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失的檔案:以愛的名義殺人放火

2018/5/21 — 12:37

漢華學生放彈 復在法庭叫囂  《華僑日報》 1967年11月16日(作者提供圖片)

漢華學生放彈 復在法庭叫囂 《華僑日報》 1967年11月16日(作者提供圖片)

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 1985年1月6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書評〈一個變奏的導言〉1。他回憶1968年蘇軍侵佔捷克時。他所有著作一夜之間被禁,生計斷絕。佔領後第三天他決定離開布拉格,在出城的公路上、在田野間、在森林裡到處都是俄軍的兵營,他路過每一處都被截停,俄軍軍官問:「你感覺還好嗎?這裡發生的是一場大誤會,事實總會弄明白的。」然後他強調:「我們愛捷克人,我們愛你啊!」

後來,捷克的變化很大,數以千計坦克入城,政府領袖抓的抓,罷免的罷免。昆德拉想起俄軍所言的「愛」,他們始終不明白捷克人為何不領情。後來們要出動坦克去表達俄式的愛,強迫他們就範。

昆德拉最深的感慨是:「當愛變成某種價值去衡量是非標準,或是開釋某種行為的藉口時,就變得非常危險。最恐怖的罪行往往出於最高貴的愛國情操,在愛的名義下殺人放火。」 

廣告

1968年蘇軍侵佔捷克;1967年港共反英抗暴。兩次政治運動都祭出「愛」為旗幟,形式上卻充滿暴力。前者用坦克,後者用炸彈。「在愛的名義下殺人放火」,後面的潛台詞卻是「正義」。

學生敢死隊被感召 聯群結隊放炸彈

廣告

六七暴動的八個月有許多恐怖情景,十月八日這一天值得記取。

港共號召年僅十五、六歲的年青學生作敢死隊,三、四人為一隊,任務是雙十節前夕令城市陷於恐慌,讓國民黨慶祝活動搞不成。行動背後的理念是「愛這片土地」。港島區從灣仔、北角、銅鑼灣共發現數十枚炸彈,警員、軍火專家及無辜市民共十一人被炸傷,港島區交通為之癱瘓,成為恐佈區域。

港共兇殘利用青年學生放炸彈 東區昨夕炸彈十餘 《華僑日報》1967年10月9日(作者提供圖片)

港共兇殘利用青年學生放炸彈 東區昨夕炸彈十餘 《華僑日報》1967年10月9日(作者提供圖片)

「港共暴徒使用了最卑劣的手段,利用年僅十五、六歲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青學生作為投擲炸彈的敢死隊,鄰近街坊都清楚地見到放置炸彈的年青學生,以三、四人為一隊,把炸彈放下之後即迅速閃入人叢中遁去。由東城戲院起至北角區,灣仔『黑點』地區及銅鑼灣豪華戲院附近一帶最多。有人發現三數青年放置後即遁入人群。東城戲院附近炸彈由高擲下,一軍火專家炸傷。一警察幫辦及六警員,在灣仔被炸傷。此外,傷三路人,兩電車被損毀。」《華僑日報》 1967年10月9日

發現炸彈地點分佈於灣仔及銅鑼灣兩區,計為:洛克道分域街交界即東城戲院門前一個,莊士敦道聯發街口的電車路軌中共兩個,雙喜茶樓門口電車站一個,貝夫人健康院前一個,匯豐銀行門前一個,柯布連道口一個,莊士敦道一九九號對開電車路軌一個,二五五號對開電車月台一個,春園街兩個,豪華戲院附近一個,樂聲戲院附近一個,伊榮街一個,維多利亞停車場入口一個,北角皇都戲院前一個,糖水道口一個,北角長江大廈前一個等等,總計真假炸彈凡十多二十個之多。

炸傷軍火專家及警員地點,都發生於灣仔區內,洛克道分域街交界路口的鐵絲網上於八時五十分發現炸彈懸掛其上,軍警開到警戒,並由軍火專家上前檢視。正當此時,突然有人自附近樓宇高空向軍火專家投擲炸彈,該軍火專家不幸受傷。受傷的軍火專家名碧殊,廿七歲,傷在腿部及腕部。另一過路青年陳國興亦受傷。

七名警員受傷地點,發生於柯布連道及莊士敦道交界,當時警車正在附近一帶街道展開巡邏,一輛警方吉甫車八六三一號巡至該處,發現地上佈置有炸彈,警員下車檢視,豈料暴徒竟施行襲擊,青年暴徒藉路上人羣掩護,以一枚炸彈擲去,炸彈當場發生劇烈爆炸,破片橫飛,當場有一名幫辦及六名警員被襲受傷,傷者姓名為:幫辦譚顯國、廿三歲;高級警目三七七張明佳、四十二歲;警員容國海、三十歲;李振成、二十歲;鄺輝光、二十歲;何鍚添、二十歲;劉國洪、三十歲。此外,在附近無辜受傷路人兩名,為吳夢逑、十七歲、少女;余榮光、十七歲青年。

銅鑼灣豪華戲院兩側之邊寧頓街及背後之伊榮街,樂聲戲院附近等處,在同一時間亦相繼發現炸彈五、六枚之多,全部均由警方執行警戒後安全引爆。

熟悉的街道,市民的小區。雙喜茶樓門口、貝夫人健康院前、春園街、樂聲戲院、北角皇都戲院前,在動員學生敢死隊前,這些十五、六歲的年青人究竟是如何被說服的呢?

較早時,警方人員曾在港島若干地區,先後拘捕三名男子及一名小童,他們均懷有炸彈。「首宗發生於晚上七時三刻,警員在東區公廁內拘捕一名男子,當時他手中正攜有一枚炸彈,後來由軍火專家在東區警署內廣場上予以引爆。稍後又在銅鑼灣及軒尼詩道拘捕兩名身懷炸彈的男子,現時他們仍在扣留中。

七時五十分,一名培僑學校之男學生正擬將一枚疑是炸彈的物品放在豪華戲院門前時,但被一名休班消防員發覺,上前將其擒獲,而交往一名正在該處執行任務之交通警員。稍後於晚上八時四十五分,一名陸軍軍火專家在東城戲院附近,被暴徒投擲一枚炸彈,結果腿部被炸彈碎片所傷,同時一名在現場觀看之十七歲華籍少年亦告受傷。據悉,該枚炸彈是從附近一幢大廈內投下的。直到深夜,警方共接獲十六宗懷疑是炸彈之報告,而這些可能是炸彈的物品,均在東區發現。」《明報》 1967年10月9日

於土瓜灣,昨晚七時四十五分,一百名羣眾在九龍庇利街近馬頭圍道遊行示威,高呼口號及唱歌。一小隊警方人員聞訊立刻趕赴現場,羣眾不顧警告拒絕散去,故警方乃施放三發催淚彈及三發木彈將之驅散。

「昨晚八時許,紅磡區內發現三十顆懷疑炸彈,警方人員隨即趕往現場,展開戒備工作,在浙江街,漆咸道及馬頭圍道內之街道交通,曾一度受阻,其後軍火專家亦趕到現場,檢驗後證明只有三顆放置在漆咸道近北拱街之懷疑炸彈為真彈。」《明報》 1967年10月9日

雙十節前夕連續兩天連環襲擊

翌日,港共繼續在港島中區,北角,西環及九龍橫頭磡地區放置真假炸彈,一名暴徒在橫頭磡擲彈襲警,結果炸死自己,三名無辜市民被殃及。死者為一名年約卅歲的男子,傷者名黃好,女,五十三歲,生菓小販;梁毓成,男,五十二歲,漂染工人;何海燕,女,十一歲,傷者經入院敷治後情況良好。

暴徒燃彈襲警自取其禍 橫頭磡炸死人《明報》1967年10月10日(作者提供圖片)

暴徒燃彈襲警自取其禍 橫頭磡炸死人《明報》1967年10月10日(作者提供圖片)

「昨晚暴徒在橫頭磡東道與鳳美街交界處大做炸彈陣陷阱,引誘警車到場後,連在高空投下兩枚炸彈,要炸傷警員,但警員及時避過,其中一名暴徒自燃一枚炸彈,正要擲向警車突然發生爆炸,該暴徒首當其衝,一隻右手臂被炸到失蹤,頭手腳亦被炸至遍體鱗傷,送院途中斃命,三名無辜市民被炸傷,男傷者傷勢頗嚴重。事後英軍奉命到現場展開戒備。」《明報》 1967年10月10日

據目擊者稱:昨晚八時三十分,約五十名男女暴徒化零為整,集結在橫頭磡東道與鳳美街交界的十字路口中央叫囂,有人將一張白色橫布懸掛在馬路上鐵欄上,該橫額除書寫「誓為反英烈士」報仇等大字外,並縛着一包爆炸物品。事發時,附近商店均關門,途經上址的車輛也放在十字路兩端。不久,一輛三號C巴士沿着鳳美街正向九龍城駛去,到了現場被迫停住,車上乘客爭相下車,一輛警車巡邏開到,立刻扒上三號C巴士前,警員以敏捷行動驅散暴徒時,橫頭磡附近徙置大廈樓宇上,突有人投下一枚炸彈,幸炸彈在半空爆炸,威力相當大,震動附近窗口,下車之警員忙返回警車,另一枚炸彈又凌空而下,附近居民見該炸彈爆炸時,該火光一閃,有如烟花一樣,沒有人受傷。在現場的暴徒,目睹兩枚炸彈襲擊警員失敗後,當時有一名年約卅歲的青年男子,抱着一個炸彈,走向警車,用烟火點燃企圖擲向警車,但該炸彈未脫手,已迅即爆炸,該暴徒首當其衝,他的右手臂被炸至失蹤,頭手腳,身體也被炸到遍體鱗傷送院途中死去。三名男女路人途經上址,因走避不及也無辜被炸傷,現場之警車立刻下車捉人,暴徒怕得要死已走個清光。

七月至十月十日 彈案四千宗 真彈六百七

自五月騷動以來,由本年七月三日至昨晨八時為止,警方接獲有關暴徒放置炸彈之投訴計共4000宗,其中672為真彈,1682宗屬虛報,1646宗為假彈。在炸彈事件中死亡人數五人,受傷人數177人(以上死傷數字未計昨日在內)。在炸彈事件中,若干地區已被警方列為黑點,計港島西環區、灣仔區、銅鑼灣區及北角區;九龍紅磡區及旺角區;新界荃灣。

漢華學生放彈 復在法庭叫囂  

十一月十五日,維多利亞地方法院審理十月八日的一起炸彈案。漢華中學十八歲學生林天蔚被控於港島區放置兩枚攻擊性武器炸彈。他將爆炸物以報紙包裝,放置於路口交通燈上;林天蔚於事後被捕。同時附近亦發現一可疑爆炸物,由軍火專家希路引爆,一真一假,真彈威力猛烈。事隔一個多月,這名學生敢死隊並無悔意:

「法官聆畢,詢被告是否認罪時,被告在犯人監內大叫『法西斯法律對我無用』。」《華僑日報》 1967年11月16日

最後,林天蔚被判最高刑罰,入獄十年。

 

注1: Milan Kundera , An INTRODUCTION TO A VARIATION. January 6, 1985,  The New York Times, Late City Final Edition, Section 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