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需要一支莊,去幫黃偉國教授、去幫浸大清潔工人、反對普通話畢業要求。有乜嘢錯?

2018/4/15 — 12:48

相:朝雲

相:朝雲

齋 Sir:我需要一支莊,去幫黃偉國教授、去幫浸大清潔工人、反對普通話畢業要求。有乜嘢錯?

* * *

在浸大學生會選舉,齋 Sir(陳士齊)用教師的 Mass mail 向同學發信,呼籲同學投票。*

廣告

齋 Sir 因此備受抨擊,但他不認為自己做錯。

(註:goo.gl/qyRRPp

廣告

* * *

問:點解你呼籲同學支持「漣翊」?

齋 Sir:唔係咁樣。我好清楚寫「幫忙新一屆學生會順利上莊」。我唔想學生會缺莊,懇請大家投票,連黃雅文嘅名都寫錯(註:誤寫成「黃雅雯」)。

* * *

問:但信件附上「漣翊」黃雅文嘅呼籲。

齋 Sir:得一支莊呀嘛。梗係只有一支莊可以介紹。如果有另一支莊參選,我咪畀埋另一支莊嘅參考。

* * *

問:用老師嘅身份發 Mass mail 是否恰當?

齋 Sir:有乜嘢錯?

反對普通話畢業要求,我就喺班上收集簽名,亦都有發信呼籲同學。

美國攻打伊拉克,大學罷課,老師同學生一齊罷,依啲就係西方大學老師嘅風範,認為啱嘅就企出嚟。我去語文中心都係一樣。

大學係一個 community。大學嘅高層、老師、學生嘅利益連成一體。我作為老師可以發表意見。我冇威迫利誘,係說服同學應該投票,何來影響學生自治?大學生都係成年人嚟,唔同意咪唔同意囉。

我喺浸大通識負責教「價值及意義」。我一直用老師嘅身份,講我認為啱嘅事。民主價值就係應該踴躍投票,愈多學生投票,無論贏定輸,愈反映學生自治。除非選舉已經因舞弊操控而失效。

見到有人呼籲唔好投票,作為老師我就話應該投票;見到學生會可能缺莊,作為老師我就話唔應該缺莊。

係呀,我好想有學生會,可以搵佢地做嘢。我需要一支莊,去幫黃偉國教授、去幫浸大清潔工人、反對普通話畢業要求。

你當然可以唔同意我,最好就組織一支莊,君子地較量。我會一齊發 Mass mail,唔會滅聲。

但我作為老師,我認為啱嘅事,我就會同學生講--學生會影響整間大學嘅福址,所以我公開呼籲,應該幫肯出嚟選嘅學生順利上莊。

* * *

問:你點睇反動員背後嘅鬥爭?

齋 Sir:究竟「本土」包含啲乜嘢?包唔包含本土內嘅左翼?係咪「本土」只有一種想像?唔同嘅想像都係要清理嘅敵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