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矛盾零容忍

2018/9/14 — 15:46

馬時亨

馬時亨

早前接受了報章訪問,是為正在唸的藝術學院作推廣,希望未來能夠多收學生。課程是學院跟澳洲一所理工學院合辦,沒有政府資助,自食其力。

訪問中談及做人哲學,說出年紀大了,再不用容忍不合理的事,要盡量減少矛盾。因為社會矛盾事,著實不少。

矛盾例子之一是,事主違例,事後當局千方百計搬動龍門,還托辭既然規例已改,早前的入球應判不算!搬龍門牽涉的資源人手財力以至法律訴訟,只有當局才可擁有,你和我一般市民大眾怎能應付?我說的是「行李門」一事。

廣告

例子之二是,作為坊間青年事務領頭羊的富二代透過傳媒,曬命當年十歲生日時父母贈送了十萬元,他拿到了也是在家裡數數算了,沒有亂花云云。試問他服務的青年對象中,有多少人如此得天獨厚?除了「離地」,相信他也不知道無人可以選擇自己的父母。與之異曲同工,是「何不食肉糜」,或法國革命時斬首的瑪麗.安東妮「何不吃 cupcake」。這類人如不收口、撤換,社會未來的命運,不言而喻。

例子之三,是教育制度。報載 2015 年至今,約有 90 名學童自殺,單是本年已有 14 宗,全日制學生輕生宗數於 2012 至 2016 年間更急升七成!學業壓力和前景不明固然是其中原因,但政府至今仍無良策。這一切一切,當然不影響特首高官們,特別是教育局長本人,因為他們的子女都在外國升學。

廣告

例四,當然是港鐵工程大醜聞。主席一句我說 OK 便是 OK,盡顯當今權貴高官的心態。尚幸有責任感的分判商及盡責的記者傳媒,否則主席本人、特首、立法會、市民依然懵懵無知。事件暴露出,由上而下都挑選政治正確的人和機構辦事,以為可以一如既往,維持香港的高效高質,其實是走錯了路。因為這樣做是平白將香港六成精英排諸於外(按投票數據)。而餘下四成之中有能之士,其中不乏不會因為要政治正確而折腰做出一些違背良心、傷天害理、受人唾罵的事。餘下的,有些不排除是隨風擺柳籮底貨色。最新民意調查顯示,三位司長中有兩位民望淨值長時間是負值,其一達到負 29 個百分點。此外,13 名局長中最少有 4 名民望淨值是負值,令人失望。在外國民主社會,如此不濟的內閣早該撤換兼改選了。

所以,找對的人做對的事,並不容易。現今良將難求,是制度使然,是社會一大問題。

除了港鐵,出大問題的已有機管局、西九管理局。我們被蒙在鼓裏的,當然還有其他管理局,只不過事情尚未引爆,或當局刻意隱瞞,不到最後不會和盤托出。

說到這裡,我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以下兩條「李氏測試」問題:

(1) 過去幾年,香港的自由(包括新聞、言論、結社、無恐懼等)空間是 (a) 闊了?(b) 窄了?

(2) 未來五至十年,香港會變得 (a) 更好?(b) 更壞?

問題不設中間選擇,因為除了可能性不高之外,其實希望大家花些時間客觀地想想。當然不希望大家考慮這兩條問題時已預設立場,例如因為愛國愛港,而覺得犧牲一些自由、權利是值得的,於是選擇了 (a)。

如果答案是 (a),那便沒所謂,恭喜你,大家安心生活下去。如果答案是 (b),那麼便要想:繼續強忍、抑或問問自己可以做些什麼?

於是,便回到了文首做人哲學的問題……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