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來關注 SEN 孩子的課餘託管需要?

2018/8/16 — 18:37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在暑假期間,接觸一些有特殊需要(SEN)孩子的家長,大家紛紛訴說他們的孩子難以獲得課餘託管服務,當中不少處境困難,讓筆者心裡泛起一個問號:「誰來關注 SEN 孩子的課餘託管需要?」

全港託管名額不足

目前由社會福利署監管並由社會服務團體以自負盈虧方式提供的課餘託管服務(通常由週一至五放學後至傍晚時分,並大多附有功課輔導),主要針對 6 至 12 歲兒童,截至 2017 年年底,全港只有 5,658 個名額。然而根據 2016 年的中期人口統計,適齡人口卻有 33 萬,名額與適齡人口比率是 1:58。根據本會從統計處獲得的資料,2015 年四成三有上述年齡子女的家庭為雙職家庭。按此粗略計算,也就是約有 14 萬小學生來自雙職家庭,五千幾個名額無論如何也無法應付服務需求。2017 年年底的數據顯示,課餘託管服務的平均使用率已達 9 成,有區域甚至是全滿。由於每年均有一些服務使用者因各種原因而中途退出服務,例如搬遷或轉校,所以 9 成使用率也就形同服務飽和。而事實上,想使用服務的孩子均需輪候一段頗長的時間。

廣告

有沒有其他代替服務?

除了課餘託管外,現時教育局也有推行「校本課後學習及支援計劃」,然而其目的旨在為清貧學生提供支援,以提昇他們的學習效能及擴闊其課堂以外的學習經驗,所以課餘託管並非其原意。而活動一般在放學後進行,時間約 90 分鐘左右,假設學校在下午三時半放學,活動也就至下午五時為止。相信大部分全職的家長在這個時間均尚未下班返抵家中,所以這個計劃亦無託管的效果。

廣告

一般人的服務需求在公共服務未能滿足時便會轉向私營市場,課餘託管也一樣。首先是私營補習社,平日為小學生提供二至三小時的功課輔導,費用較課餘託管為高,動輒二、三千元。一般基層家庭,要應付這筆費用亦絕非容易。再者,政府對私營補習社的監管程度較低,質素因而十分參差。

SEN 孩子難使用服務

公共服務名額不足,私營服務費用高昂,且質素參差,一般孩子要使用服務已經十分不易,SEN 孩子又如何?與一般孩子一樣,SEN 孩子同樣面對課餘託管名額不足,需長時間輪候的問題。不過,他們在私營市場卻比一般孩子更難獲得合適服務。

不少 SEN 孩子的家長訴說在尋覓私營補習社的種種不愉快經歷。有家長表示在報名時,表明是 SEN 孩子,對方便斷然拒收。亦有家長在孩子獲取錄後不久後,便發覺其孩子受到言語及行動上不恰當對待,甚至出現被勸退的情況。最終,不少 SEN 孩子難以在私營市場上獲得服務。

私營補習社以營利為最主要目的,當然盡可能降低成本,而教導 SEN 孩子卻較為費時,變相增加經營成本。再者,補習社導師亦不一定對 SEN 有認識,更遑論曾受相關訓練,這亦涉及成本考慮,所以較容易出現以不恰當方式對待 SEN 孩子的情況。部分 SEN 孩子基於自身的限制,遇到不愉快事情,也不一定能夠準確向家長反映。

私營服務不能完全解決所有公共服務的需求

不同類型的 SEN 孩子有不同的特點,可能是讀寫障礙,又或是專注力不足,也可能是言語發展遲緩、亦有可能是社交困難……不一而足。社會服務團體會視之為服務需要(service need),然而私營補習社往往會將之歸類為麻煩(trouble)。既然有服務需要,便要提供服務以滿足;若是麻煩,便要避之則吉;一切正常不過。兩者之不同回應源於其迥異的成立目的所引起的視角差異,前者基於社會使命,而後者乃為盈利打拼,因此絕不能過份苛責私營機構,但亦不能以為私營服務可以完全解決所有公共服務的需求。

我們要問的是:這些 SEN 孩子的服務需要不能從公共服務中得到滿足,卻又沒有合適的私營服務,哪可以如何處理?

外傭並不是「百搭」

有人或者會提出,聘請外傭不就解決問題嗎?很多人錯誤地視外傭為家庭中的「百搭」,以為外傭可以處理大小家務,由照顧嬰兒、幼兒及照顧長者、接送孩子、飼養寵物……等等,當然也包括照顧 SEN 孩子及功課輔導。可惜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外傭的主要訓練只是家居清潔及煮食,基本的看管及接送孩童尚可,要求其為 SEN 孩子輔導功課,恐怕是緣木求魚。況且,也不是每所家庭均有聘請外傭的條件。

一些 SEN 孩子的家長訴說,外傭充其量能夠接送孩子上學,但要推動其完成功課並不可能。雙職家長往往需待下班回家,吃過晚飯才開始輔導子女功課,相較一般孩子, SEN 孩子卻需花更多時間始能完成,這樣便令睡眠不足,影響明天在校學習,如此又進一步需要更多時間在功課輔之上,形成惡性循環。此外,日復日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輔導 SEN 孩子功課,無論是孩子,抑或家長都要承受巨大壓力,形成親子關係中的「炸彈」,影響親子關係,最終牽動一個或多個家庭關係中的齒輪。

誰來關注?

SEN 孩子家長的這些苦況,又有多少官員了解?又有誰來關注這些孩子及家長的需要?至於解決方案,將另文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