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諮詢不合格 土供組應臨崖勒馬

2018/6/6 — 11:19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增闢土地 你我抉擇」公眾參與書冊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增闢土地 你我抉擇」公眾參與書冊

【文:民間土地資源小組】

民間土地資源小組(小組)按:小組成員曾於本年 4 月 18 日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土供組)成員會面,會上曾就諮詢前設、土地供應選項及諮詢方式等議題提出意見。及後,小組亦於 5 月 19 日向土供組以電郵就諮詢模式提出詢問及意見,望土供組認真三思,致力確保公眾諮詢公平性。一如所料,土供組並還未有正面回覆。小組就將信件內容翻譯成中文版並公開,以促進社會就「土地大辯論」作深入討論。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先生:

廣告

承接就土地供應的公眾諮詢開展,我們希望向你請教相關事宜。

我們清楚明白專責小組會在不同的諮詢活動中,收集定性數據及定量數據。據我們理解:

廣告

一、 定性數據(Qualitative Data)為任何參加者在不同場合透過表態或文字發表的回應,以及其他在媒體收集的回應(如包括在內);

二、 定量數據(Quantitative Data)為任何就封閉式問題(Closed Questions)的回答,如「你認為是否需要建立土地儲備」、「你最認同以下哪個土地供應選項」等。

以下問題將建基於上述前設,如有任何誤解,煩請閣下指正。

(甲)定量數據收集

一、 市民有甚麼渠道回應問卷?網上回應?遞交問卷正本?在公開或私人地方(如家居)面對面訪談?電話訪問?是否以上皆可?有沒有其他渠道?

二、 除電話訪問外,循其他渠道收集數據時,如公開聆訊、小組討論、聚焦小組、街站及一對一家訪等,有沒有就場地的特定要求?

三、 以上情況選擇受訪者時有沒有進行隨機抽樣?

四、 若沒有進行隨機抽樣,小組是根據甚麼基準選擇受訪者?在檢視他們的回應時,有沒有引入加權計算?

五、 受訪者回應時有沒有被問及其衡量準則(如環境影響、社會公義、對社區的影響、選項的成本代價等)?如有,能否告知哪些衡量準則會被問及?如無,能否解釋沒有問及的原因?

六、 能否在問卷準備妥當後公開問卷的樣本?

(乙)定質數據收集

一、 相關回應是在甚麼場合或渠道被收集(如大型公眾論壇、小型聚焦小組、就特定議題的討論小組、立法會、區議會、地區組織、書面回覆、實體或網上問卷、紙媒或網媒、活動中收集的意見書、簽名或聯署行動,以及與非政府組織、環境團體、關注團體、專業及商業組織等會面)?煩請指出有包括在內的選項以及其他上述未有提及的選擇。

二、 會如何整理以上回應?如按出現次數?

三、 以上數據將如何被定性及分析?以特定議題為例,分為:支持及反對的數目、正面及負面意見、保留態度、無意見、缺乏足夠資訊判斷等。如有其他,請指出。

四、 不同場合或渠道收集到的意見會否計算加權(weighted)平均值?如有,相關的比重是甚麼?舉例而言,區議員、立法會議員、非政府組織、商業關注小組的意見會否佔同樣比重?從媒體收集到的意見又會如何處理(如有)?這做法與定量分析中的隨機抽樣同等重要。

(丙)有關專責小組如何選擇供應選項

一、 填平水塘這個建議只有作為專責小組成員的鄒廣榮教授提出,這概念既未被分析審查,為何會被列作其中一個選項?與此同時,有民間組織經分析研究後,提出在將軍澳東興建名為藍塘的新市鎮。為何專責小組未有將其納入選項?

二、 專責小組指沒有納入藍塘的原因是該地段未有被 2011 年的優化土地供應策略選出。如此,在長洲南填海 2,200 公頃這造地方法,同樣未被 2011 年的優化土地供應策略選出,專責小組又為何會予以考慮[註1]?

三、 團結香港基金積極提倡長洲南填海,而專責小組成員黃元山同為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在民間土地資源小組等民間組織未能參與專責小組的情況下,黃元山的雙重身分是否存在利益衡突?

敬希閣下能盡快回覆,解答疑問。
 

民間土地資源小組

-------------

[註1]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諮詢文件中第 53 頁提到「有意見認為中部水域南部(特別是長洲以南的水域),亦可研究建造人工島。政府亦計劃在中部水域人工島的研究中考慮此建議」。

民間土地資源小組由超過 20 名來自不同背景的專業人士及社會倡議者於 2017 年 9 月組成。小組正推動一個名為「我城我地」的民間土地倡議運動,以回應土地資源分配不均、大範圍填海及發展郊野公園、人口急促增長等議題。

倡議運動的目的為促進公民社會在土地供應議題的理性討論及參與,以保育香港的自然資源和達至有效率有智慧的土地供應。
關於我們:https://medium.com/@citizenstaskforce.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