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趣的聯想:「Greendale Human Being」與「任何仁」設計的荒誕

2018/11/7 — 15:12

香港消防處的「任何仁」(左)、美劇《Community》的「Greendale Human Being」(右)

香港消防處的「任何仁」(左)、美劇《Community》的「Greendale Human Being」(右)

【文:戈登@德尼思化】

太陽底下,永無新事?馬克吐溫說:「真實比小說更荒誕,因為虛構是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有時毫無邏輯可言。」這句大抵只能形容寫實主義的作品,時至今日,早有許多創作極力揭露現實「毫無邏輯」的詭異。

「任何仁」,一件藍色緊身衣由頭穿到尾,毫無美感毫無特色,一片藍。為什麼會有如此破格設計?我猜,這是吉祥物設計的詭異之難,我們都想設計出一個萬能的「象徵物」,不論是黑人白人黃種人、男性女性 LGBTQT、愛國愛黨以至台獨港獨都可以盡收其中,代表了「任何人」。

廣告


《Community》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喜劇,常常揭示了現實「毫無邏輯」卻又順理成章的荒謬,「Greendale Human Being」之設計即為一例。

我隨即想起了美國喜劇《Community》的一集,校長 Dean Pelton 想設計一個代表學校「the least offensive」的吉祥物,不能有任何歧視、侵犯別人的元素,就像人類膚色、男女性別也不可以。如果這個吉祥物是男性,女性自然大可批評,為什麼不是女性?反之亦然。

廣告

於是,全身白色緊身衣的「Greendale Human Being」出現了,看起來非常嚇人。劇中一角 Jeff 一針見血地點明:「noting racist is the new racism」。這豈非又是另一個現實世界的詭異嗎?

「MHHH, MHHH, MHHH!!!」—  Greendale Human Being(全劇唯一對白,因為他根本無法張嘴。)

「MHHH, MHHH, MHHH!!!」—  Greendale Human Being(全劇唯一對白,因為他根本無法張嘴。)

當我們極力想把「所有」、「任何」包含在一個事物,到最後必將形象模糊,看不出其欲呈現之內涵。就像「Greendale Human Being」的設計過程,不斷把各種眼耳口鼻等任何具有獨特性、個人特色的元素除去,成就了一個「差不多先生」的形象:

差不多先生的相貌,和你和我都差不多。他有一雙眼睛,但看的不很清楚;有兩隻耳朵,但聽的不很分明;有鼻子和嘴,但他對於氣味和口味都不很講究;他的腦子也不小,但他的記性卻不很精明,他的思想也不細密。

把所有內容都抽去,剩下「人類」所歸納出來普遍性的形式,最後只是空具沒有任何精神的木乃伊罷了。試問一句:如果它是「任何人」,你可甘願被它代表?不,它醜得抽象得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

這是我們追求象徵物之包羅萬象,終必面臨的,伊卡洛斯之悲劇。


設計之缺失,推廣團隊卻能化腐朽為神奇,「柒到盡頭便是型」,尢其請得羅蘭拍攝短片,唱出「CPR AED 口訣歌詞」,吸引了許多香港人的瀏覽、談論,效果超標。這是另一個有趣的,正在進行的現象,已非本文單談設計所能概括了。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