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責任使人平庸,也使人矜珍

2019/2/12 — 15:37

莊梅岩、譚蕙芸,圖片來源:《鏗鏘集》片段截圖

莊梅岩、譚蕙芸,圖片來源:《鏗鏘集》片段截圖

港台鏗鏘集請來譚蕙芸訪問莊梅岩,在談及創作、婚姻和親職的拉鋸時,莊梅岩說了一句:責任使人平庸。我第一刻看到時,只覺說到心坎。即便我是單身不婚不生育的女性,但生於家庭的制度性環境中,依然要擔起制度加身的責任,並因而調整自己的人生圖景。平庸,就可能是結果。

過後,我開始思考「責任」這個概念。

莊梅岩所說的「責任」,我理解為在日常生活中因著親職和家庭身份而要負上的勞動,不管是財政、體力,還是情感勞動,用簡單的話就是,湊仔,照顧年老父母,做家務,之類。比起創作,甚至工作,抑或投身改變社會,當然可以是平庸的,而事實上有許多人進入家庭後就只在意家庭和自身,對世界漠不關心,說實話,我也不時覺得這些人平庸得緊。

廣告

然而,親職的責任,也令某些人變得矜珍。

作為研究者,我總是非常希望可以概念化愛這種東西,使之成為可量度和測試的東西;但作為寫作者,總覺得這個把愛概念化的念頭非常傻氣,而且往往徒勞,因為不同人對愛的主觀理解可說是南轅北轍。

廣告

上面明明在說責任,為何轉向了說愛?

負責任不等於愛;但我所理解的愛之中,一定包含責任。責任是能有界限的,可預算的,但愛可以是沒有底線的,這是愛的可怕之處,它往往能把人催迫至極限;但也是因為這種推逼之力,把人變得不再平庸。

我看過自閉孩子父母令人汗顏的巨大付出;看過中年子女對年老雙親最默默無聞的照顧;看過摯友忍著淚和屈辱無條件的照料病重家人;看過友人在親人出現無法理解的精神狀況時仍然帶著驚恐勇敢面對。這些行為,全部都是責任,但我總覺得當中必然有愛在支撐;而當中展現出的人性矜珍,足夠令人過目不忘。

我也很在意自己變得平庸,但我更在意的是,個人因為愛而被磨蝕淨盡。能遇上所愛之人/事/物,並能展現愛這種品性,可堪難能可貴;但愛是需要物質支撐的行為,而這種支撐是社會性的,必須是,並且需要被制度化,否則愛就會無止盡的消耗個人,不止無法創作,無法追尋理想,甚至難以存活。(親職)責任不一定使人平庸,如果這些責任並不把個人過份消耗。

如若無法改變這現狀,那作為寫作者,我的責任就是自他人的平庸中記下矜珍之物,如果我能看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