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討厭黃牛,如何是好?

2018/3/29 — 20:33

久石讓、黃子華

久石讓、黃子華

由久石讓到周杰倫演唱會,再到黃子華棟篤笑,黃牛飛禁之不絕,一張數百元的門票被炒到數千元不等。網上罵聲一片沸騰,不少人要求政府嚴格執行法例,打擊黃牛,又或者直接轉為「抽籤實名制」。黃牛黨頓時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然而,在這個追求自由的經濟體系裏面,黃牛黨究竟錯在哪裏?我們討厭黃牛,純粹出於買不到票的憤怒,還是黃牛的確錯了?

這句是黃子華棟篤笑裏面的經典台詞之一。香港地,只要是有利可圖的方法,總有絡繹不絕的人嘗試去參與其中。黃牛票轉手便賺取數千元暴利,自然有很多人希望分一杯羹。但根據《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6條訂明炒賣「持牌公眾娛樂場所」的門票即屬違法,罰款2,000元。不少黃牛黨為自己辯護,稱演唱會門票純屬商業性質,而任何商品貨服務只要供不應求,都會有利差空間,可以從中套利,情況就好像是炒賣iPhone、波鞋、紀念鈔票等等等等。黃牛黨透過付出自己的努力和成本,例如是通宵排隊的時間、高網速的電腦,來換取回報看似天經地義,為何法律只處罰黃牛「飛」呢?

門票與iPhone性質不同 屬特定時間限量稀有商品

廣告

iPhone雖然是稀缺貨品,亦有黃牛,但畢竟不是特定時間的稀有商品,貨品拿到手只是遲早的問題,所以炒賣的只是等候時間,而非貨品本身。因為無論什麼時候拿到貨品,iPhone都是一樣的。即使是限量的紀念鈔票,亦沒有特定的時間限制,與有日期限制的門票,本質上並不相同。因為黃子華的棟篤笑,一旦過了該場次,門票即變成廢紙,貨品亦隨即消失。對於未能成功購票的人來說,黃牛的行為會令他們直接受罰。而對於整個社會而言,在供應完全缺乏彈性的情況下,黃牛的出現只是進一步攫取了一部分消費者剩餘,但並不會為社會帶來額外的效益,不利整體公平性。當然說到底,道德層面上,欣賞藝術表演的機會應該人人有份,門票是對表演者的尊重,而非謀取暴利的工具,更不希望單純淪為一場價格者得的遊戲。

杜絕黃牛 保障觀眾和演出者

廣告

表演者的門票順利到達每一個真心想看演出的觀眾手裏,自然是最理想的狀態。而要完全杜絕黃牛,看似不可能的任務,但不等於我們就有束手就擒,接受不公平的現況。香港政府現時打擊黃牛的方法相當消極,只有接獲舉報才會「放蛇」跟進,對於viagogo、ticketbits等相當猖獗的黃牛網站則置之不理,每年實際落案舉報的數據亦欠奉。其實全球許多國家都面對監管黃牛飛的難題,香港政府不妨參考內地政府處理火車黃牛的手法,落實實名制購票、身份證入閘等技術,以打擊黃牛黨的生存空間。另外,亦可透過增加罰款來提高阻嚇性,增加炒賣門票的風險和成本。只有這樣,才是對表演者以及真心進場支持的觀眾最大的尊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