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了買樓,中學生應該談戀愛

2017/6/15 — 15:20

天水圍居屋天富苑(維基圖片)

天水圍居屋天富苑(維基圖片)

【文:古華多羅】

最近和一位銀行界朋友交談,他分享了他一位朋友的必中買樓法。此法奇在仲越窮越買到樓,並且為「中學生應該談戀愛」給予一個新理由。傳統「中學生應該談戀愛」的理由不外乎是男女相處、戀愛教育、性教育等論點。就在樓價高企的今日香港,這位友人認為「中學生應該談戀愛」的新理由就是買樓!!

這方法的前設是,學生需要努力讀書考上大學。在中學畢業十八歲就結婚,然後以家庭身份申請公屋。看倌沒有看錯,是先輪候公屋,但本文不是講買樓的嗎?對,公屋只是買樓的踏腳石。根據房暑二零一五年數據 ( 連結 ),年輕二人家庭若選擇新界區的輪候時大概需要四年,正是修習大學學位的時間。當然,就算綠表居屋也要真金白銀購買,故學子在學期間也不能懶惰,做兼職儲錢是基本。如果學生家貧到一個地步能夠以津貼(grant) 交學費比以借貸(loan) 交學費更快儲蓄到首期,故若此法其實越窮越買到樓。為免因就業情況改變被房署安排重新輪候,若輪候超過四年或需要待業直至成功上樓。畢業後兩口子的收入可能已經超過上限,所以得到綠表後就立即購買居屋,便能成功置業。雖然只是居屋,退一步可改善生活質素,進一步可以「資本效應」為資產增值,達脫貧上流之效。

廣告

那麼,中學生應該何時開始談戀愛呢?以花時間物色對象和「交學費」需要一年,熱戀、了解到能談婚論嫁需三年,即是說中六畢業結婚的話中二或中三便需開始拍拖。或許家長們會因早婚而不以為然,但據明報報導( 連結 ) 有25%的青少年已經有談戀愛的經驗,可見這條件並非天荒夜談,只要不觸犯法例或違倫理規範便無可厚非。再者,家長們不是經常說「贏在起跑線」甚至「贏在射精前」嗎?不停把爭競推都是為了增加其子女的競爭力,希望他們將來能更早出人頭地。在這磚頭代表一切的年代,有甚麼比早婚排公屋做買樓踏腳石更好?與其因擔心子女不能買樓而代付首期,不如用公家資源為子女早日置業?

其實筆者聽過另一個來自網台的類似講法,叫「為了上樓,就要做林平之」( 連結 ),為了上樓寧願減低收入。與以上的有違常理的買樓方法一樣,都是由現在的社會制度所産生,其荒謬與今日社會毫無違和感。筆者並不是要鼓勵市民互相爭奪社會資源,而是要批判所生此逆理背後的荒謬。一方面,為了保障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而不能加強對資產流動的限制 (如資產增值稅,空置稅等等);另一方面又不斷擴大對低下階層的福利。本來兩者各自有合理的存在理由,但加起來「拔尖補底」的效應產生了新夾心階層:既未窮到可以申請公屋或社會福利,又未能有足夠收入使上車買樓指日可待。十多年前日本社會學家三浦展把這種情況名為「下流化」,未能上流的市民生活質素下降而中産消失;年輕人若非以極大努力嘗試上流就變得自我放棄而不再有野心,只追求「小確幸」甚至變成了「廢青」。正如筆者另文所述,讓年青人有動力的是方向感和自己掌握命運的感覺,結果香港青年人的底氣被高樓價磨得一乾二淨。

廣告

筆者與提供這買樓方法的朋友皆同意,與其要市民「下流」爭奪公共資源,不如開徵資產增值稅而把得款用於資助夾心階層置業。筆者和友人都認為現屆政府所謂的「辣招」,並非為樓價而為免銀行在高樓價下承做的按揭成為壞賬;但「辣招」卻減低住宅的交易宗數及流動性,間接使樓價濟漲令人上車更難。長久以來政府應該發揮社會資分配的作用,但當政府以「間接稅」證立高地價政策時卻沒有合適平衡,地價就會變成苛稅。故前朝政府推出資助置業計劃旨在為夾心青年人提供住屋機會。故此,政府應以資產增值稅作為調控用的金融工具,以私人住宅售價指數定出稅率,然後再以所得成為資助青年置業的資金。此法既能加強流動性亦可於樓價浮動時調整稅金和受助額,平衡樓價和市民負擔。間接亦能透過讓年青人上車重拾掌握自己命運的感覺努力揾錢,發揮維穩之效 (這豈不是政府和吹捧新加坡組屋政策的人念茲在茲的效果嗎?) 或許,這個方法仍能挽救一代香港青少年。

 

作者個人簡介: 墨鏡外望,仍舊失落。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