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最喜愛的男歌手」古天樂

2019/1/2 — 10:12

古天樂 (商台片段截圖)

古天樂 (商台片段截圖)

在連登討論區「一人一票推古天樂上叱咤台」的欄目下面有人留言道:「你放十足心機娛樂唔到人一秒 咁邊個會理你做左幾多野。」這句話,相信道出不少樂壇中人的心聲。

很多人說,00後只聽Kpop,甚至普通話歌,不聽廣東歌,筆者不知有多接近現實情況。但無可否認,廣東歌的文化地位和影響力已不可同日而語。大馬歌手黃明志feat.盧巧音的《唱廣東歌》,就像替廣東歌的光輝歲月做一個埋單計數的總結。免費聽歌的技術,以及網絡群體的口味碎片化,衝擊主流音樂市場,加上遭千禧一代冷落,本地樂壇的頒獎禮已不像以往那般矚目和受人重視。

在這種不利環境下,頒獎禮搞手搞搞新意思,炒熱變沉悶的例行公事,向廣告客戶交代,毫不出奇。況且,電台和樂壇唇齒相依,亦不希望後者變死水。要令新一代留意、喜愛廣東歌及香港歌手,涉及音樂行業變革的結構性問題,不容易做到。想爭朝夕,卻有一些即時見功---但未必持久---的招數,最好便是找一個焦點,一個不同年齡層都感興趣的談論對象。

廣告

古天樂成名多年,不計和謝安琪合唱《(一個男人) 一個女人 和浴室》的半首歌,半年前客串演出《幾時都流行》MV,相當吸睛,年輕人對他不會太陌生。由他這樣一個退出樂壇多年的男星奪「我最喜愛的男歌手」獎,自然話題性十足。至於有幾多年輕人因這個具「玩膠」成分的頒獎環節,重新認識香港樂壇,不得而知。大會為收聽/視率賠上一點公信力,被人批評對努力經年的歌手不公平,相信也在搞手估計之內。如何權衡輕重和取捨,乃價值觀問題,但畢竟是「我最喜愛的男歌手」,顧名思義,以投票人的喜好、主觀因素為主,也說得過去,叫盡量於市場和專業之間取平衡吧。

古天樂上台領獎時,多番自嘲,強調自己不識唱歌,受人喜愛和他的音樂作品無關。這種猛踩自己的致謝辭,應該很罕見,但值得留意的,更加應該是他以下這段話:

廣告

「上年我做咗演藝人協會會長,第一個職責係好想幫樂壇新的歌手,用我僅餘時間和很多歌手食飯,了解樂壇的變化和面對甚麼困難。了解後,我知道佢哋團火係未熄滅過,我好開心。要記住,作為新人,你地心裡的夢想和那團火,記住記住每一日、每一刻、每一秒都唔好忘記。無論成功與否,做人要蝕底。記住敢去嘗試,敢去做,就已經係成功嘅一半。不要放棄自己,我地香港樂壇、廣東歌就要靠你地,靠每一個人怎去支持,怎去投票。」

古天樂一直以來身體力行,為演藝界做事,不少傳媒都有報道,但單靠一兩個人的努力,是不可能成功的。身為香港一分子,想廣東歌好,還有甚麼可以做呢?這個要深思,也要行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