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夾縫裏的毋忘我

2017/6/8 — 11:13

毋忘我,倔強的多年生植物。花很小,花莖卻很長,而且長滿帶毛勾的小蕾,裏面裝滿種子。小動物走過,人們的褲腳掃過,都幫它開枝散葉。它繁殖力強,生命力強,碎石縫隙也能安身立命。

毋忘我,五萼五瓣的花形,平淡無奇,直徑只得 1 cm,謙卑渺小,一枝不可能獨秀。但當春回大地,忽然蔓延滿眼,未至令人驚艷,卻令人讚嘆。

關於毋忘我這詩意的名稱,有無數傳說。有說是小花對造物者懇切提示因而得名,有說是伊甸園裏的小花向阿當夏娃的叮嚀,有說是歐洲中古時代英雄美人的誓盟。而在德國,曾經流傳過一個故事。

廣告

二戰前夕,納粹主義擴張,在德國的共濟會隱忍蟄伏,角尺圓規圖案的會員襟章忽然消失。直至戰後,共濟會在德國 Bayreuth 重開首次會員大會,外界才知道在那段艱苦的日子,共濟會其實一直在救苦救難,識別會員的暗記,就是衣襟上一顆細小的飾物:毋忘我小花。

這故事可以編成電影情節,但有個破綻:以納粹秘密警察效率之高,一朵小花就能蒙混過關? 其實在此之前,毋忘我小花早被德國的共濟會採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經濟蕭條,1926 年德國共濟會總會在 Bremen 周年大會上向會員派發毋忘我小花襟針,提醒大家救貧濟弱的社會責任。共濟會雖然對振興德國經濟有所貢獻,反而招惹納粹黨大忌,與猶太人一視同仁。1934 年希特勒宣佈共濟會為非法組織,產業被沒收,會員被拘禁。二戰期間在德國、意大利及其他佔領區被屠殺或拘禁至死的會員,估計在八萬至二十萬人之間。

廣告

無論如何,這看似微不足道的小花,自此成了戰勝黑暗、邁向光明、歷劫重生的標誌。無論寒冬如何凜冽不仁,終會度過,煦煦春日必將重臨。小小的毋忘我花,代表毋忘初衷、堅忍不移的信念。

可憐亦可悲,花姿招展的洋紫荊,卻被人用來洗刷記憶。曾幾何時,它給過你和我一點點歸屬感,甚至一點點自豪。但今日它叫做大紫荊,更不堪的是,它成了棄明投暗的象徵。

延伸閱讀:
Remembering the Forget-Me-Not
The Story Behind Forget Me Not Emble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