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必須大刀闊斧 提升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的職級!

2017/11/8 — 19:13

資料圖片 l Brett Sayer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資料圖片 l Brett Sayer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 (SENCO —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 Co-ordinator) 指在主流學校設立的功能性質職位(functional post),專責處理和協調有關校內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學習和適應事宜。 這樣的職位主要是配合融合教育政策暢順實施,外國早期的經驗已充分證立SENCO在體制內所發揮的效能,可作借鏡參考,而其實早於1996年本港教育委員會轄下「特殊教育檢討小組」的《報告書》已建議仿效增設這樣的編制。

可惜,這樣的建議竟然磋跎拖誤近二十年,在2014年底教育局回應張超雄議員質詢時仍然表示「有所保留」。 直至翌年才以「取巧方式」把原屬教育局的份內責任推卸給「關愛基金」,以所謂「試驗計劃」立項跟進,筆者曾撰文批評這宗糗事 (註)。  由此可見,教育當局在高調推廣融合教育政策的同時,其實並沒有週詳的考慮和和通盤的配套計劃,一直以「頭痛醫頭、腳痛醫痛」的短視、被動和消極態度應對,只著意行政思維而欠缺應有的專業識見和承擔,令人極度遺憾。

無論如何,如今林鄭月娥在上月公布的《2017施政報告》中總算正式把「關愛基金」過去為期三年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試驗計劃」恆常化,即由2017/18學年起在每所公營普通中小學增設一個編制教席的專責教師,擔任SENCO一職。可是,話雖如此,所增設的教席只屬學位教師的基本職級,即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或中學學位教師(GM),未能反映該職位必須具備的資歷、經驗和賦予的行政職能,筆者以為正好間接說明了教育當局依然未有充分理解和肯定SENCO職務和功能的重要性。

廣告

筆者必須指出:融合教育並不是一項孤立的政策或者單一的行政措施,卻是觸及傳統教學模式處理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重大教育改革」,其中最關鍵的是建構「融合校園文化」,因而直接影響學校行之經年的課程設計、教學方法、輔導形式、評核機制等「固有習性」和「慣常運作」,旁及校內不同層面的各個範疇和環節,以便能適當處理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個別學習差異和特性。 筆者理解「融合校園文化」的建構談何容易,因為這不僅是個別教師在專業認識上的提升,卻是總體員工在思維上的和態度上的重大轉變,甚或對過去操作習慣的捨棄以至否定。 這正是教育當局一直推廣和解說的「以全校參與模式推行融合教育」 基本要義。  具體而言,「全校參與模式」指的在校園內上由校監校董長下至校車司機校工保安員,都必須在認知上、心態上和行為上充分認同和致力實踐有關推行融合教育的種種探索式教學策略。 所以,這是所有員工共同承擔的責任,必須彼此在不同崗位和職份上有所付出,一起協調和協作,不光只是專責的「學生支援小組」主任和教師的工作,當然更不是個別輔導老師的事了。

由此可知,SENCO在主流教育行政體制中必須具備領導能力,才能有效的肩負「移風易俗」任務,在校政運作上發揮橋樑的功能。  在香港傳統校園文化的氛圍下,「名正言順」固然重要,冠以「主任」之名肯定對於周旋於教師同工中執行統籌和協調工作的人大有幫助。 而且,該「主任」更必須被授以恰如其份的實質行政權力,才能「調動人手和資源」,以及「產生直接影響」,以符合全校動員執行融合教育政策的實際需要。 為此,這樣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不可能只是一般「主任」級別,筆者認為起碼是「高級主任」,甚或適當提升為「副校長」職級。 那麼最低限度,SENCO的職級在小學應為高級小學學位教師 (SPSM) 職位,中學應為高級學位教師 (SGM) 職位,才能匹配其專業資歷、專業職能和專業權責!

廣告

 

*********

註:2016/10/23《立場新聞》〈極度遺憾教育局敷衍塞責處理SENCO問題!

 

 

發表意見