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園欺凌,是誰培育了小霸王?

2017/11/23 — 6:44

【文:翁明詩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近日發生了一宗駭人的校園欺凌事件。小一男生疑遭同學用手指篤眼、鉛筆插耳,更令擦膠遺留右耳內,耳膜受傷,聽力在手術後仍未恢復。受傷男童的家長指,兒子之前已於校車被欺凌、被人將蠟筆碎掃到書包裡及向他擲粉筆,惟學校稱並未發生相關欺凌事件。

事件最令人心寒的,除了是校方的後知後覺,處理不當;更甚的,是欺凌手法的惡毒程度,還有施虐者的年紀。六歲是一個怎樣的年齡?在家裡看看卡通片、去公園瀡滑梯、扭計要爸爸買雪糕、學到兒歌會第一時間「媽咪我唱比你聽呀」(再配上可愛笨拙的舞步)。六歲的小朋友,剛剛踏入小學生涯兩個半月,理應是在適應新的學習環境,認識新老師新朋友,怎能想像他會欺凌同學,還用手指篤眼、鉛筆插耳?這不是家長一句「小朋友貪玩啫」能夠推卸責任。我試下插你眼玩下好無?

廣告

平時發生校園欺凌,我們會第一時間留意學校的處理手法,教育局有什麼相關配合政策改善等等;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為何施虐者要這樣做?是誰令他們覺得暴力可以解決問題?不要說「小朋友仲細,唔識性,貪玩起上嚟唔識分輕重,一時唔小心整親啫!」如果你真的這樣想,看來要重新學做人的是你。事件中的小朋友已經是一而再,再而三受到欺凌,如果真是不小心弄傷同學,那麼有沒有道歉?這點禮貌,幼稚園小朋友都識。

多年前的一個農曆新年,我和幾個朋友到一個女性朋友家拜年。她有一個小學二年級的兒子,由踏進她家門口的一刻開始,她兒子完全沒有理過我們。

廣告

「過嚟叫姨姨姐姐啦!」

「唔好嘈住晒啦!」他專心地打電子遊戲。

「哈哈,我個仔好有性格㗎!唔鍾意叫人,我唔想迫佢。」

這是什麼性格?目中無人的性格。

「比封利是你先,學業進步呀!」我的女同事主動走到那兒子身邊派利是。

「攞嚟啦!」他一手便搶過2封利是,多謝都無聲。

我的女同事即時呆了,大概她沒有想過現在的小朋友原來可以咁無禮貌。但更無禮貌的事發生在下一秒。

兒子馬上拆了利是,還帶著嫌棄的咀臉:「廿蚊咋?夾埋都係四十蚊咁少。」

這樣的情形,換了你是他的父母,你會怎樣做?至少也說一句:「唔好咁無禮貌啊。」你估下他父母當時說了什麼?他媽說:

「我都話佢有性格㗎啦!」

我們對目而視,也不知該說什麼。

女性朋友的丈夫當時也在場,卻是一言不發,招呼都無打。全程看手機,沒有和兒子交談,也沒有和我們寒暄。唯一聽見他的聲音,是在鬧印傭時。

「叫你斟杯水比我啊!等咗半日都未斟到,扣你人工呀!」

不久之後,兒子叫工人攞雪糕比佢食。

「你媽咪話你啲咳未好返,唔可以食住。」印傭姐姐的聲音有點怯。

兒子使勁一腳踩到工人的腳上,印傭姐姐「哎呀!」「我要食呀!你唔比我,我叫爹哋扣你人工㗎!」這對父子對工人的態度,完全一樣。

小朋友是一張白紙,要在白紙上加添什麼,關鍵是家庭教育。模仿是成長的一部分,平日看到什麼,接觸什麼,就會潛移默化,有樣學樣。子女就是你的縮影,你明天的子女,就是你今天的自己。將子女如「金叵羅」一樣溺愛寵壞,教又唔識教,鬧又唔捨得鬧,將來他們被人鬧「無家教」,鬧的也是你。

「養不教,父之過。」看似老套,其實道理亙古不變。

(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