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道的人啊,為甚麼你們總是水過鴨背的呢?(二)

2018/10/9 — 14:46

資料圖片,來源:Aaron Burde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aron Burden @Unsplash

序言

世代之間,除了「之爭」外,到底有沒有坦白溝通的平台與機會?近年社會漸見新舊一代的分歧,在社會如是、在教會內外也如是。袁天佑,循道衞理聯合教會事奉 38 年,雖已退休,但在建制教會中也有些名氣;殷琦,卻是「鬧教會」「鬧」到出書的年輕平信徒。二人今天,嘗試就不同議題談天、說地,盼望在社會、教會裡,二代之間,能尋找到那相遇的地平線。

袁天佑:

上回與你討論這問題時,焦點都是集中在講道者身上,而非聽道的人。

廣告

我引述前倫敦聖經學院高力富博士有關講道的事,盼望我們講道的人,不要像銅鑼灣海旁的怡和午砲那樣,只是發出響聲,但沒影響了甚麼。我很同意你所說的,講道不是「心靈雞湯」,講道應「讓不安的人聽道得平安,讓平安的人變得不安」。這也是耶穌來世的目的,「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他叫飢餓的飽餐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一 52~53)

講道,要按正意解釋聖經,也不能堅離地的與時代,會眾生活脫節。講道有清晰目標,要餵養上主的群羊,與他們一同面對時代,活出「行公義、好憐憫,與上帝同行」(彌六 8)的生活。

廣告

但是除了講道的人要努力外,聽的人又當如何,避免聽道,總是水過鴨背的呢?

我知你都很留心聽道,你可以分享一下你的看法嗎?

✽ ✽ ✽

殷琦:

作為會眾,究竟如何可以避免總是水過鴨背的聽道?是寫講道筆記?是聽道之前摑自己兩巴令自己精神點嗎?不。我只想到「追求卓越」四隻字。

著名個體心理學家阿德勒(Alfred Adler,1870~1937)在其論述中,提到人們的生活是目標導向,有與生俱來的內在動力,並稱之為追求卓越(Striving for superiority)。其大意指,人天生就有追求卓越的傾向:因為自卑、因為期望變更好,所以要追求卓越(註 1)— 做人如是、作基督徒也如是。「追求卓越」,屬靈點的說法大概可稱為「飢渴慕義」。信徒有期待自己擁有更進深的屬靈光景嗎?我們期望自己的信仰是「有諸內、形諸外」嗎?我們有「飢渴慕義」之心嗎?如果無,就算摑自己十巴掌,都一樣會崇拜瞓覺吧。

說白點,現在的基督徒是過得太安逸了。我們沉迷於華美的教會裡、曼妙的詩歌裡、安逸的人生中,失去「飢渴慕義」之心,以致聽道總是「無心裝載」,又或者牧者之詞稍不順心,就以投訴解決 — 抱著如斯態度去聽道的我們,在指責教牧為何總講「心靈雞湯式講道」時,也許我們才是始作俑者了罷?

註 1:主題特寫 — 從心理學談自卑

作者介紹:

【袁天佑】香港循道衞理聯合教會牧師,現已退休。在香港出生,成長,接受教育,地道香港人。經歷過中國加入聯合國、89 民運、97 回歸的年代;見證香港從小小漁港變成國際大都會。期望着香港有更美好的明天時,看見社會的撕裂,民主倒退,「一國兩制」被蠶食,不少青年人民主夢想幻滅。退休後,仍希望能盡上些微力量,鼓勵信徒和年青人要存着信心和盼望,黑暗永遠不能勝過光明。

【殷琦】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