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上)

2018/7/14 — 11:15

科技大學、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及浸會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科技大學、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及浸會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徐立之報告:重理輕文

香港高等教育界,一向是重理輕文,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一直處於邊緣位置。最近政府說會提供新的撥款,資助研究工作的發展,要在2022 年以前,把整體競逐研究撥款, 由 20億增加到40億,好勁!其中包括把 Research Grants Council (RGC)的撥款由10億増至20億。這些錢究竟會落在誰的手裏?今次與 University Grants Committee (UGC) 的會面,首要是談一談我們前綫老師見到的資助政策究竟有什麼問題。

我們首先談到我們對徐立之帶領的「檢討研究政策及資助專責小組」(Task Force on Review of Research Policy and Funding)的中期報告有什麼疑問。小組建議向 REF (研究基金)大量注資,以填補因年度回報率下跌而出現的差額,對於建議增加研究經費及運用各類款項的靈活性,大家當然支持。但增加了研究經費,將會去了那裏?

廣告

究竟是只會讓個別研究範疇 (工商科硏)更容易得到更多的經費,還是能讓更多不同的研究範疇也得到支持,讓香港的研究文化可以更加豐富及多樣化呢?我們把這個報告看來看去, 發現報告中對人文及社會科學著墨極少,令我們覺得教資會似乎依然是偏重於能較直接應用於商業和工業用途的科研,但對人文及社會科學總是忽略。

廣告

喜見James Tang 鄧特抗教授, 做了 UGC 的Secretary-General, 他本身也是社科人,相信他會為我們說一句公道話。他和副秘書長梁子琪都 UGC 資助一向分五個範疇,以確保每個 discipline 都得到資助。不過,究竟他們是透過什麼樣的方程式來決定每個範疇應得的數目呢?UGC 怎樣能讓用事實來改變我們的觀感,我們感覺到更多的公平呢?

所謂的 Merit-based assessment

政府只看到工商科研,很少推動人文社科, 也並不注重本地研究。只一味說要多做研究,為了增加香港的競爭力,總之要勁,究竟點先夠勁呢?真的希望他們在工作檢討中,能夠看一看表面上非常客觀的所謂merit based 的 assessment, 實際造成怎樣的局面。

在這個圈中30年來,為了申請什麼研究基金,花了不少心思,偶有成功,但一直感覺這個遊戲非常 discouraging,所以今次也提出了很多關於 research proposals 評估的種種不公:

1. GRF (General Research Fund) 成功比率大概是30%到35%, 「得獎」的人通常是什麼人?

2. CRF (Collaborative Research Fund) 成功比率大概是10%,得獎人又是什麼人?

我被這些研究基金, 折磨了半生, 真想知道評估的準則,可以怎樣改善, 令到整件事情有多一點公平? 每種評估的方法,所用的準則和實行的 procedure 都會有各種漏洞,實在需要經常檢討,不能只說我們就是根據國際標準,已沒有考慮學者在爭取這些奬項時實際所遇到的情況。大家一直都很擔心自己的proposal 會落在什麼人手裏,是什麼樣的背景的人會來評估我們的申請計劃?

所謂最簡單的方法當然是根據國際標準,用很多錢請很多 overseas reviewers, business class 飛一大班專家來,assess proposal,有錢收,有錢就好了。不過,無論如何,我們始終還是要用很多本地的 reviewers, 請大家做義工,慳番啲。Local reviewers,好煩。香港地方很少,行頭很窄,我們的申請計劃如果落在一個心地不好, 只識得弱肉強食的同行如敵國手上,就死得。

1. Blind review: 當大家找 reviewers, 他們當然知道我們申請者是誰, 但我們就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是誰,這樣公平嗎?

2. Double blind review: 為什麼完全不在考慮範圍之內?如果 assessors 不知道我是誰,是否可以避免一些偏見呢?

3. Open book: 另一方法就是加強透明度,你知道我是誰,我也可以知道你是誰,如果你太過份,我起碼可以唱衰你。而且因為你自己的聲譽尤關,可能也不敢太過分。(我說這些,當然大家都大笑。其實係明嘅。)

無論如何, 如果大家能走多一步,想一想為什麼總是會找某一些人做 reviewer? 是不是因為這些申請書總是找不到人願意 review,why? 然後他們交的報告,在匿名的保護下, 水準其實如何?認真一點的檢討當中的問題,真的可以造福整個高等教育界。為什麼香港的官僚,永遠不會夠膽嘗試新的方法或者用更適合本土的方法呢?

Who gets what? 

這些硏究的資助究竟去了那裡?什麼人得到更多益處? 能否有一些資料可以譲大家知道呢?希望他們在檢討中能審視一下過去的做法帶來的結果。我當然最想知道的是,得獎人男女比例如何?

Gender: 為何總是男人得獎機會更高?現場大家都說不足為奇,因為這一行根本就是男人更多。大家以為我們在評估時有沒有考慮到申請者是男是女,評估者是男是女,總之就是表面上一視同仁,但結果又是男人着數哂。(大家又識笑,其實都明。)

Discipline/Subject area: 通常是那一個學科得到最多?那一些題目得到更多的資助?研究的題目以什麼為主?對象通常是誰?那些人那些聲音一直被忽視?

如果UGC 可以設立 Early Career Scheme, 讓初入行的學者有更多機會,他們也必定能有新的建議去改善他方面的不公平。特別是在男女平權的事情上,希望UGC 也能夠參考國際標準, 與時並進。至少能承認這種表面上的客觀其實是繼續加強高等教育界種種的不公平,而願意尋求改善。

本土硏究

Last but not the least, 政府的錢有多少放在本地研究? 做本地研究的人得到怎様的對待?中文的文章永遠沒有價值,某些敏感的題目亦已經永不超生?為什麼本土的硏究一直備受忽略?為什麼沒有本地學生願意讀碩士博士課程?只有大陸人來讀。就算不用交學費,香港年輕人都不會有更多人願意走這條學術的路,why? 這些問題我們會一直追問。


#會見UGC
#感謝陳淑莊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