

內疚,是跑者揮之不去的感受,跑者彷彿時刻活在內疚中。內疚像八爪魚包圍着跑者,以為掙扎逃離,但原來還有另一隻八爪魚,內疚總有法子找到跑者。不能跑的原因太多,因此跑者需要跟內疚長期相處。下午五點,上司找你,今晚要留夜一點,即是出席不到已安排好的操練,個胃一陣赤痛,是內疚猛力襲擊。

壞消息未完,想跑不能跑的內疚力度不算最猛烈,更惡頂的內疚是跑時的內疚。跑步真的很煩,不跑時內疚,跑時更內疚。因為跑者不是自己一個人,跑者這種內疚的根源來自最親密的人。這種內疚非常攞命,很多跑者寧願天未光出門口,為了趁家人未起身,因為不知怎回應女兒的一句話:「爸爸,今日唔好跑步,陪我玩。」

廣告

跑者當然懂得自圓其說,跑步是有益身體的運動,自己的身體好,心情舒暢,對家人肯定是好事。還有,人總有工餘興趣,跑步總好過花天酒地,因此跑步是一項對家庭負責任的選擇。說得很動聽,是真的嗎?始終沒處理不陪女兒玩的問題,腦裏那把討厭聲音又出現:「你是自私精!」

自私的指控令跑者感到痛,內疚指數爆燈,原因是這樣指控不是錯。對於城市上班族,面對四方八面的壓力,跑步的而且確屬奢侈,牽涉實在的成本。跑者跑時感內疚,是因為跑者知道每次跑步其實存在另一個選擇,例如把時間放在家庭、工作、朋友。一日只得這麼多時間,每次跑步其實都是代表一個決定:跑者選擇時間放在自己身上。這不是自私是什麼?

廣告

長途山賽跑者的內疚比路賽跑者更加大鑊,天未光便出門口,天黑才回家,除了帶着一腳泥濘,還帶着倦透的身軀。此時跑者只想休息,老婆卻有件急事需要商量,跑者的腦袋完全不在分析狀態;女兒等了一整天,終於等到爸爸回來一齊玩,爸爸心不在焉,請問怎樣回應自私的指控?

穩妥的答案,是平衡,凡事不要去得太盡,同時照顧家庭、工作、跑步的需要。但談何容易?跑者只得一雙手和一雙腳,真實的感覺是樣樣做得不夠好。靠平衡,可以做到PB嗎?想到PB,那把聲音又出現:「幾十歲人,醒啦,久不久玩吓,夠了!」

有些跑者想出屎橋,引導老婆一齊跑,但老婆反過頭來勸你一起學社交舞或者瑜珈。跑者鬥不過內疚,慢慢接受那把聲音的存在,不舒服的感覺總會出其不意偷襲,跑者不會以平衡抵抗,因已經騙不到人,唯有接受內疚是跑者的常態。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