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愛跑步,但跑步愛你嗎?

2018/4/14 — 6:22

有個前輩說過,跑者與跑步的關係,跟人與人的關係應該沒分別,你怎對人,人怎對你,像一面鏡。我們與家人、朋友、同事建立關係,投入心機和時間,或多或少,或遲或早,這些關係都會開花結果。關係像雙程路,有來有往,否則難以持久。

這比喻似合理,我對你好,你對我好,關係可以發展下去。然而,跑者不時經歷一些時刻,對這段關係的公平性產生懷疑,我愛跑步,但跑步愛我嗎?時間,我已付出能夠付出的,有時候感到冷待了家人,荒廢了事業,覺得自己過分自私;尊重,我已帶著所擁有的全部感恩,走進這段關係,應休息時休息,應搏盡時搏盡,謙卑至極點。跑步大人,你究竟想我點?

自我懷疑是跑者的本能,這樣做,應該或不應該,夠或不夠,跑者永遠不夠清楚。最難捱是受傷期間,除了失望,心中滿是不忿,已經小心奕奕,不敢任性,不敢魯莽,但照樣受傷。有些時刻充滿不解,賽前做足準備,上一次也是這樣做,照辦煮碗的成績卻大走樣,想極想不出原因。一定是錯了,但錯在哪裏?慢著,跑步大人,點解次次都是我錯,這是一段兩個人的關係啊?

廣告

跑者經歷太多自我懷疑的時刻,覺得與跑步的關係長期存在問題,跑步好像不愛,或不夠愛跑者。我是自我懷疑專家,這欄的讀者應該很清楚,否則怎能不停囉囉唆唆說下去。太多沒答案的問題,寫作是我思考答案的方式。跑者可隨時離去,結束關係,選擇留下來的話,須想辦法處理自己的心情。示愛之後,對方未能夠接收,跑者唯有學懂接受。愛上一個不時時刻刻愛你的人,我有以下的接受方式:

一、苦中作樂。關鍵詞是「樂」,先學懂笑,是一笑置之的笑。隻腳開始痛,只跑了不到半程,大鑊至不敢想像,這時候除了笑,剩下的只能再笑。山賽跑者剛登上一個不可能的山,立即再來一個,反應是笑,不是苦笑,是「無你咁好氣」的笑。

廣告

二、我是自己的最大粉絲。成為自己粉絲的秘訣,是容忍自己。有些人有缺陷、有盲點、有失準時候,我們須包容,特別是包容自己。DNF之後,不停讚自己英明,再行下去可能命都冇。

三、痛是短暫的。有一種痛我覺得好奇怪,是大脾內側磨損,你哋唔好笑,大家都試過。比賽時這種痛,可以好痛,痛到不想跑下去。可是,回家沖涼之後,痛楚立即消失。遇到所有挫折,我對自己說:會過去的。

四、娛樂自己。跑步與發夢分不開,因為腦袋有太多空間,何不想一些平日不想的東西,例如十年前全份身家買騰訊股票,自己就是發明Bitcoin的科學家....

五、對自己好一點。跑步你這騙子真的不愛我的話,我就在你面前任性,今晚食一桶雪糕。真過癮,沒事的,明早跑多3K。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