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不同意燒十字架」也講不出口 徐錦堯神父不代表我

2018/10/4 — 9:46

【 文:莫哲暐 】

我是在教研中心(編按:公教教研中心)長大的人,直到若莫十年前決裂,自行離開。特意去看邢福增院長和教研中心徐錦堯神父在港台節目上的辯論,真的有點「懷念」的感覺:徐神父的套路,完全無變。

套路不外乎六點:

(一)自己身為天主教神父,卻能走遍中國大江南北。自己寫的書,在大陸印製派發過百千萬本。

廣告

對呀,徐神父你可以自由出入大陸,但有些算是溫和的香港神父也不能。近日《聖經》都要燒了,但徐神父的書仍然可以派。原因為何?真的問得好。

(二)教會不應該搞對立,令中國政府敵視。在節目中他講得更清楚了:教會一直反共,方才導致迫害。燒十字架是結果。

教會搞對立?對,早期中共建政,教會真的不少是親國民黨的。但保祿六世向各地共產政權示好,結果又如何?近來連官方的基督教會也遭打壓,是誰搞對立?如果現在燒十字架是教會搞對立的結果,胡溫時期卻無燒,是否說現在教會特別喜歡搞對立?在社會科學而言,兩者連correlation都講不上。

(三)永遠刻意混淆執政者、政權、體制,和人民。

廣告

香港有些建制派也會扮說你可以不愛黨,但不可以不愛國。但徐神父更直接:說打到共產黨就是不對。你看「佔中」那些人,都是信基督的!
他也不斷引用教宗說,要做好公民、要愛國、服務國家。但偏偏就不講,教宗的信中也提及:「這可能也要求他們困難地說出批評的話語。」對徐神父而言,批評都是搞對立。

(四)執住一句精心挑選的中國文化(儒家或道家經典),然後不停loop。節目中他至少重複了三次。

孟子說過:「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我聽了徐神父講道十多年,未曾聽其引用過這句。

(五)要講美國。總之一定要提美國這個基督教國家如何霸道。

在他的世界觀中,基本上就只有中國和美國(所代表的西方)。美國代表了西方基督教霸權、西方的所有不堪。

(六)迴避一些提問,繼而來一個乾坤大挪移,偷換概念,環繞地球一周,然後滑到不知何處去,自說自話。

主持和邢院長問如何看燒十字架,他說:你看歐洲西班牙,每一日關一間教堂,無人去呀,有十字架又如何?

真是難為徐神父,連講一句「不同意燒十字架」也講不出口。

徐神父又說自己的傳教策略:我會先講愛人、愛生命、愛國家等等,最後方才會講一黨專政等政治社會議題。

真的要問一問徐神父:這個政策你用了三十年,究竟你何時會開始講政治制度?你的「最後」是幾時?

看著看著,覺得辛苦邢院長了,要對著一個根本不想討論問題的人。偏偏此人卻不斷說要對話。有時真的是駁都無謂。可惜,他卻在大氣電波代表了香港天主教的聲音。

他不代表我。


(原刊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