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而我不認識鍾士元是誰?

2018/11/15 — 17:51

鍾士元(醫管局影片截圖)

鍾士元(醫管局影片截圖)

最近看了馮睎乾在《蘋果日報》的文章,〈而我不知道吳靄儀是誰〉。前輩的困惑頗能理解,最近問一些九十後,誰是鍾士元,他們大多不認識。但我們總不能把當年細讀鍾士元的書,看許家屯的回憶錄的習慣,強加於年輕人身上,抽身想想,吳靄儀、梁家傑是否認識法律界一些九十後的喜好,對未來的盼望,馬建的《中國夢》能否在 YouTube、Amazon 大賣,又有多少人會為馬凱而肯花一百多元訂閱《金融時報》?

我盡量每個星期都看看《經濟學人》,《金融時報》,每天花半小時看《紐約時報》,三十分鐘看盡中央、政府、建制、泛民和本土的新聞,又用上約十五分鐘,快速看看內地朋友在微信談什麼,今日頭條有哪些火爆新聞。這樣下來,一天平均有兩個小時算是關心時政。但這些習慣並無助於與不同的年齡層和社群溝通,關鍵是,世界大事、趨勢、權力和輿論,只是少數人關心和掌控的課題。

看看 Google Trends 就知道,民眾關心的幾個詞彙分別是:劉穎鏇、Pokemon、綠置居等,比較讓前輩感到安慰的是也有不少人搜尋鍾士元。但這個星期,很多人關心的不是中美貿易戰,也不是誰進不進到香港,而是騰訊業績和股價,以及樓價這個月的波動。

廣告

香港人按收入是與摩納哥、瑞士、北歐各國並駕齊驅,這裡有一點點民主選舉玩玩,但是大多數香港人,老一輩的是關心自己的財產和退休生活,中年人是看重自己的工作,年輕人遊玩人間,努力學習,我們如何能夠苛求所有人都關心政治,捍衛人權和要求他們跟隨同一套的知識系統去過活?

反之,既然有著大數據,大概掌握不同社區選民的想法,也知道身邊友人的政治取態,假如有政治抱負和理念的人,應當學習應用社交媒體,試著把同一個訊息,用上不同的平台、方法、包裝去傳遞出去。不論是任何人和事,都有不同的側面,就試著用 Google Ads、Facebook Ads,用精準的計算把想傳遞的訊息穿透不同的群組。

廣告

這樣,就不會出現而我不知道陳偉霆是誰,而是大家都認識任何仁,用心去與不同年代的人去溝通。真正的平等,始於對不同想法的人都抱有開放的態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