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協送給林鄭月娥的是一株橄欖枝嗎?

2018/5/21 — 13:58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出席教協四十五週年會慶。(作者提供相片)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出席教協四十五週年會慶。(作者提供相片)

早前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稱「教協」)邀請特首林鄭月娥擔任四十五週年會慶主禮嘉賓的消息傳出後,一些人解讀為教協釋出善意渴求「破冰」和「大和解」,而網上媒體的尖銳批評更以「出賣」或「獻媚」視之。筆者身為教協理事,風頭火勢之際不宜議論,避免節外生枝。如今慶典圓滿結束,筆者決意撰寫此文,從實際效果檢看,到底教協此舉是否真的向林鄭送上一株橄欖枝呢?

那些對教協邀請特首主禮的質疑和批判,說得直接一點,是基於泛民對建制的「政治正確」鮮明立場。那就是說,泛民人士必須對建制派採取決絕的對立抗衡態度,任何接觸交往都是妥協,甚至屈從的傾向,不能容忍。其實,這樣的「政治正確」取態,與建制派的盲從附和,以至與中國共產黨的絕對忠誠和完全服從要求,並無實質分別,都是堅守紀律的黨性和意識形態的僵化!對於邀請特首主禮此舉持相反意見的人認為,當前香港政治環境愈趨惡化,特首林鄭月娥難辭其咎,因此教協無必要示好,讓她借此顯示與泛民主派團體和解,向內地主子邀功。可是,筆者對所謂「政治正確」的觀點一向不以為然,經常口誅筆伐!  

熟識司徒華先生的人理當了解他的為人。司徒先生擇善固執,立場堅定而抗爭經驗豐富。可是,在政治策略運用方面,他是務實主義者,處事應變往往考慮實利效果,見好便收,不求竟全功於一役,認為階段性的有所得著便可視作短暫勝利,並期望不斷累積成果,最終產生覆蓋最大範圍的影響。這是教協發展會務的一步一腳印式前行姿態,也是一直以來與當權政府交手周旋的重要原則:可攻則攻,宜守便守,須談必談,絕不盲動冒進,也不怯場迴避,坦然面對批評和衝擊。這樣的不卑不亢處事態度,必須判斷準確和拿捏恰當,多一分便矯情,少一分則軟弱。這些年來筆者參與教協事務,見證過其中的不少轉折和風波,當然走來並不容易!

廣告

當天下午的教協會慶典禮過程其實對主客雙方都是一次考驗。筆者以為,教協中人和特首林鄭彼此都恰如其份的完成禮節上的得體要求,說了該說的,也做了可做的,甚至可謂有點拘謹,從教協會長的歡迎詞和特首林鄭的致辭便可看出端倪。筆者認為這兩篇講話是典型的「各自表述」範本,馮偉華會長講詞內容絕大部分是重申教協一向的政治立場和教育觀點,立此存照,對於特首林鄭有關教育方面承擔的認同也實事求是,點到即止;林鄭月娥明確聲稱這是教育事務性質的交往,輕描淡寫的以那封行文簡潔的邀請信暗喻「很理所當然」,化解任何有關政治上的牽聯。在這樣自說自話的平台上,以及有點貌合神離的場景中,傳媒記者當然沒有捕捉到主客把酒言歡的亮點照片,不過,筆者看來,教協中人與官方人士,特別是特首林鄭月娥,雖然有所警惕的彼此保持所謂「極限距離(critical distance)」,依然留有和表現出一定的「體面」(decency)。 

說到底,教協當然經過反覆的考量和研判邀請特首主禮此舉所引起的會內和社會效應。教師會員中當然有「政治狂熱」的人,以「政治正確」態度抨擊教協此舉,可是更多的是「政治冷感」的教師,對於教協仍然與政府當局能夠保持溝通互動的渠道,特別是在教育政策和資源調配方面,有一定的期望和訴求。因此,從教師工會立場而言,教協必須對十萬會員中這些佔大多數的一般教師有所交代。 

廣告

無論如何,筆者以為,教協給特首林鄭月娥的邀請信只是一紙公文,算不上甚麼引申為和平象徵的一株橄欖枝。當天特首林鄭月娥在演詞中多次提及「對老師好一點」的行事原則,教協對此必須「照單全收」,日後在抗爭的日子中必須繼續監察教育當局,以確保有關「善待教師」的承諾有否落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