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路德會弟兄姊妹,你們感到背負的十字架太輕省虛浮嗎?

2018/10/17 — 14:05

資料圖片,來源:Alem Sánchez @Pexels.com

資料圖片,來源:Alem Sánchez @Pexels.com

筆者曾經掙扎過:到底如何好好撰寫這篇文章?這不是形式或者內容,以至如何發表的問題,卻是究竟怎樣毫無避諱的公開心底話,毋懼被誤會或被質疑會否傷害了一些基督徒的感情。不過,筆者一直認為:要說的話不必在意別人是否認為「合乎中道」,卻必須符合聖經訓示,更必須從中真正反映出神的旨意。

拙文的問題關乎基督徒背負的十字架是否有太輕省虛浮的感覺,正因為筆者有感於內地基督徒當前飽受逼迫的艱難厄運。概括來說,中共於本年二月公布實施《宗教事務條例》以來,香港一些宗教人士已指出有關條文十分嚴厲苛刻,直接監控和箝制堂會的傳道工作和培訓活動,明顯衝擊過去十分活躍的地下教會和家庭宗教聚會。筆者以為,這是中共紅朝習大帝「挾制」梵蒂岡「妥協和解」的同時,出鞘亮劍針對基督教徒的另一次震懾行動。內地基督徒的處境有如古教會在羅馬帝國年代所遭受的逼害,被驅趕面對的雖然並非競技場內的猛獸和奴隸戰士,卻是現代執法公安的檢控和關押……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 26 節:「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肢體就一同快樂。」保羅以身體作比喻,形容所有基督徒在信仰中同氣連枝、甘苦與共的關係,以及更重要的彼此顧念、相沫以濡的精神。那麼,香港基督徒應該怎樣回應內地弟兄姊妹的淒厲呼號呢?

德國神學家、信義宗牧師迪特里希.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內地譯為「迪特里希.朋霍費爾」)寫過一本撼動人心的書:《做信徒的代價》(The Cost of Discipleship)。書中的基本概念有關「廉價的恩典」和「昂貴的恩典」,開宗明義指出:「廉價的恩典就像廉價商品一樣在市場出賣。聖禮、赦罪以及宗教安慰,都被削價銷售掉了……廉價的恩典就是把恩典當做一條教條、一個原則和一種體系制度……意味著否認上帝活生生的道」(註一) ;「昂貴的恩典是必須日復一日地尋找的福音,是必須尋求的禮物,是人必須叩開的大門……它是昂貴的,因為它要人以生命為代價,它是恩典,因為它給人以唯一的真實生命。」(註二)現實上,在香港安逸舒適、繁榮生活的社會中,不少基督徒付出一些「代價」,例如參加教會、活動、事奉等,卻對聖經「不合自己心意」的教訓以種種理由迴避以至拒絕依從,圍爐取暖的教會也因此變得愈來愈世俗化。可是,潘霍華堅信只有背起沉重十字架才是真正跟從基督的呼召,並且要受苦,犧牲生命為「代價」。因此,面對納粹政權的風雨如磐動蕩時代,潘霍華投身反抗鬥爭運動中,最終獻出生命。

廣告

當年潘霍華以知行合一的態度,背負基督十字架,選擇殉道行動,令人感動和欽佩。在當前這場屬靈的爭戰中,內地「保守福音派」王怡牧師同樣表示絕不妥協,堅持以和平的不合作方式,在信仰上抗命。他提出十四條具體的行動(註三),簡明而言舉例就是:不停止聚會和主日崇拜;以非暴力方式拒絕配合;不服從當局的取締、查封等決定;不在宗教局任何行政決定的送達文書上簽字;除分享福音外,不回答宗教局對教會和信仰問題的行政調查問題;要求獲得和閱讀《聖經》的自由;不承認任何因信仰和教會緣故而加諸的任何罪名;不服從任何思想改造形式的政治學習班安排;不繳納政府對教會的信仰處以的罰款;不接受剝奪政治權利的附加刑;堅持傳道,有機會便與人接觸分享福音……等等。話雖如此,在威權暴力覆罩下,溫和理性的不合作抗爭自由還是不被容許的,可以堅持守護的道路肯定不好走。筆者可以預示,王怡牧師將會受到極其嚴峻慘痛的打壓,只不過如此大義凜然的表態十分果斷、勇毅和堅定,實屬難能可貴,令人動容。

筆者當然明白,站立得穩迎向強權的粗暴和脅逼絕不容易,預計所付出的代價當然不輕。事實上,破裂粉碎的雞蛋始終動搖不了堅硬厚實的石牆。而且,考量具體行動時必須有所顧忌,以免強烈的表態把局面弄巧反拙,令內地弟兄姊妹承受不必要的更大苦難。可是,筆者深信基督徒必然捲入此世的生活,教會生活也必須與人民生活緊密連繫,因此,實在難以自圓其說的在當前處境中袖手旁觀。內地弟兄姊妹背上的木軛何等沉重,相對而言,香港基督徒背上十字架顯得太虛浮了。身為號稱「禮儀教會」而一貫「思想保守」的香港路德會教友,筆者當然曉得必須審慎衡量和取捨,以較平和穩妥的方法行事,可是,無論怎樣還是認為必須有所為,並且相信起碼在兩個層面上應該坐言起行。

廣告

首先,在個別堂會層面:(一)舉辦討論會,分享有關內地政府的最新宗教政策的執行情況,以及基督教團體的活動訊息;(二)舉行祈禱會,為內地政府和受逼迫的弟兄姊妹代禱。其次,在堂會聯合活動層面:(一)由香港路德會協同神學院舉辦聯堂研討會,探討有關「信徒面對當前教會被打壓的自處之道」之類的適切議題;(二)由香港路德會總會執行部舉辦聯堂性質的大型祈禱會,引起會內教友關注內地弟兄姊妹受逼害實況;(三)在會方《路德月報》和其他基督教刊物刊登聲明,呼籲內地政府尊重人民受到憲法保障的信仰自由和宗教活動自由。甚至可能而較進取的話,以總會執行部名義,聯絡香港所有路德宗的堂會,組織起來就內地目前宗教問題商議進一步的聯合行動……

筆者稍後呈送此文給香港路德會會長戎子由牧師和執行部成員參閱,懇請他們認真考慮筆者的意見。筆者過去曾經冒大不諱的多次撰文進言,有欠圓滑的開罪過會內在位有權的人,以至一位馮姓牧師在 WhatsApp 群組公然「勸退」筆者轉到其他教會去,卻又未能說出甚麼道理來,似乎有失牧職本份。如今,筆者還是以謙卑的心重申:如果話說過了頭,甚或下筆偏離主道,懇請各位弟兄姊妹引述經文指正,以聖經道理訓誡筆者。

 

註一:迪特里希.朋霍費爾(Dietrich Bonhoeffer)著、隗仁蓮譯《做信徒的代價》(The Cost of Discipleship)北京新星出版社(2012)第 31 頁
註二:原書第 33 頁
註三:王怡〈面對逼迫,我會怎麼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