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8/9/24 - 8:38

高鐵與獲得感

記者停留在香港與內地口岸區分界的「黃綫」拍攝

記者停留在香港與內地口岸區分界的「黃綫」拍攝

高鐵香港段通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說,「有利於提升民眾的幸福感與獲得感」。

「獲得感」一詞,怪裡怪氣,可圈可點。

「獲得感」三字,習近平掛在口邊,發揚光大;問題是,為何不具體談民眾「獲得」什麼,要說獲得「感」呢?

廣告

因為大家都深知,一條港深段高鐵,大部分人不會「獲得」什麼,充其量只有「獲得感」,即是,一切只是「感覺」。政治就是一種感覺,從來如是。

政治口號,本來都是權謀攻心計,本應暗裏運作,自己同自己講就好,但日思夜想,習以為常,結果把帶有愚民欺騙性質的謀略,都放在枱面大事宣揚了。

大家看看一眾特區高官們緊張兮兮,嚴陣以待,因為高鐵不只是交通工具,高鐵膜拜是不容有失的政治任務。

不是說高鐵無意義,耗資近九百億,總有一點效益。高鐵香港段開通了,住在新界的朋友試想想,對你有何意義?要連接內地高鐵網,直接坐巴士或東鐵過關去深圳,更便宜更省時,列車選擇多,何須繞圈到西九坐車。

當然,世上有不少人,見到時速二三百公里會亢奮會幸福,見到高鐵高速行駛穩定得茶杯裡水波不興,會有一種如同發現新大陸的自豪感。我坐過德國 ICE、法國 TGV、日本子彈火車、台灣高鐵,興奮最多三分鐘,還不是倒頭就睡。

無疑,對內地民眾而言,高鐵網絡確實能「壓縮空間」,提供方便;對香港人而言,多一條鐵路接駁,去一些內地省市較以前方便,但有種東西同樣能壓縮空間叫「飛機」,高鐵效益只限於兩廣湖南等三數小時車程內之目的地,大家又想想,你有多少機會享受這種幸福?

論速度,坐飛機快得多,你踏上飛機,會否覺得很興奮?嘩,飛得很快很穩定,搖頭驚嘆,有幸福感有獲得感?會否感恩波音公司,或膜拜萊特兄弟?

耗資近九百億興建,每天只方便幾萬人,是否值得暫且不計;基建完成了,總會對某一撮人帶來一些好處,但為何高官巨賈總要處處強調,想想高鐵就幸福,坐坐高鐵會「好感動」,看到標板上的速度就感激流涕。

絕大部分香港人,一年最多坐三數次高鐵,為何一條高鐵開通,林鄭會說成是「邁入幸福時代」?

一條鐵代表一個時代?那只是管治集團攻心計的說辭、精心鐵鍊的現代圖騰。

同樣的錢,投入醫療教育福利,幸福才真,獲得更實在,人更有尊嚴,但醫療教育福利這些,效果不夠即時,沒有體感,沒有速度感,也沒有具體的朝拜對象,人們也不易因此心情澎湃,不易滿心歡喜感謝國家感謝黨。

港深段高鐵不會令香港人「獲得」很多,「獲得感」強調的,是一種虛幻感覺。宏偉的藍圖、飛奔的速度、瞠目的基建,連繫民族復興、變作黨國盛世的圖騰,令人臣服拜倒。這就是高鐵的妙用。

得到了一點生活的便利,就把這種便利當作生活的全部;感受到飛奔的速度,就把血液裏的一點腎上腺素心跳加速當作民族復興血壓提升。不過,當大家為高鐵亢奮、「獲得感」爆燈時,也請留意,你失去了什麼。

一踏過黃線,你就踏進充滿紅線的國度,你上網受限制、說話要提防,做生意的,法律有無保障要看你運氣;讀書的,研究興趣要政治正確。又請望一望坐高鐵南下香港的同胞們,「獲得感」滿瀉了,他們來香港,為了一支安全的疫苗、為了幾罐安心的奶粉、為了買真貨、為了買樓買保險保障自己的財產。

也許,這才是幸福,這才叫獲得。

 

(此文部分內容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原刊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