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隨時 on call 工會可以做甚麼

2018/9/24 — 15:14

資料圖片,來源:Adrianna Calvo @Pexels.com

資料圖片,來源:Adrianna Calvo @Pexels.com

【文:施安娜(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颱風「山竹」襲港,帶來嚴重的破壞,教育局宣布停課,可是全港數十萬打工仔卻要照常上班,雖然早在 9 月 16 日晚上,民主黨及工黨等已呼籲政府非緊急服務帶頭停工,可是政府未有理會,特首林鄭月娥只是在鏡頭前呼籲僱主「以互諒互讓態度」處理員工上班,結果全港數十萬打工仔為了「準時上班」而淪為「上班難民」。特首此舉,當然招致不少批評,這種無力的呼籲,於事無補。若不上班,聽聞有僱主的確是以扣薪金、扣年假等方式處理,一眾上班族就算遲到也要排除難地上班,君不見港鐵排長龍,職員在場宣布派發東鐵延誤證明書,巿民排隊爭相「搶著要」,以向上司證明「沒偷懶」。難怪有人自嘲為上班奴隸。

教師已是幸運的一群,畢竟教育局宣布了停課。然而當局說是「停課不停工」,同工們在 9 月 16 日收到校方各式各樣的指引與命令,有些更是要求同工 9 月 17 日早上 9 時要上班。朋友某君等到晚上十一點,仍未收到校方任何指示,才安心上床,知道應該不用上班了。雖然不用上班,但這種等待,也足以讓人焦慮了。

廣告

畢竟「山竹」來襲是特殊的情況,只是平常的日子裡,在這個資訊科技發達、電子產品盛行的年代,在這個分秒必爭、時間就是金錢的商業社會,不少行業,員工雖說是下班了,可是電郵,更甚的是 WhatsApp、Telegram、微博,隨時隨地都可以接收到與工作相關的消息。據一些研究指出,下班後花更多時間處理工作郵件和訊息,無法從工作中抽身,令人精神疲憊,甚至造成焦慮,引致嚴重的健康問題。這種情況是必須改善的,在這個商業社會,香港政府未必能如法國般立例規管下班後發送電郵的做法,可是政府可帶頭做起,不在員工下班後寄發電郵。一些非商業的機構,例如教育界,也可以加入實行。

教師工作量過重是不爭的事實,班師比既沒改善,更沒有標準工時,卻逐漸出現了隨時「on call」的現象。在教育界,用電郵處理工作已是家常便飯;不少學校更採用了 ECLASS,不但聯繫學校員工,更與家長和學生組成隨時聯繫的網絡;更有大大小小的 WhatsApp 工作群組,事無大小,都可以在群組中出現,無日無之。聽聞有上司在下班後常 WhatsApp 同事,更甚者指明同事在下班後須查閱電郵。

廣告

標準工時也許遙不可及,教師放工後的私人時間,免於隨時 on call 的情況是否可以實現呢?在電子通訊未發達的年代,上司在下班後給在家中的下屬打電話,多屬大事,大家當然接受;現在電子通訊發達,上司可以「多管齊下」,電話、電郵、WhatsApp,若是大事,員工仍會接受,若變成雞毛蒜皮也騷擾下屬或同事,則是濫用科技、濫用權力,侵犯了員工的私人時間。對於擁有「離線」的權利,香港的關注和討論仍不太多,如何保障教師的權益,教師工會可以做甚麼?至少可以引起同工的關注與覺醒;也可以聯繫業界,簽定約章,共同遵守,讓教師可以在下班後有真正的休息;甚至向教育局提出要求,加以規管。總之,是時候關注教師擁有「離線」的權利了。在颱風造成嚴重影響時要求教育局宣布停課解決的只是一時之急,解除隨時 on call 這種無日無之的壓力卻是長期所需,好讓教師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得到平衡。

(可參看〈若禁止周末處理工作郵件 員工是否還會焦慮〉,了解歐美的情況與研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