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女孩不擘脾坐

2018/9/28 — 14:29

俄羅斯一名法律系女學生Anna Dovgalyuk近日上載影片,向「腿張開」的男乘客潑透明液體(網絡片段截圖)

俄羅斯一名法律系女學生Anna Dovgalyuk近日上載影片,向「腿張開」的男乘客潑透明液體(網絡片段截圖)

近日有段影片熱爆社交媒體。片中一個俄羅斯女學生在地鐵上,看見「擘髀坐」的男子,便用稀釋的漂白水淋其褲檔,務求在他們「當眼的地方留下洗不掉的污漬」(條褲會甩色)。據報道,女學生認為張開雙腿坐的男子是一種「性別侵略」(gender aggression)。

女權曾經是一種值得推許的思潮,而且有其需要,因為女性地位在歷史上確被壓迫,例如舊社會不准女性接受教育、不准升讀大學、不許工作、不許投票、不許從政、不許擔當要職等等,的確侵犯個人權利,而這個權利因為有性別待偶的差異,故出現了女權。

但談到擘脾坐是一種性別侵略,便讓人疑惑了。女權份子常強調男女平等,覺得男性霸權在社會施加很多限制予女性,即男人可以做,女人不可以做,是一種性別壓抑。其中一個例子,不就是擘脾坐嗎?為什麼女性大多不擘脾坐?因為那是一種性暗示,所以也是一種不雅的舉動,又所以自小阿爸阿媽就會嚴斥甚至懲罰擘脾坐的女兒,無論何時都不能這樣坐。但男性呢?那仍然看起來很不雅,但斥責程度就大減,有些家庭甚至覺得無所謂。如果用女權的平等角度來說,這不是以男性霸權來限制了女性的自由嗎?為什麼社會自小就要將女性角色定型為「要斯文」、「要端莊」的陰柔形象?為什麼不接受女性像男性一樣粗豪和剛陽,可以擘脾坐?

廣告

還有,這種行為的英文叫「manspreading」。女權主義者批評 chairman、salesman 是一種男性霸權,多加了 chairwoman、saleswoman 也嫌不夠,要用 chairperson、salesperson 這些中性字。奇怪的是,manspreading 為什麼成為男性的專利?為什麼沒有 womanspreading(打這個字時,MS Word 用紅線指出打錯字)甚至 personspreading?如果說因為女性不應做,這不是男性霸權壓抑、男性沙文主義作祟嗎?如果說因為這種壞習慣只有男人做,那不是以偏概全歧視男性嗎?男性可否要求另創 personspreading 這個字?

廣告

其實,這個少女看不過眼的,是擘脾坐這種乞人憎的行為,無論男做還是女做,都是乞人憎,少女用這樣有創意的方式懲罰這種行為,本來大快人心,但無端冠以性別議題,指出這是 gender aggression,就難以理解,甚為可笑。既然這種行為影響別人又不雅,無分男女,為何叫做 gender aggression?反之,社會自小強調女性而忽略教導男性不要這樣做,在象徵意義上達到性壓抑的效果(女權角度),不是赤裸裸的 gender aggression 嗎?

權、膠之分,俱在於此。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