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指被湯漢及教廷兩高層「控告」製造混亂 陳日君:我祇能在岸邊指手劃腳 白白焦急

2019/3/22 — 20:08

湯漢、陳日君

湯漢、陳日君

天主教香港教區兩位榮休主教的矛盾白熱化,樞機陳日君今天在網誌上,回應其繼任人、亦屬樞機的湯漢月初撰寫牧函,不點名指摘有教會成員,「當教宗的觀點與他們的觀點一致時,他們便擁護教宗;但當教宗的觀點有別於他們的觀點時,他們便以言論反對教宗。」陳日君明言自己對號入座,相信湯漢和梵蒂岡兩名高層,國務卿柏羅林及聖座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斐洛尼都是「原告」,指控他製造混亂。陳日君指自己作為「被告」,有自辯權利,自己只是努力幫助軟弱的兄弟姊妹,辨別一些事實的真假、對錯。陳日君再次直指柏羅林隠瞞教宗,而阿根廷出身的教宗對極權共產主義未有認識,並且有好感,影響梵蒂岡對中國的態度。

陳日君表明負隅頑抗,並以耶穌門徒比喻教宗身邊的梵蒂岡高官,「耶穌選的宗徒中也有負(出)賣祂的、否認祂的、離棄祂的。教廷神長更不是我的長上,身為樞機我祇有一位長上:教宗。」

仍然針對中梵主教任命密約:為什麼不能公開?

廣告

陳日君在網誌中指,斐洛尼在一次訪問中不點名指控他:「在伯多祿的船裡不一致划槳」。伯多祿是耶鮮最愛錫的宗徒,亦是教會傳統認定的第一任教宗。陳日君稱「其實我早已沒有資格在船上划槳了」,他指自己被邊緣化,「祇能在岸邊指手劃腳,祇能白白焦急;無所知,無能為。」他又指柏羅林、斐洛尼及湯漢都指控他,「他們說我還能講話『製造混亂』。那末原告人是三位尊敬的樞機,我是被告。」

不過,陳日君否認「製造嚴重混亂」,又表示最令他憂心的依然是梵蒂岡和中國就主教任命的秘密協議,「協議的內容竟是秘密的,我們不能知道。為什麼不能公開?說是暫時性的。但暫時性的協議就是現在有效的協議......也不知道發生的事情是否是按照協議的決定?」

廣告

他以點列自己對密約憂心的理據,包括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曾公開批評 3 名上世紀 60 至 70 年代在東歐共產國家出任主教、亦和共產集團對抗的樞機,包括波蘭的維辛斯基樞機(Stefan Wyszyński),匈牙利的敏真蒂樞機(József Mindszenty),以及捷克斯拉夫的貝蘭樞機(Josef Beran)。柏羅林描寫他們是滋事者、反叛者、職業鬥士,喜歡在政治舞台上表演。

教廷國務卿誤導:教宗在樂觀的斜坡上滑倒

其次,柏羅林令上任教宗本篤設立的「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消失,陳日君是委員會成員之一。陳日君又指柏羅林把同樣對中共有戒心、來自香港的總主教韓大輝從教廷趕走,令教廷內部對話遭抹殺。他又指柏羅林對教宗有所隠瞞,「......他見過共產黨的醜惡面貌,但我相信他並沒有把真相報告給教宗方濟各,誤導教宗在樂觀的斜坡上滑落。」

陳日君分析,教宗方濟各來自南美洲,雖然那裡有軍權政府和經濟權貴壓迫老百姓,「但那種獨裁政權和希特拉的納粹主義、史太林的共產主義及中國的共產黨絕不能相比。而且在南美洲共產黨為貧民出聲,成了軍人和權貴手下的犧牲品(甚至有他耶穌會的兄弟也被政府稱為共產黨而追殺),教宗方濟各對共產黨自然會有一種好感。」教廷稱向紅色中國示好的方向為「東方政策」,陳日君指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及本篤,「絕對不相信」。

維護教宗:不對的事並不出於教宗

他重申,自己和教宗關係良好,而且教宗未見犯錯,只是被身邊人誤導「教宗非常尊重良心,不會命令你們違反良心。」他又公開自己和教宗的對話,「這些私下講的話本不該公開的......但我以為在這事上真理的權利該優先,我說出了是為維護教宗的公信力,讓教友知道那些不對的事並不出於教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