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視教會領導層選任制度之五—「老子當家還是僕人領導」

2018/1/7 — 19:01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有關五十年代基督教在香港的發展歷史參考文獻當中,《福音與麵包---基督教在五十年代的調景嶺》一書提及路德會的福音事工,頗具參考意義。 簡略而言,當年解放後被逼來香港的逃難人大致分為三類:「第一是國內資本家與政界人士,第二是國民政府的中下級官兵,第三是華南地區的農民」,其中第二類人政治意向鮮明,「可視之為政治難民」(註一),輾轉之間不少人聚居在調景嶺難民營,而一些基督教會因應時勢便開始闢地建基,展開草創的福音工作:設立宣教據點,以及興辦教育、救濟和醫療服務。 此時從內地撤退到香港的美國路德會宣教士亦趁機栽培那些「政治難民」成為牧者,負責未來的傳道事工。 

一窮二白的「政治難民」走頭無路投靠教會為「麵粉信徒」,在聖靈感召下聆聽福音「革面洗心」,再經宣教士悉心培訓後獲授予聖職,委身事奉教會,人生從此完全轉變。 從正面意義看,這些牧者日後做了香港路德會的領導人,相信都是上帝美好旨意的安排和成全。 當時美國路德會宣教士組成「美國路德會香港分會(Lutheran Church – Missouri Synod Hong Kong Mission)」,繼續在香港各區建立堂會和佈道所,其後直至 1977年由宣教區發展為本地獨立教會,註冊為「香港路德會(Lutheran Church – Hong Kong Synod)」,正式與美國路德會建立伙伴教會關係。(註二)  

自立後香港路德會早期領導層大多都是經過艱辛苦幹的崎嶇歷程才能主政掌權。  這些曾經「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開路人按理應當記取過去的經驗而自省,深明創業的艱難和珍惜守業的契機。 可惜,不少人「當家作主」後卻一心結寨聚眾,坐擁山頭,高豎一面大王旗。 與美國路德會母會脫離從屬關係後,教會內從此山頭崛起,內鬨鬩牆,明爭暗鬥,說穿了就是要「老子當家」,爭奪教會領導權,異己被逼移民避秦,又曾涉及斂財和桃色醜聞,相信資深的香港路德會教友知之甚詳,筆者毋庸贅述。 教會中人曾戲言:這是中國人的劣根性,離開外國教會的影響「當家作主」之後始終改掉不了嗜權野心的習性,內鬥不息。  這樣的咒詛竟然不幸應驗,令人慨歎。  時至今天,一些教會人士認為教會領導層的仗權倚勢的「老子當家」本色依然未改,況且由於沒有適當有效的制衡力量,執行部擁權自恃,長期寓居海外的成員、失德敗行的成員和庸庸碌碌的成員在權力蔭庇下,還是可以怡然自得的安坐高位而無懼勢危!

廣告

「…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馬太福音20:26 - 27) 這是耶穌教導門徒的「僕人領導(servant leader)」要義,耶穌本人更以謙卑僕人樣式作為信徒學習的楷模。 筆者以為,在教會管理理念方面,「事奉」、「牧養」、「服事」、「奉獻」等觀念都是重要價值,而教會領袖更不應該訴諸權力(power),而如果有必要在行事上確立權威(authority),或者在勸說上維持威信(prestige),也應該建立在關愛、扶持、造就和犧牲精神的基礎上,才能服眾和榮神益人。  其實,保羅曾向提摩太和提多分享甄選教會領袖的看法,從品格、領導能力,以至家庭關係等不同素質都有精要的論述和明確的提點。(提摩太書三章;提多書一章)

    如果教會體制上和選任領導層制度上的條文漏洞未能適當及時修補,「老子當家」的自我膨脹意識依然存在,與「僕人領導」的觀念互相排斥,在教會內產生惡劣影響,筆者以為這絕對不是會眾所樂見,更不是上帝所喜悅的!

廣告

---------------------------------------------------------------------------------------------------------------
註一:梁家麟《福音與麵包--- 基督教在五十年代的調景嶺》 建道神學院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研究中心 (2000) 33頁

註二:香港路德會網址:www.lutheran.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