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可以有「好醫生」嗎?

2018/11/8 — 15:24

韓國版《好醫生》截圖

韓國版《好醫生》截圖

【文:孔令暉 @全民教育局 HKEdAll】

最近看了一套劇集,名叫《好醫生》(The Good Doctor),由於題材新穎吸引,除了最初的韓國版、其後還出現了美國版及日本版。故事是講述一名有自閉症及「學者症候群」(Savant Syndrome)的主角,在完成醫學院訓練後,獲得一間醫院聘用,卻引起院內其他醫生及病人對主角能力的質疑,面對接二連三的挑戰。

有學者症候群的人,在記憶力及思考能力都比一般人強,但同時患有自閉症的比例亦高;一般人對他們的印象就是不擅言詞、難溝通,未必會察覺他們的天賦。

廣告

香港教師通過日常教學經驗,辨識疑似有自閉症的學生,不過這也並非全然由經驗作準,必須接受專業訓練。教育局為教師提供的「三層課程」,三十小時「基礎課程」其實並不足夠讓教師及早發現學生的特殊教育需要(SEN) ;而要教師從這些學生當中,再辨識有「學者症候群」,恐怕難上加難。

《好醫生》的劇情,同時反映了現實社會對自閉症人士的偏見。儘管法制上可以訂立反歧視法例,但偏見並不是透過立法便可消除。劇集終歸是劇集,在香港,有自閉症而又能夠加以培育、順利升學、甚至成為醫生的例子寥寥可數。很多患有自閉症的學生,在小學或中學時期,就已經受到各種各樣的歧視、排擠、學習支援不足而放棄學業,放棄自己,何來會像劇集主角般成為人中之龍呢?

廣告

正因為社會上固有的偏見和歧視,對照顧 SEN 學童的家長帶來沉重壓力。直至 2017/18 學年,仍然有約 17% SEN 學童的家長拒絕讓小學把子女的資料轉交中學。過去一星期,我們只會聽到大學為照顧選修科目表現強的中六生,降低核心科目的成績門檻,卻未曾聽過有大學為 SEN 學童作類似調適。

欠缺足夠教育資源、社會歧視偏見、支援不足;這個對 SEN 學童處處設限的香港,有可能出現電視劇中的「好醫生」嗎?這是政府的責任,也是社會的責任。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