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別投訴了,體總、體協、體委體制都是我的人

2017/8/16 — 13:14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l claudius9uk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l claudius9uk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早前有很多傳媒報道過有關於體育界和各種運動總會黑幕的事情,大家都覺得很驚奇和關心。

我想說,這居然還能算是新聞。

有一點水平的運動員都知道,各種各項的體育總會存在意義往往就是為了鞏固和強化自身利益。本來打算是幾個有頭有臉自己有人脈的人出來做點事,建成了體制以後為了強化自己的利益不斷拉幫結派,反而成了運動發展的最大阻礙。

廣告

2011年的「香港奧委會」與「深圳大學生運動會」

先說說當年香港奧委會。

廣告

記得二零一一年深圳大學生運動會有國際象棋的項目,香港裡排名最高又能上的大學生就只我們幾人,我們幾個都還未有多少機會見過大場面的學生都覺得很興奮,於是向奧委會發信查詢,想透過當時的總會提名出賽。

你也許會問為什麼要我們自己寄信,按理不是該由總會做?要知道,加入奧委會有兩個要點,一是需要將權力上繳,每次參賽和日常運作都要確保香港運動員的品牌,很大程度虎總會自主權就需要放棄;二是要成立有限公司保障有事時奧委會不上身,但不是所有各項體育的協會都像大學,要收錢時就是商業機構,要人捐錢時就是慈善機構。不少總會都沒法負擔這部份成立有限公司和審計註冊的費用,沒有人捐錢而自己也掙不了多少。

不用說,香港國際象棋總會沒錢,也看穿了品牌管理的把戲,並不是奧委會會員。

於是我們只能自己去信,以熱心市民的名義詢問有關部門。奧委會回覆說為了要確保運動員的水平,出賽運動員必需符合香港奧委會的要求才能獲得比賽贊助,大學生運動會用的是外國准職業選手的尺度。

我們這一些本來就難以得到往外比賽機會的年輕棋手,就算已經是香港最好的水平最高的一群,過往成績自然無法能比上外國比賽水平較高較多的別國棋手。這更大程度是缺乏往外比賽的資源和機會,參與這類極小眾又需自費的玩意(相對於游泳跑步),導致無法得到奧委會所定的國際資格。

本來是雞先蛋先的問題,還以為政府和奧委會會願意做得更多走得更前,我還是太年輕了。

我們說,那我們自費來獲得參賽機會吧不用你贊助,奧委會說那不行,我們簽了合約,要全部資助支援出賽的代表香港的運動員。結果我們就眼巴巴看著機會白白流走,而政府官員們台上自吹自擂好大喜功。

2017年的「香港國際象棋總會」與「香港青少年選拔賽」

要是還要找例子,還可以看看這一年香港國際象棋總會的香港青少年選拔賽。
(今年比賽資料連結,下為該比賽網站截圖)

國際象棋有三種比賽的計時方法,分別是正常速度(二十五分鐘以上,但平均起碼一小時)、快棋(二十五分鐘以下) 、超快棋(五分鐘以下)。按香港國際象棋總會的說法,這次快棋中勝出的參賽者將可以代表香港出賽。

你問,問題在哪裡?問題就在於世界上大部份的青少年比賽,都是以一個半小時起跳。

香港國際象棋總會的做法,就是本來國外的比賽都是游五十米的標淮泳池,但是他們只找到十米長的泳池,於是告訴參賽者他們就以十米短池的結果決定誰有資格代表游五十、一百和二百的賽事。

再者,兩者在規則上有別,例如正常時間中技術犯規的次數上限比快棋高,有正常時間中表現較好的棋手因賽會採用快棋賽例,而在技術犯規上的問題被迫判負。

上年香港國際象棋總會他們已經試過這樣做而棋手們怨聲載道,沒想到他們這年居然食髓知味,習慣讓自己的行政上的無能成為常態。上個執行委員會有利益衝突已經算差,沒想到換了屆後如今利益衝突的問題絲毫沒有改善之餘,還可以開始影響到比賽水平。國際比賽中任意保留不公開的遴選名額,不避嫌讓有自己孩子參加比賽的家長贊助總會的運作費用,有權必用有權用盡而不必解釋。

公廁的骯髒還能有人可以清洗乾淨,但各種各樣的利益團體是個藏污納垢亦沒有人能清潔的地方。寫了這些出來既得罪人也不會讓事情有什麼改善,但我就偏要說,反正就是個糞坑,不排洩白不發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