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考評局要教師偽造文件?

2018/5/14 — 6:02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文:阿佛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2018年文憑試只尚餘某些項目未考,大部分的項目都已經完成,現在談談考評局也不影響考生情緒吧!

每年各學校要為有特殊學習需要(簡稱SEN)學生向考評局申請考試調適,申請表有一項問學校是否已經在校內測考給予學生相關調適。一般校本情況可以加時,甚至放大試卷,但甚麼為視障學生提供閲讀器、為自閉症頻譜學生提供通識卷圈片加上文字解釋、為言語障礙學生提供口試特別組等等,未必在一般學校都做到。面對申請表註明學校必須提供相關調適考評局才考慮在文憑試提供調適,學校唯有盡量安排,安排不到只能照樣申請,並填上學校未能提供相關調適。

廣告

對於上述這項條件,考評局職員就某些申請致電學校詢問細節,老師如實作答,因為客觀原因,學校已經盡量安排,但有些調適學校未能提供。

考評局職員:「若果學校沒有提供,我們是不會考慮的。」(跟據對方語氣,對方真正目的不是拒絕申請。)

廣告

「但這位考生有切實需要,而他的情況是絕對有權獲得調適,只是學校在這細節未能配合,其餘都已盡量提供。」

考:「若果學校沒有提供,我們是不會考慮的。」(對方的語氣明顯有弦外之音。)

「我相信全港可以在校內試提供這項細節應該很少吧!」

考:「若果學校沒有提供,我們是不會考慮的。」(對方在催促。)

面對這種人肉錄音機,老師有點動氣:「有!我們有提供!」

考:「好!我幫你在申請表這項註明更改,學校有提供相關調適。」

那天,負責的教師為了學生爭取他的權益,在自己的熱情和考評局職員的冷淡下,雙方隔著聽筒合力更改了原有申請表的一項細節。這算得上串謀欺詐(conspiracy to defraud)和偽造文件(using false instrument)嗎?考評局的申請規定設計如此,唯有要教師承擔法律和道德責任?

教育有其公平性(equity)和平等性(equality),對於弱勢族群,平等性和發展權相對較大,而這份執著主要講講心,沒心沒肺的對待,不但流於形式,更是另一個層次的歧視,叫弱勢者感受更不好。考評局一方面認同SEN學生需要考試調適,另一方面又不肯承擔,把責任推向學校甚或教師。這種偽善,算有心還是無心無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