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ce, Off

2018/12/6 — 16:37

電影《奪面雙雄》(Face Off)宣傳圖片

電影《奪面雙雄》(Face Off)宣傳圖片

大家都知道筆者年紀不輕,約在二十多年前,筆者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到戲院觀看電影後,以及到餐廳用膳後,寫下自己對電影和食物的感想。或許是過去的經歷,以至今天我仍然喜歡寫作。回想起我第一篇寫的影評,就是當年轟動一時的荷里活電影,由香港導演吳宇森執導、尊特拉華達和尼古拉斯基治主演的《奪面雙雄》(Face Off),內容講述一名聯邦調查局探員與恐怖分子劫匪通過「換面」技術交換身份並最終擊敗劫匪的故事。

被吸引入戲院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喜歡醫學的我,對換面手術存有莫大的好奇,當時很想知道換面手術是怎樣的一回事,但我到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奪面雙雄》於 1997 年上映的時候,根本未有第一個正式的換面手術,所以後來有些人說劇本甚為反駁。但無可否認,只要你拍得逼真,劇情緊湊,有少許犯駁位在電影世界裏是可以接受的。

全球一宗換面手術,在 2005 年於法國進行,在往後的十數年間,一共有 40 多宗全面或局部換面手術。接受換面的原因,不外乎是意外創傷、燒傷、先天或後天疾病。最近,美國加州有一名男性在槍傷過後接受了換面手術,把上中下面以及顎骨也換掉,終於能重獲新生。這位叫 Cameron 的 26 歲男子,於 2016 年吞槍自殺後獲救,但卻失去了鼻子、顎骨和牙齒,生還過後面部出現了慘不忍睹的疤痕。如果沒有進行任何手術,他的餘生恐怕要承受的,不但包括失去進食和說話的能力,還有心理上的失衡。

廣告

他的換面手術在 2018 年一月於紐約的 NYU Langone Health 進行,在此之前 Cameron 於 17 年中開始在移植名冊上,非常幸運地等待了六個月,便有合適的捐贈者。於是他便由西岸乘坐飛機到東岸,準備接受手術。換面手術不比其他器官移植手術容易,過程牽涉幾十至幾百名專職醫護,就捐贈和受贈的面形、性別、皮膚顏色作嚴謹評估,還有把捐贈者的皮下脂肪、血管、神經線、頭顱骨、顎骨、面部肌肉等轉移到受贈者的面上,整個手術可能需要大半天甚至超過一天才能完成。除了龐大的專職醫護團隊,最重要是病人本身的生存意志,對康復重生的渴求和堅持,事關手術完成後,病人需要一直服用免疫力抑壓劑去對抗排斥,這樣的確會增加奪命感染、腎臟衰竭,和患上惡性腫瘤的風險,也可能會因為移植的皮膚受感染而要再進行手術。

不過其實最重要的,是因為捐贈者,23 歲 William 的無私付出,他於生前簽署了器官捐贈意願,除了這次的面部手術,也把合適的器官一併捐出。為了尊重 William 的付出,醫生在換面之前,以 3D 打印科技先塑造了 William 的面目,在換面後把打印面膜放回 William 面上,保存了他的容顏完整。

廣告

Cameron 的復康之路仍然漫長,需要繼續接受不同物理、言語和職業治療。他自殺的行為可能令人覺得不值得給予機會,但人誰無過呢?如果他能勇於面對生命,重新做人,機會總會留給願意繼續堅持的人。Cameron、William、和 Dr Rodriguez 團隊共同成就了這件事,名副其實是真.英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