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踢爆大灣區十大「中伏位」

2018/1/1 — 23:44

大灣區規劃就嚟殺到嚟,政策未正式頒布,已有很多中港智庫、團體、學者密密出謀獻策,勢要改造中港既有地理同制度邊界。這些政策涵蓋架構設計、經濟規劃、人口遷移和社會服務等等,部分或是有跡可循,或是異想天開,未必真的即時推行,但都可反映內地智囊和親建制陣營如何定位和預示香港角色以及中港關係。

趁住仲有幾日就到2018年(編按:作者成文於去年12月28日),等我地一齊盤點十大爭議提案,睇下佢地點樣可以徹底改造香港的城市格局,又會產生乜野嘅潛在跨境問題。

【大灣區十大爭議提案】

1.中央高層直接介入香港規劃
2.大灣區基金投資廣東
3.珠海建香港公屋
4.香港郊野建粵港超級單車徑
5.貨運碼頭搬至珠海
6.遊艇自由行再臨
7.「飛地經濟」模糊「一國兩制」
8.香港醫療券跨境使用
9.粵港學者共同申請大陸研究經費
10.創科專才大來港

廣告

【中央高層直接介入香港規劃】

很多中港團體都提出借中央更高層級出手,統籌大灣區兩個特區同九個地方政府融合進程。當中包括廣東省委宣傳部牽頭的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它們提出成立「粵港澳大灣區工作協調小組」,由中央領導擔任組長,以及由國家相關部委和粵港澳各方組成。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鄭永年教授亦主張參考北京、天津和河北的京津冀協調模式,由中央高層直接組織協調。

廣告

香港方面亦主張中央出手,例如匯賢智庫提出中央領導主持協調機制,需有更高層次(如副總理級)的中央領導主持協調機制;香港工業總會亦認為應由中央部委統籌一個高層次機制,由中央部委統籌三地政府,推進大灣區城市群的合作及發展方向。這些相類似的提法,幾乎凡是討論到大灣區的政府架構都會提及。

這些架構預期將會是高級別的中央領導直接負責統籌甚至決策,令人質疑會否指令式「由上而下」制度化和恆常化介入香港的規劃,更可能違反《基本法》第22條「中央政府各部門不得干預香港特區自行管理的事務」的規定。

【大灣區基金投資廣東】

香港公共財政在大灣區如何使用?匯賢智庫提出撥出部分外匯儲備基金,與業界一同成立「大灣區投資基金」,用作在粵東及粵西投資買地。事實上,同為「一國兩制」的澳門政府早前公佈,將設立基金專門投資粵港澳大灣區,並於明年提交立法會審議。

雖然「大灣區投資基金」的投資聲稱為港人產業園、生活園所用,但令人質疑是用香港納稅人的公帑「慷他人之慨」,為廣東城市的發展「埋單」,分分鐘逾億儲備,有出無回頭,長遠陰乾香港財政儲備,亦很有可能制度性推動香港的人口和產業遷移香港。

【珠海建香港公屋】

在新的格局下,香港人往往被鼓勵遷到大灣區城市。正如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建議,在大灣區規劃下,於珠海一帶興建「香港村」,由港府及珠海市政府共同規劃,興建居屋讓香港合資格居民申請。無獨有偶,著名文化人陳冠中今年建議香港政府出資在珠海建造公屋,稱可以洗脫港珠澳大橋大白象的惡名,舒緩香港土地不足問題,甚至完勝痛擊地產霸權云云。

在香港境外興建公屋必定涉及公帑外用,違反香港財政公帑的既有操作,亦有推動人口遷移之嫌,令人質疑是否要把香港的基層和公屋住戶推離香港。這相信亦會產生很多法律問題,比如珠海公屋的港人住戶,會否不符合「通常在香港居住,而其登記申請中呈報的住址是其在香港唯一或主要的居所」的要求,而喪失香港投票權,淪為二等公民?

【香港郊野建粵港超級單車徑】

大灣區規劃下點影響踩單車?民建聯在《大灣區的香港規劃建議書》提議打通及延長香港的單車徑,連結廣東省綠道網,這其實有跡可循。2010年,粵港政策簽訂的《實施《粵港合作框架協議》2010 年重點工作》中,就提到粵港要啟動環珠江口跨境區域綠道建設,將綠道由深圳的梧桐山森林公園連接至香港八仙嶺、大欖郊野公園。2011年,環珠灣區計劃的諮詢文件,亦看到「綠道」擬伸至元朗濕地。

以「保育」和「環保」之名的綠道實質牽涉破壞郊野環境的工程,建築工程先剷除原有的植被再鋪上地磚,將對香港的郊野濕地造成衝擊。另外「綠道」將搭通交通,令人憂慮所到之處商機處處,助長丁屋炒賣,所謂「環保」將淪為發展手段。

【珠海建香港公屋】

大灣區下香港貨櫃碼頭仲有冇得留低呢?近年,內地航企的雷渝生提議粵港澳政府租借珠海桂山島,用作搬遷葵涌貨櫃碼頭,以解決污染嚴重、裝卸成本高等問題云云。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的教授鄭天祥亦建議,葵涌貨櫃碼可搬到珠海桂山島,以解決港口用地,增加港珠澳大橋的流量。

大灣區規劃經常強調區域間要「錯位發展」,但航運業是香港的標誌產業,吞吐量佔全球五甲,政府所做的研究報告亦稱前景大致良好。搬離貨運碼頭難保真的可以發展其他高增值行業,恐怕損害香港既有的經濟優勢。搬遷過程亦勢必會勞師動眾,對近8000人的碼頭工人生計造成影響。

【遊艇自由行再臨】

被稱為「自駕遊」翻版的粵港澳遊艇「自由行」計劃曾於2012年揭發,當時列入《粵港合作框架協議2012年重點工作》,言明「支持南沙新區申報遊艇『兩地牌』,試行粵港澳遊艇 『自由行』政策」。如當時報章所述,此計劃將打通珠三角的水域,讓粵港的遊艇直接可以「一證通」,粵港澳遊艇及租艇因此可以在珠三角範圍隨處自駕。根據當時的報導,第一階段先開放內地水域及南方港口,如廣州南沙以及海南島的遊艇會,讓港澳的遊艇北上;第二階段則會開放香港水域給內地富豪的遊艇南下。

五年之後,《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粵港澳遊艇「自由行」實施方案》獲批,香港遊艇已經可以率先北上到指定碼頭。而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研究員今年建議「以廣州南沙、珠海、深圳遊艇碼頭建設為契機,對接香港和澳門兩地的遊艇碼頭,把粵港澳大灣區遊艇自由行做出品牌。」

參照澳門經驗,澳門籍遊艇或廣東登記的特定口岸出發遊艇可以往返中山與澳門兩地。中山方面亦提倡推動擴大與澳門遊艇自由行的成功經驗,將自由行的範疇逐步擴大至香港乃至周邊國家。下一步香港會否跟從澳門,開放香港的海域呢?此舉定會令海上交通更擁擠,衝擊香港海域環境和本地漁業。現時新政策下香港的遊艇可以北上,令人質疑會否加劇非法入境和走私?

【「飛地經濟」模糊「一國兩制」】

未來大灣區可能推動「飛地經濟」,模糊「一國兩制」所訂下的行政邊界。今年,中國發改委等部門頒布《關於支持「飛地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鼓勵「飛地經濟」模式——即兩個相互獨立、經濟發展存在落差的行政地區,打破原有行政區域限制,跨區行政管理。

廣東很多中港智囊現已爭相和應,國務院前副總理曾培炎任理事長的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鼓勵內地提供區域作為「飛地」,港澳方直接管理,供港澳作居住與工作的產業園區;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的建議是創新合作機制,「飛地經濟」規劃、產業發展等由港澳負責,法規則按內地進行管理。

這些大灣區的飛地經濟模式可能牽涉香港官方的直接參與、管理,令人質疑是否「公帑外用」,以及僭越一國兩制的邊界?當中又會不會制度性推動香港人口和產業的北移,掏空香港的產業。

【香港醫療券跨境使用】

在大灣區布局下,香港長者分分鐘要到大陸養病。民建聯提議香港政府定期向廣東政府注資,繳付港澳病人在廣東的醫療費用差額,並研究將香港醫療券擴至廣東省及澳門主要醫院和診所。與此同時,香港中資證券業協會亦主張推動大灣區醫療機構病例互通,接受香港醫療券就診。據傳媒報道,前高官梁錦松與譚志源創立和任職的醫療公司正與香港政府探討其診所可以使用香港醫療券,並探討香港居民或在深港籍人士在深圳就醫。

香港醫療券跨境使用不但涉嫌公帑外用,以公帑「資助」廣東省的醫院及診所,更導致香港公共服務的「跨境外判」。另外,雖然香港醫療券可以應用於廣東,但其醫療質素並不受香港醫管局監管,政府變相鼓勵長者接受較低監管的醫療服務。若然這項政策真的實行,前高官有份的醫療集團更可能「未卜先知」直接成為這項政策的獲益者。

【粵港學者共同申請大陸研究經費】

香港學術空間日後或因日益依賴大陸經費,從而日漸收窄。嶺南大學副教授莫家豪指香港政府投資在研究的金額不足,應加強廣州、深圳和香港的三地合作,制定令本港學者與內地學者共同申請國家及地方研究經費的公共政策。

近年中國政治審查英語社科期刊的論文,要求出版社將當局視為敏感的論文下架,香港學者申請這些這些國家及地方研究經費亦很有可能面臨政治審查。若然香港大學愈來越依賴這些中國官方的研究經費,恐怕將進一步危害香港的學術自由。

【創科專才大來港】

「創科」是大灣區規劃和香港政府近年掛在口邊的熱門詞,多個具體的提案都涉及向外國和大陸的專才,開放香港的創科就業市場。今年《粵港合作框架重點工作2017》亦有「支持廣東科研人才赴港就業」的條目。匯賢智庫提出可設立彈性簽證/簽注安排予內地以至海外科企,只要承諾創造一定的本地職位,就可獲批一定的簽證予企業調動職業來港,更無須逐個審批。

一眾科企亦已磨拳擦掌。騰訊的馬化騰亦提議香港政府應主動出擊,包括出入境推行高科技人才綠卡,吸引更多企業人才來香港落地。香港數碼港董事局主席林家禮亦提出,對於區內持有中國簽證的外籍人士,將來或可推出一種通關卡,方便來往兩個特區和九個城市。在近日公佈的《香港智慧城市藍圖》,亦提出吸引和挽留更多創科專業人才,於2018 年推行創科優秀人才特快入境計劃。

在今年通過的落馬洲河套區的「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創科局稱不會訂下本地和內地人才的比例。過往曾有內地的港澳研究,預期河套的內地人員( 10050-13050人)比例是香港人員(5150-8150人)近兩倍之多。當香港的創科發展沒有為香港訂下人才比例,令人質疑是否真的能保障香港創科人才的就業與發展,還是淪為內地、國際企業的附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