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語言暴力誰不會?

2018/1/24 — 9:22

浸大學生到學校語文中心表達訴求片段截圖

浸大學生到學校語文中心表達訴求片段截圖

// 浸大將普通話試列作畢業要求,令學生不滿,校方今日召開公開會議,與學生討論普通話豁免試與普通話畢業要求。會後浸大副校長周偉立形容,與學生進行坦誠交流,聽取學生意見後,會諮詢教職員意見和在質素管理委員會上討論,並會在現有基礎上改善。周指下一次普通話豁免試會在今個學期內舉行,但沒有承諾下次豁免試便可作出改動,僅稱有程序檢討,未有披露檢討和改善的時間表 ... 

有份參與「佔領」語文中心的港語學召集人、中醫學生陳樂行,現時在廣州一所醫院實習,其行為受到內地網民關注。有內地媒體報道,不少人致電其實習的醫院投訴他。陳樂行回覆《蘋果》查詢時指,沒有受到事件影響,亦沒有人接觸他告知他有關投訴的事,但今日上網時見到很多內地網站的恐嚇言論,「話要拎我去解剖,環時叫我活唔過4日」... //

《蘋果日報》1月23日報道節錄

講到語言暴力,廣東粗口真係有排都追唔上中國大陸嗰啲官方語言。

郁啲就「說三道四」、「初一十五」、「絕不手軟」、「指手篤腳」、「漢奸走狗」、「絕對權力」。結果是上有好者下有甚焉,動不動就出言威嚇,句句離不開「迎頭痛擊」、「不得好死」、「死無葬身」、「殺你全家」。上行下效,莫不如此。

廣告

官員如此、官方喉舌如此、五毛如此、小粉紅如此;在香港也是愛字頭如此、建制嘍囉也是如此。近日,就連當年的天子門生、成為了政府行政精英、出身英式名校、接受英國式高等教育的特首林鄭月娥,也滿口中共式的鬥爭語言。

如果今天中共治下的中國還有什麼值得重視的所謂「軟實力」,除了貪污腐化之外、以權謀私之外,可能就是這一種鬥爭語言及暴力語言的污染了。

廣告

浸大同學往語言中心示威及提出訴求,其實也是有其可理解的原因及背景的。但有必要以惡劣的態度凶老師嗎?就算只是幾個鐘頭對恃中的其中一個 shoot,也確實是有礙觀瞻,有失風範了。更是俾位人入,也令爭取的目標焦點被轉移。這除了是策略上的錯誤之外,也可以說是同樣被暴力式的語言污染了而不自覺。

生活在今天的香港,差不多日日見着中共官員的惡形惡相扭橫折曲,再睇到那些建制嘍囉的奴才咀臉狗仗惡主,再望到特首港官的自甘墮落,誰不是一肚子氣?

當年的巴士阿叔說不定也是被制度壓在最底層的一員,因此才會「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有好多問題未解決」,然後才跟了一連串流利的廣東粗口。不過,可能只是因為他叔父味太濃,可記得當時的一眾熱血青年又是如何同仇敵愾,口誅筆伐,在網上對他展開一輪惡評了?今天香港人個個都㷫到爆煲,年輕一代可能更是㷫過辣雞,但當自己扮演了巴士阿叔的角色之時,又是如何面對別人的批評?

要延續及擴大與這種中共式歪風逆流抗爭的動力,也要在相對的劣勢中爭取最大的社會認同及團結,擴大支持的力量,首先便不要跟着對手一同墮落。他們的手段、語言、格調,越是低格越是墮落,自己的應對便要更能展現風範、要有所執着、要有所堅持。對手 going low,自己就更要保持警覺,要staying high。當批評別人是五毛蒼蠅之時,自己首先不要表現得像紅衛兵。而且,無必要舖舗都要去到盡打爛仔交。粗口當然不是一定不可以講,但要睇場合;有時難免也要表現態度堅決立場堅定,但凶人也要找啱對象,不要把可以團結爭取的推向對立面。更不要授人以口實,俾人一句「廢青」、「如此大學生」、「流氓學生會」就 KO 搞掂,跟住就講乜都係廢嘅。

孔夫子說過:「不患莫知己,求為可知也」。放於今時或今次這事件的處境,這句話或者可以被解釋為:「不要說其他人不理解你們的訴求,首先你們要把自己的訴求予人理解,也不要從一開始便把理解這件事的可能性破壞掉」。

在香港內部,今時今日也確實係有世代之爭的勢頭。嚴格講,世代之間的誤解誤讀與矛盾也必然會經常存在。都講過,不同的世代因為經歷與價值觀的差異,難免有矛盾,需要磨合,也難免有紛爭。不同世代之間還是要交棒接棒的,因此,年長世代要調適心態,年輕一代也要保持起碼的謙卑。

在今日香港,最大問題是不少霸住個位,妄想繼續霸住權位的老 seafood 確實在不斷醜化年輕人,矮化大學生。就算是後生嗰啲又如何?還不是有工聯會民建聯那些買學歷講鬼話的所謂青年才俊!

中共式語言暴力及行政霸權,就是要把所有人變成與其一樣,要把整個社會拉向惡濁,要把香港社會變成下流社會。現時,那些大媽叔父輩的愛黨盲毛已經大不乏人,其他改變不了的也注定是改變不了。年輕人嘛,如果誘之以利或麻醉以愛黨愛國的美好前程也爭取不到,當然就只能淪為被權貴醜化及矮化的對象了;或者把他們污染得與大媽叔父、愛黨盲毛、五毛小粉紅紅衛兵沒有分別,也是非無不可的。反正有些人自甘墮落,或不慎自己中了招,還以為自己好前衛好有型。

因此,年輕人更是要加倍小心,不要以為你自己理直氣壯、勇不可擋便一定是萬無一失。對於你們的對手來說,令你們一同 going low 便夠數了。

但只要後生仔不輕易自流卑濁,年輕人不以自己的言行作出配合,從而順應了這一種扭曲掉的標籤與期望,也即是說沒有年輕人自己的同意,誰人又可以隨意及有效地矮化每一個後生仔?

講呢啲,我預咗又俾某啲無名無姓,比五毛更廢青的人或組羣齮齕。我預咗,也不怕,我話之佢哋係乜鬼巴黎鐵塔或者乜鬼巴別塔。不學無術、斷章取義地撩事鬥非,在我看來就連那個大媽大叔去到邊度都要搵,總是要蹲在上面才可以撒下一堆腐臭的和式屎塔沒有分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