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混帳政治 混帳大學

2018/2/9 — 14:55

一宗學院小事,竟然有勞中共中央出口干預,弄得大學高層在威權和民意之間方寸大亂,患得患失,正是今天香港大學院校以至整個政局亂象紛陳、混帳不堪的寫照。

事緣上月中,浸會大學豁免修讀普通話的考試合格率偏低,觸發學生佔領行動,要求校方解釋,學生舉止粗魯,加上其中一位說話語帶“粗口”(穢語),遂牽起政治巨浪。校長錢大康不由分說,勒令兩位學生停學,等候紀律聆訊,再將爭議推上新高峰,引發數百學生遊行抗議。

大學乃教育之地,學生操行不當,高層應按規章及程序處理,亦須以身作則,反省自己責任,亡羊補牢。奈何錢大康一不按牌理出牌,濫用程序,二沒有反思己過,彷彿過錯完全與他無關。

廣告

他一口咬定兩人會危害其他人安全或者破壞大學正常運作,便錯誤引用紀律規章,予以停學處分,引起群情洶湧後,又說兩人有悔意,取消停學令。他好像也沒有看到,問題除了學生行為不檢,原因在於普通話列為畢業要求的政策,在他上任兩年多,仍找不到解決辦法。

出事後,錢大康沒有對普通話政策有何表示,依舊交由副校長去諮詢各方意見。但近兩年來,此事一直由副校長處理,若能解決,還會弄到今日的田地嗎?當副校長也無法解決,他是否要有更大的擔當,而不是躲在副校長的後面?只懂處罰學生卻無力解決問題的校長,有多少人會尊重?

廣告

其實副校長雖然並非一事無成,今次事件他肯定責無旁貸。學生認為現時普通話課程要求,需要掌握聲韻學知識,超出日常溝通的需要。副校長聽在耳裡,亦同意由語文中心設立免修普通話的豁免試,並相信多數人都可以達標,因為他們由小學開始便學習普通話。怎料最後有七成人“肥佬”,其後公開的試卷,報載有大陸同學也覺得難以應付。究竟副校長跟語文中心負責人是否出了溝通問題?還是由始至終都沒有降低要求,豁免試只是援兵之計,以另一個程序敷衍學生的訴求?副校長是否應該公開解釋,何以意見接受但結果卻是一切照舊呢?

再到語文中心負責人,同樣可負責任地反省一下。學生佔領行動,令她們錯愕,完全可以理解,個別學生表現禮貌不周,也令她們難堪。但在八個小時的佔領行動中,她們何有表現出學生所缺乏的同理心,理解她們的困擾,解答她們的疑問?或是居中調停,為校方和學生安排另一個適當場合去討論呢?

學生當然也該好好檢討。普通話政策不得人心,豁免試也貨不對辦,但不能以為事態嚴重,便可以不考慮行動方法和處事態度。佔領行動之前,學生是否窮盡所有方法,也得不到校方解釋?是否清楚向校內校外交代問題所在?佔領之中,是否可以有禮貌地表達訴求,又是否讓人看到她們是針對事不是針對人?

成熟的教育機構不在於永遠正確,更在於懂得謙卑反省,承擔責任,轉危為機,不以受害人自居,從錯誤中學習和成長。反觀今次事件,兩位停學學生倒懂得向語文中心老師道歉,但浸大校長、副校長以至負責普通話政策的語文中心高層,不要說不曾為現行做法表示歉意,甚至開誠布公,交代事件始末也沒有,究竟孰以致之?

無疑,大學決策欠開明,執行欠交代,是產生不信任以至衝突的制度温床,固然值得檢討,但北京反港獨心切,抓住任何機會攻擊以去除眼中釘,只會興波作浪,令本該可在大學內解決的校政變成政治問題。

特別當中共中央喉舌《環球時報》和《人民日報》先後點名批判個別學生領袖是港獨份子,更把反對普通話當作畢業要求看成是港獨主張,校政問題便上綱上線,變成港獨和反港獨的政治鬥爭。北京在港勢力看到主子發號司令,當然放大嗓門,百犬吠聲,更難得有本地應聲蟲盲從附和,煽風點火,指責學生把問題政治化,在在都為事件助燃升温。

要回復院校自主,高層已經失效,只有禮失求諸野,靠校內師生的團結,社會輿論的批評,持續監察校政,糾正歪風,回歸常識,維護大學自由自主,才能免除校政爭議淪為政治鬥爭的災難。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