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致光,不要混淆視聽!

2018/3/9 — 18:30

羅致光

羅致光

日前,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接受電台訪問,表示香港情況獨特,工會之間的競爭令談判變得困難,「如果有好多不同工會,大家在競爭,僱主很難與工會達成共識」,所以不贊成將集體談判權保障引入香港。

想問問羅致光,是否記得1997年6月26日自己做了什麼事情?當日立法局通過了由李卓人提出的「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草案」,羅局長當年是社福界立法局議員,明明就是坐在會議廳內,並投下了贊成票。現在為何「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當年提出的條例,已清楚規定工會如要獲得談判代表的資格,便必須取得企業內最少15%僱員加入工會,及獲得企業內超過50%僱員的授權支持。由於工會要取得過半數支持,方可取得集體談判資格,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現資方要同時跟多個工會進行談判的問題。羅致光當年作為議員,有份參與投票,豈會對此懵然不知?局長到底是蓄意扭曲集體談判權,誤導公眾以為法例並不可行,還是好像鄭若驊一樣,「太忙」所以「唔記得」呢?

廣告

事情跟局長所言,其實正好相反。就是因為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權法例,所以才會任由僱主挑選「聽話」、「啱心水」的工會作為談判對象,引致員工的真正訴求無法反映,更難達成有效的勞資協議。

以九巴工潮為例,資方推出「假加薪」的調整方案,便是以兩個獲資方承認工會的同意作擋箭牌,由於葉蔚琳及部份同事自感被出賣,才會組織「月薪車長大聯盟」及自行發動工業行動。由此可見,惟有引入集體談判權,方可確保由最具代表性的工會參與談判,避免資方以「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段,分化工人力量。

廣告

不過,局長說香港的情況獨特,其實也所言非虛,但其獨特之處恐怕不在工會數目之多,而是香港的特首選舉制度,至今仍然被商界牢牢操縱,一眾特區官員於是淪為傀儡,只懂惟命是從。香港的情況真的很獨特,獨特悲哀,獨特令人憤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