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經濟歷史説明不想要自由行就必需有社會保障

2016/1/4 — 12:31

年末不妨回顧一下經濟歷史。

時空是香港 1998 年。資產價格因爲亞太區金融環境而突然大幅貶值,企業爲減少賬目上的債務而大幅削減開支,即是減少投資、生產、裁員、企業購買等等。在一個經濟體内,你的支出是我的收入,我的支出又是你的收入;一個人爲了維持財務穩健而減少開支是代表他很謹慎,但如果全國社會同時爲了維持財務穩健而減少開支,經濟學稱此爲經濟衰退。而 1998 年是一次大規模是漫長的衰退期的開始。

Source: IMF

Source: IMF

廣告

因爲企業同時減少開支,所以整個社會出現裁員潮,就算不裁員,雇員收入也大幅減少,也要面對就業不穩定的風險。經濟學說要解決這種危機,如果經濟體的私營部份不願或不能花錢,政府就應加大財政開支去刺激經濟。而香港的問題是,它採用聯繫匯率,而在維持聯繫匯率政府不能有大量債務、不能有大額赤字,因爲政府財政會影響利率/匯率一致性和市場對利率/匯率一致性的信任。

廣告

故此,在不願意取消聯繫匯率的前提下,香港政府不願意也不能花錢刺激經濟。又因爲企業同時減少開支,整個社會出現裁員潮的關係,於是政府稅收大幅減少,出現大額赤字。爲了堅持聯繫匯率,填補赤字,香港政府於是也跟經濟體的私營部份一樣大幅削減開支和裁員,於是本來就嚴重的經濟衰退變得不可收拾,情況到 2007 年才正式好轉。

經濟主要依賴三大支柱:投資、消費、出口。 98 年經濟衰退是有投資的衰退帶動到消費的衰退:僱主和僱員的收入減少甚至中斷了收入,誰來消費呢?在外圍經濟還算穩定的情況下,推動經濟就剩下出口一途。而出口又是什麽呢?出口是將本地的服務或貨物轉移到本地邊境以外,使外地人消費本的的服務或貨物,因此它其實也是消費的一種,不過它是發生在邊境外而已。倒過來説,消費和出口其實是用一件事,唯一分別不過是境外或境内而已。

Source: 香港貿易發展局

Source: 香港貿易發展局

本地消費力減弱,於是就要用外地消費力填補,而這就是這堂經濟歷史課想要帶出的重點:因爲相關消費力減弱,於是香港政府就打外地消費力的主意,於是就大力提倡自由行。大家不要少看旅遊業/自由行的重要性,因爲它作爲服務出口的最大項目,是現在香港貿易順差的主要支柱(2013 年整體旅遊出口佔服務出口的 37.2% );因爲香港的工業已經外移,貨物貿易一直是逆差。亦即是説,聯繫匯率很大程度是依賴旅遊業/自由行所帶來的順差來支持。如果貿易出現逆差,就這代表香港出現負債和支付平衡問題,都會影響市場對金融體系的信任(出口收入不能抵消入口支出,減少 GDP 即是經濟體總收入)。

亦即是説,香港人所討厭的自由行起源於 98 年亞洲金融風暴所帶來的經濟衰退與消費力減少。如果你想根治自由行,你所要提倡的是刺激本地消費能力的政策,又或者避免同樣模式的經濟衰退再次發生。也就是說,你要防止經濟大上大落:經濟好的時候不能讓它過熱,因爲這會因此資產泡沫,增加風險發生的機率和規模;經濟不好時,你要防止它進一步下跌,因爲嚴重衰退會長遠地傷害社會消費能力。

對此,凱恩斯經濟學開出兩張藥方:經濟平等和社會安全網。經濟平等即是不讓富有的人過度地富有,因爲過度集中的財富減少投資和消費的比例(富人的投資和消費比例一般來説低於平凡人),也會鼓勵富人投機炒賣,加大經濟風險。要實現經濟平等,我們需要公平的稅制,即是越是富有的人要交越多稅,然後政府在作出財政再分配,用以刺激社會流動性,維持經濟動力。

至於社會安全網,它是各種社會保障和福利的綜合體。社會保障和福利有幾個作用,對社會工作者而言,它們是幫助貧困人士主要政策工具。但對經濟學家而言,它們有三大宏觀經濟功用:

1)它們財富再分配的一大途徑,即實現經濟平等的重要手段;2)它們能避免消費力中斷或大幅下跌,因爲在經濟衰退時它們就會成爲眾多缺乏收入者的經濟來源,這經濟來源又會轉化成消費;3)因爲經濟衰退或因個人因素,例如失業、退休、生病,而出現的收入中斷有了保障,大眾就不需依賴儲蓄去渡過這些難關,這部份的儲蓄可以釋放出來成爲投資或消費,創造經濟機會。

所以,如果你要反自由行:過度的服務出口,你就應該支持經濟平等和社會安全網:提高經濟穩定度和本地消費力。全民退休保險是社會安全網的其中一個組成,宏觀經濟作用是減低因退休而出現的收入中斷和它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你可以想想,將來有這麽多老人,他們都有一般人所需的,又有醫療、儀器輔助工具等作爲一個群體所特有的需求,這是多麽龐大的商機!退休保險的一個微觀作用就是告訴唯利是圖的商人說:政府保證,這批老人有一定的消費能力,你們放心投資吧!

所以,社會安全網是對經濟有助益的事,而越健全的安全網越能保障經濟穩定和減低經濟衰退的影響;越健全的安全網越能刺激本地經濟,因爲以外地需求的激勵大大的減少了。故此,除了退休保險外,將來也應該有失業保險和醫療保險去覆蓋這兩種風險。經濟發展來自整個經濟體怎樣用錢,跟個人的財政、稅務、意識形態無關;如果你只看到收稅的弊而看不到收稅的利,教育、醫療、政府投資、經濟穩定等等,你就像一個認爲向外貸款必然是虧損的行爲銀行家:這樣的銀行家不應在銀行裏工作,而只看弊而不看利,只看利而不看弊的人也不應開口說經濟。

明白經濟歷史的人很自然明白建立社會安全網是有助經濟平衡發展的政策,就連中國也一直在加大安全網的覆蓋範圍,這是十二五計劃的重點要項:那些經常喜歡說中國經濟有多好有多妙的人是不是也應支持引入平衡經濟發展的機制?經濟的道理上,建社會安全網沒有問題,有問題的不過是技術上的計劃和社會對安全網觀感而已。

技術上的問題很容易解決,以後慢慢再說。真正的難題是社會觀感,爲什麽社會保障面對這麽大的阻力?因爲香港普羅大眾大多不懂經濟、不懂歷史、不懂政策,喜歡抱殘守缺,大多人是用個人觀感下定論。在這種情況下,加上政府也是同樣地抱殘守缺,於是所以有對社會發展有助益的政策都停滯不前。於是,不管你喜歡不喜歡,這個經濟體只好依賴自由行和各樣基建去加大服務出口了。

問題是什麽?問題是這個香港政府其實是在做香港人願意看到的事,只不過政府和香港人都不知道他們願意看到的事其實是互相矛盾。你要低稅制、聯繫匯率你就要依賴服務出口/自由行,而且越多越好;你不想要過度的自由行你就要放棄低稅制、聯繫匯率,實施社會保障。如果你要低稅制、聯繫匯率又要減少自由行,那請你回到你的星球去。

山中雜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